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动漫元界 > 富阳春嫂 邪恶动漫我本纯洁- 边缘不是病,好吗? <1>番外一(3) 在一起的滋味

富阳春嫂 邪恶动漫我本纯洁- 边缘不是病,好吗? <1>番外一(3) 在一起的滋味

-|分类:动漫元界|2018-02-15 22:05:02|-

「呵呵,竟然被我买到了,超限量的香草冰淇淋。」我一手一枝的正朝餐厅的地方前进,殊不知已经有人在那里埋伏我。

「喂妳干什么……」我的人就这样被拖进暗处里。

「嘘,安静点。」那个戴着猫咪面具的人说,从她的声音听得出来是个女孩。

「怎么又是妳?」我想起来了,那时国中好像跟其他异性出去的时候,就会出现这么一个女生。

「别多问,不要逼我对你使用暴力。」她拿出了一个类似萤光棒的东西。

「欸那什么啊?萤光……」那个猫咪女孩说时迟那时快的拿那个发光的棒子捅了我一下。

感受不到身体的感觉,再加上好像有点麻麻刺刺的样子,猜的出来,那是电击棒。

「么的,很痛耶!」这电击棒威力真大,被电得都讲不清楚话了。

猫咪女孩赏了我一个白眼,然后呵呵笑道:「不痛干嘛电你?」

嗯⋯⋯她这样说好像也没错耶。

「翊、翊宁⋯⋯你、你去哪了?」刚差点去厕所体验胃酸人体喷泉的明雨瞳扶着墙壁出来,没办法,太血腥的画面她真的受不了。

四处找不到那个人的身影,害得她真是十分担心,在那强烈噁心的作用下,她也只能先靠着墙壁坐了下来。

「喂,所以妳到底要干嘛?」我不解她这么做的缘故。

她手举着电击棒晃来晃去,以一副要胁我的方式说:「不要跑走,今天就这样待着,你就不会有事。」

我更加不解,「那要是我跑走了呢?妳之前都没有这样啊,顶多就是⋯⋯把我拖去墙角不知道干嘛的⋯⋯」

「哪、哪有!你别乱说啦!什么拖去墙角的⋯⋯」

我想想看,如果我每让一个女生脸红,就有五块钱可拿,那我肯定是全球首富了吧!

「哼,想太多。」我马上打消这个念头。

「你在说什么?」

「喔不,没事⋯⋯」她耳朵真好,不过不是用在这时候吧!

然后就是一直到这时我才发现,她其实很害怕。

至于是害怕什么呢?我不知道,看来得问她这位当事人。

「我问妳。」

「什么事?」

「妳到底在怕什么?」

猫咪女孩连忙挥手撇开这一切,「没有没有,真的不是怕你受伤⋯⋯」

「唔!」又一阵刺刺麻麻的感觉从身体的某一处很重要的地方传来,真是痛的我哇哇叫。

「对不起!你没事吧?」原来,这家伙把那棍子挥一挥,然后就挥到了那个东西上面。

「真是⋯⋯特么的痛。」啊,又被电的口齿不清了。

此刻女孩手慢慢往下伸,我的危机意识瞬间启动。

「喂喂喂!妳要干嘛?」我连忙用手护住那东西。

「看你会不会痛?」女孩天真地问。

「废话,不过也不要仗着妳现在的名义来检查。」

她问我:「什么名义?」

「啊⋯⋯」那个痛楚仍旧存在,因此我只得呻吟了一声,「就是妳绑架我的名义,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啊。话说回来,妳刚才说怕我受伤?」

女孩吓得连忙把嘴摀住,这动作怪可爱的,而且如果这个女生长得正的话还有多一个大大加分的天然呆属性。

明雨瞳好不容易恢复精神,才发现他的行蹤仍是个谜。

「翊宁,果然你跟……那个人一样吗?」女孩的心情像颗洩了气的皮球似的,有点阴天的感觉。

也是,以前的那段时光她过得真的有些悲惨。

「我可以去厕所吗?」我开始想各种理由逃离这个猫咪女孩。

「给我憋着。」天啊,她真严厉。

「快出来了。」

「那就绑住那边,不要滴出来。」她这根本是刑罚了吧!

「没办法,真的好想解放……」

她叹了口气,成功了,终于可以逃走了。

才怪,她又在秀她羞耻心的下限,「那我给你个空瓶子,你自己搞定,我不会偷看的,没错。」

「我说妳啊,不能仁慈点吗?感觉真的很糟耶。」

「那你也没有体会过我们女生生理期的痛苦啊!」她跟我对呛起来。

「男生哪会了解妳们的那种东西啊……」唉,被打败。

「嗯嗯,知道就好。」猫咪女孩摆出了高高在上的样子,彷彿她已经踩在我的身上。

但是,我才不会那么早就放弃呢!

因为我是简翊宁,那个虽然有点边缘,但遇到真正喜爱的事物时,是一个不会轻言放弃的男人。

「说实在的,我就是要去。」我拗不过她,只好让说话的态度更加强硬些。

「那如果我偏不要呢?」

「我还是要去,妳嘛帮帮忙,男生上厕所是妳这种小女生该管的事吗?」她一听到我说她年纪小就抱怨了起来:「拜託,我已经十五岁了好吗?」

嗯?十五岁?

我故作惊讶的表情看着她,「看不出来妳那么大了,为什么前面还是平的?」

「才没有那回事呢!不信去厕所检查。」她以为我不敢,是吗?

好吧,这点她大错特错。「来啊,我刚好要去,顺便而已嘛。」

「不要,不要了⋯⋯」她看上去一副就是吓坏了的样子,看来我有必要给她收惊。

「对不起,刚才那句话一定吓到妳了,对吧?」

「嗯。」她随即拿出电击棒来,想要偷袭我,却被我一手把她握住。

「我问妳,限制我的行动是妳自己的主意吗?」

她摇摇头,「这个我不能告诉你。」

「所以是妳自己的主意啰?真看不出来,自己被小我一岁的女生抓住啦。」说完还做出了两手被上铐的模样。

「不、不是,这是她的主意⋯⋯啊不能说不能说!妳这个小笨蛋!」

啊哈,自己说出来了。

「嗯?她是谁?」

猫咪女孩的身体往后仰,把嘴巴摀住,表示她不愿再透露任何一丝讯息。

如果依现在这种局势看来,势必得僵持许久。

看来接下来这通电话救了我一命啊。

「喂?」她拿着电击棒,警告我别想偷跑开。

「没事,妳有看好他吗?」

「嗯,当然啊。他人现在就好好的在这⋯⋯里?」

谁知道呢,一眨眼间,这家伙没被特别注意就直接跑走了,连滚带爬的狼狈模样实在是不忍多看一眼。

「不见了?」姐姐把电话收起,直接走向没盯好我的她。

「对、对不起!」

姐姐一手把鞠躬谢罪的妹妹给拉了起来,挥手表示不必在意。

「可是⋯⋯」她的嘴又被姐姐的手堵上,「没关係,妳今天想必很累了吧。」

「嗯,」她把猫咪面具摘下,「翊宁哥找了很多理由就为了跑走去找那个女孩,还说他想要看我内衣。」

「果然是这样吗?」她淡然的说,似乎早已看出这一点。

「那个姐姐长的其实也不错看,感觉对宁也是真心的,为什么姐不愿意接受她呢?」

姐姐看了一眼我跑走的那个方向,什么也没说。

毕竟这个她眼前的小妹妹是不会了解那种苦涩的感受的。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