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元界 > www.天天拍干寡妇.com 校花性奴有男朋友- 边缘不是病,好吗? <1>番外二(4) 她怎么可能当好老师

www.天天拍干寡妇.com 校花性奴有男朋友- 边缘不是病,好吗? <1>番外二(4) 她怎么可能当好老师

-|分类:动漫元界|2018-02-15 22:05:02|-

「哼!敢说我没有生命力,我这就证明给你看!」她抬起另一只被黑丝袜包裹的好好的脚,使劲的揉搓我的脸。

「不呀嫩瓦啦。」可恶,被她弄到连话都讲不清楚。

「想说什么?我很矮?就算很矮还是可以这样……对你。」罗莉说完又接着用两只手把我按到沙发床上。

过头了,真的过头了,我一副被她支配着的样子真是难堪。

「到底呀灌嘛啦。」我说。

「没干嘛啊,只是……说我没生命力?」施加在我身上的力道顿时增加不少,一看才发现这中二病已经蔓延到我身上了。

「这样哪是没干嘛啊?小姐妳很重耶……」简翊宁选手决定覆盖一张陷阱卡,结束这一回合。

「会吗?我倒觉得还好。」嗯,不是我在说,可是妳都已经趴在我身上了,我怎么还感觉不到那个部位啊?「再说,我也没有多胖好吗?才四十五耶,四十五!」

嘴贱翊宁此时决定要翻开方才那张陷阱卡:「四十五?单位是什么?公吨吗?」

「没、没礼貌!你这是自作自受!」她轻巧的自我身上翻身,再度用双脚蹂躏我的脸颊。

「又没缩凑,讷我反局啰!」我一手抓过她的双脚放到自己身上,换她无法动弹。

「做、做什么?吸收能量的时间又还没到。」

我笑道:「嗯哼,我知道,这样我才能正常讲话。」

罗莉疑惑的问:「要说什么?」

「喂,是妳说有重要的事要说的耶。」我无奈的把她的双脚放开,看她这样有没有想起来。

「欸?」她好端端的突然大叫一声,害我吓到了不少,「有,我有两件……很、很重要的事情要问。」

「那就说啊。」

「翊宁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咳!咳咳。」在这个时间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还真是尴尬,「没事,妳继续说。」

「没了,那就是我第一个问题。」罗莉翘好脚等着我的回答。

幻想中,我走进自己的潜意识中,买了一张到内心世界的火车票。沿途的风景都很美好,一路到了目的地前都尚未改变的蓝天白云和一道道的彩虹。是的,内心世界原本也该是个不错的乌托邦,只不过那边已经锁上了太多尘封已久的往事,连周围的景色都被这么样的负面情绪给渲染了,瞬间变成只有0跟1以及黑白的世界。

这个地方,锁着一些只有自己才会知道的极机密文件,罗莉刚才的那道问题在此处应该可以觅得解答。

「我想一想……」一边寻找着锁着那些资料的我一边嗫嚅着,音量刚好可以让小中二听见。

「嗯,没关係,我等你。」她是这么回答的。

我想起来了,极机密文件好像是被我放进加密保护过的机房里了,为了确保让其他有心人士找不到这里,我还弄了道只有我本人才能破解的声音锁。而那道声音锁就是她问题的解答:你喜欢谁?

看似一个简单到不行的题目,对于某些内向的人来说,这或许是世上唯一无解的问题,因为他们永远说不出口。而我呢,将不被这么样的限制给套上枷锁,因为我相信自己是可以鼓起勇气说出口的。

对此,在来到机房门前的我,只大喊了一个名字:「明雨瞳。」

但是,门却没有为我开启。

我又重複喊了她的名字几遍,以为是声音锁故障了,但那也只是我的臆测,门还是一样关着。

「你怎么了?听清楚自己的心声啊!」一个声音不断的传入这条孤寂的阴暗长廊,那是我的心声。

「为什么……不是她了?」我纳闷地问。

他回答:「谁说不是她了?为什么这道题目非得是单选题不可?」

剎那间,我领悟了他的意思。「你是指……」

「对,没错,就是这个意思。现在快进去吧,里面应该还有待会要用到的资讯也说不定。」

「可是明明我对她还没有什么感觉在……」

「少骗了,我是谁?我可是你的心声耶!主人,怎么能不听自己的真心呢?」忽然一道无形的力量把我推向机房大门,「别忘了,你们相处的这段期间距离不是拉近很多了吗?啊这样不是你心中也对她有意思了吗?」

「嗯,有道理。」

于是,我开口说出了答案。

「有,我有,而且不只一个。」当我让潜意识里的我开启了那道门之后,我回过头来替罗莉解答。

「不只一个……是吗?翊宁还真是个花心大萝蔔。」她说着说着嘴角也跟着一併上扬,那也许是我有生以来看过最美的二次函数也说不定。

「好了,那我要问第二个问题了。」

「咦?妳不问是谁吗?」我问,好奇她怎么可能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嗯,有些事还是现在别问了,之后再问。」罗莉说着伸起懒腰来,看来她又累了,不过看来还不需要补充能量。

