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元界 > 如何做好商场楼层经理 风流嫂嫂与小林- 细雨泛起的涟漪1–1 毛毛细雨

如何做好商场楼层经理 风流嫂嫂与小林- 细雨泛起的涟漪1–1 毛毛细雨

-|分类:动漫元界|2018-02-15 21:35:05|-

崭新的制服摆在我眼前,我却迟迟不肯穿上。

我不配。

一片纯白,最后,必定会被我染成绝望的黑。

「锺蔓菲,你也该起床了吧。」手机传来讯息提示音,我仅仅撇了一眼。

是他,余溪。

他曾经看过我的黑暗,但也只有那么一眼,我又隐身回到光明之中。

没有人能踏进我的世界,我会以冷酷的方式封闭自己。

只要接近我的人,一定会受伤。

我不希望在发生了「那件事」后,还有人必须被我所伤。

***

「早啊。」上学的途中,余溪乍然出现,毫不妥协的架住了我的脖子。

我想把他推开,但毕竟是男生,我花了全身的力气,狠狠踹了他的小腿。

如我所料,他弹开,却还是一脸高兴的模样。

「我们女王还是这样啊……」他自言自语。

所谓的女王,是指黑暗系的句点女王。

在我听来,这是褒义,也是贬义。

褒的部分是居然是句点女王,就不会有人敢跟我随便搭话,我还可以换来一刻的安宁。

贬义是,每次经过其他般的教室外面,就会有人以不多不少刚刚好的音量说出类似于「你看,她就是句点女王,跟她讲话的时候她都冷着一张脸,超恐怖的,我是没试过啦,不过他们班学艺是这么说的……」又或是「听说她成绩很好但都没人缘……这是废话吗?看她一眼就知道了吧,会唸书了不起喔?是要做给谁看?跩成这样,也不知道是在跩个屁……」之类的。

我从来没有想去反驳,真的没关係。

我并不会当着他们的面说:「会念书就是了不起,你又能拿我怎么办?我看你根本就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自己笨不要怪到会念书的人头上!」

这种话,我一辈子都说不出口。

我只是觉得这个世界的人都很可悲,永远看不清真正的真相是什么。

真相是,我永远不会在乎他们怎么说,不管他们用什么言语重伤我。

所以他们只是在浪费口水,浪费口水伤害一个曾经伤害过别人的罪犯。

罪犯需要的不是更多伤害,而是谴责。

谴责我曾经杀了一个人。

但偏偏,全世界都在做不必要的事。

让我的罪恶埋的愈来愈深。

***

「你有想要去哪个社团吗?」余溪的目光乱飘,随意的晃到一个人脸上。

突然,他的呼吸一窒。

「欸,我跟你说。」我淡淡瞅了他一眼。

「那个男的,是我麻吉。」我顺着他手指着的方向,看向一个男生。

那是一个很高的男生,皮肤白皙,头髮短短的,衣服很随性的只扣了几个扣子,里头的漂亮小麦色锁骨露了出来,不得不说,他很适合穿衣服,标準的衣架子。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而且他是校队的喔。」他神祕兮兮的看着我。

见我没有反应,他难掩失望:「你都不问是哪方面的校队吗?」

我一脸木然的看着他:「为什么要问?」他面露尴尬之色。

「你不想问就算了,我自己说。」他一脸斩钉截铁:「你一定不知道,他是排球校队的王牌。」

「而且……他说想认识你。」我才不会中计。

「跟我有什么关係?」我状似不解的看着他。

他紧抿着下唇:「就认识一下啊。」

「不要。」我掉头就走。

他急急的搭住我的肩,我用力拍开。

「人家说要主动认识你,我也什么办法?」他无奈道。

是真的?他没有在开玩笑?

认识我欸?我可是句点女王呢。

这下有趣了。

我转向那男孩刚刚所站的地方,而他竟然没离开,我便和他的目光相撞。

猝不及防的相撞。

我很快的撇过头,和烦死人的余溪一起走回教室。

「刚刚那个酷酷的男生叫做纪末延。」是吗?

「喔。」我心不在焉的说。

「天啊,你也太奇琶了吧。」他一脸不可思议。

「又怎样了?」我狐疑的看着他。

「你那时候连甩都不甩我,我还以为你是差别待遇,结果你对男神竟然也这样……」

是因为想甩开你根本比登天还难。

而且—

「哪里有男神?」我总算发话,他喜出望外。

「纪末延啊,他有一大堆粉丝欸。」看不出来。

「原来如此,我看那些女生才是奇琶吧。」居然喜欢那种家伙。

他摇摇头:「你错了,没有一个异性看到他不会眼冒爱心,除了你。」喔。

「他说想认识我……是真的假的?」我困惑的望着他。

他点头如捣蒜:「他是说我身边的那一个头髮长长的,功课很好,很安静的一个女生,不就是你吗?」听他这么说,我下意识摸摸髮尾。

「那种男神说『想认识你』,简直比中大乐透还幸运。」那个男生一定有目的。

我加快脚步,从余溪身边飞奔而去。

我为什么要逃?我也不知道。

只是觉得,有什么我无法预知的事情要发生了。

而我很害怕。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