「那么,第二题:看在我的份上,你愿不愿意当伊斯坡尔家族的第八十八代家主?」

当家主啊,好像不错啊……等等,仔细想想,我已经不会被生在这个家里了。那么,唯一一个能够让我立刻当家主的办法是……

「蛤?妳知道妳在说什么吗?罗莉?」得知问题背后真正意义的我不禁吓出一声冷汗来。

「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哦!」她连忙挥手驳斥我的想法。

我叹气,「那不然是什么意思嘛?」

「就是……这一代家主万一被自己班上的男生上下其手了……也是会、会很困扰的,你说是不是?」

「那这样也用不着让我当家主吧。」

「当然要。」罗莉说,「我在必要的时候至少得假装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好吗?这样才能让那些什么控的丧失斗志,我才会变安全。」

这时的我才发觉到一件事:整件事说起来会不会其实就是一齣预备已久的大阴谋?

儘管如此,我还是说:「那妳给我五分钟,我想一下。」

「就说你会需要机房里的资料。」当我回到潜意识里,我的心声这么说。

我走过ㄅ开头的资料柜,说道:「你该不会其实是什么万事通或是预言家之类的吧?说中就中耶。」

「不,不是,只是猜的而已。话说主人你的极机密档案还蛮丰富的嘛,跟你电脑的D槽一样。」

听到这句话害我差点没减寿十年,「你是不是刚才有偷翻A开头的资料柜?这样跟偷拆开别人的信来看一样,超缺德。」

「没办法啊,机房也是我身体的一部分,谁叫你来到了内心世界呢?」

「算了,不想理你。」一瞬间,我已经来到了ㄌ开头的资料柜,开始翻开来找自己要的档案,「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

「不知道耶,话说ㄇ资料柜的档案还真多啊,到处都是……啊,这张照片要加密,不能被水弄到。」

对耶,顿时间忘了,正在和我说话的对象是我的心声,所以他的行为举止也都会和我一样。

可是我也没有这么色慾薰心啊!

「嗯,找到了。」我打开了罗莉的资料夹,是没有草字头的,相信我。

一听见我这么说,机房立刻传来了这句话:「主人想好要怎么回答了吗?」

「所以才问你啊,心声大大。」

「是是是,我错了,可是主人你眼光真的还不错啊,这个身材和你意淫的程度也非常人能及啊。超想问这动作是要她怎样摆才能摆出来的,天啊。」心声大大不忘吹捧我,可是好像还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就答应吧,你不是已经想好答案了吗?」

「可是这样对明雨瞳会很过不去……我觉得她对我的感觉好像跟我对她的差不多。」

「答应是答应,不过罗莉说她只需要一个名义上的男朋友,并不需要实质上的,所以不怕会对明雨瞳感到抱歉。再说,谁知道小中二是不是真的也想让你当她男朋友,依我来看……还是算了吧。」

这时候的我还真的想对他吐口水以表达不悦,但后来我才发现我喷不到他。「你嘴真是比我还贱,不过,就这样回答吧,有空还会再过来的。」

「可以吗?翊宁你确定?」

「嗯,我想好了,反正妳需要的是名义上的男朋友,我没差。」我于是耸肩,装作自己毫不在乎。

「嗯,名义上的。」罗莉伸出右手来,比了一个六。

一开始我还不懂她想干嘛,过了一会儿我才了解她想要打勾勾,「嗯,就名义上的。」我的小指缠稳她的小指,「打勾勾盖印章,都几岁了还那么幼稚。」对于这样的举动,我愣住的一会儿,但是接下来唯一能听见的就是我们两人此起彼落的笑声了。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们两人对这件事的想法是相同的。

「名义男友……是吗?」我在和明雨瞳一同回家的路上不禁喃喃自语。

「什么?」她听见忍不住脸红心跳。

「没、没、没事,话说妳等我多久了?等我还等到睡着。」

「没关係,虽然等了一个小时,不过我睡得还蛮舒服的,呵-」她说完还满足的打了个哈欠。

等到……睡着了吗?

「抱歉让妳自己在玄关等,太阳都要下山了。」

明雨瞳坐上那台紫色单车,说道:「嗯嗯,不会,这么一来莉莉和翊宁之间的关係就能变好了。」

我也踏上自己的红色脚踏车,回应她的话:「哦?原来妳有注意到吗?」

「当然,但是翊宁还是很边缘。」

「……一定要这样说就是了?」

「嗯,因为这才是我认识的翊宁。」她说,「孤单,怪异;边缘,翊宁。」

「最后一个是怎么回事?搞错了吧?」

明雨瞳摇头,「没有啊,边缘病等于翊宁哦。」

「都跟妳说过边缘不是病,好吗?边缘是一种……」「消极的生活方式。」她看準时机,直接用一句话让我的玻璃心碎满地。

夕阳西下,一个女孩站在自家的阳台上,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