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男子直男黑色巨龙,男友给我买衣服,男子监狱性解决- 爱,耍心机

男子直男黑色巨龙,男友给我买衣服,男子监狱性解决- 爱,耍心机

-|分类:短文一阅|2018-01-25 21:08:14|-

还在犹豫地瞬间,又一个黑衣男子冒着雨出现在花坊外的街口,像是因追赶什么而奔来。

黑衣男子看见她后愣了一下,不知是没预料到这里会有人,或意外于自己被人看见。可没多少迟疑,便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沉着的向她走近。

她停下了假意收拾的动作,心中默默的又做了一个深呼吸。

收到了她询问的眼神,黑衣男子礼貌的向她点了个头,客气地道:「小姐,抱歉打扰一下,请问妳有没有看到一个男人从这里经过?

「他的身高比妳高一点,」他的手在她头上约二十公分左右处比画,「理着小平头,身材还满魁梧的,穿着深色休闲外套……」

她一听便明暸,就是那个躲藏在她屋中的男人。她垂眼做思考状,带着点几不可闻的不确定,缓缓回道:「没有。我在这里收拾一会儿了,没有见到任何人经过这里。」

她礼貌地微笑,黑衣男子也没有加以刁难,淡淡地表示感谢后就转身离开。

女子缓慢地持续着整理的动作,思疑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否妥当。另一方面,又想着随时要抛下花坊逃跑的可能。

但终究,她没有逃、没有尖叫,虽然踌躇不已,却还是拉下了铁门。

对着已关上的铁门默默数了数秒,她才转身打算面对他。

「妳很配合。」

才一回身,他充满磁性的嗓音就出现在她的耳际,吓了她一大跳。

「你说过不会伤害我。」她重複了一次,再次向他确认。

「不会。」

他深邃的黑眸盯着她不放,像是在思考些甚么。

「那么,你……要离开了?」

她直述的疑问句听不出来是送客的意思或是期待他留下。

「不,我打算留下。」她很聪明,而且很冷静。看着她,他如此作想。

她皱起眉,像是有些意外,也有些困扰。

糟了……她感觉自己彷彿又开始心悸,让她有股呼吸困难的错觉。

「只今晚。」

她明显的鬆了口气,道:「那我去收拾间房间让你休息。」

男子仍然盯着她,挑眉看她的神情别有玩味。

她又蹙起眉头,有些懊恼自己为何不拒绝他,给自己惹了这个麻烦。

跟着她上楼后,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某一种长久累积下来的压力悄悄的被释放,让他不自觉地庆幸起做了留下的决定。

「喏,给你。」客房门口,她递给他一条毛巾,让他擦乾身上残留的雨水。

「这里没有男人的衣服让你换,等会儿你就自便吧!」看看客房整理的差不多了,她打算回去自己的房间休息。

「妳不怕吗?」他仗着身材的优势,拦住她不让她离开。

他听得很清楚,她说这里没有男人的衣服,再加上他片刻间的观察,她很可能是一个人住在这。

难道她就这样让他住一晚,一点都不设防?

「你说过不会伤害我。」她冷静地说,没有太大的反应。清澈的眸光中却多了一层戒备。

他微微勾起了唇角,像是满意她的反应。

「妳不问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为什么留下?」向来秉持着独善其身的他,第一次对一个女人有这么大的兴趣。

她表现得太过冷静、太过自然,不似同她一般的年轻女子该有的反应,她甚至没有尖叫,也不对他产生好奇。

「我不想要知道。」她屏息着,谨慎地维持两人间的安全距离。

他看着她,不声不响的将眼前这个清丽婉约、沉静秀雅,同时兼具胆大心细特质的女子打量一遍。

「去休息吧!明天天一亮我就会离开。」半晌,他才放人。

「离开前不必告知我。」急促地说完,她便进入他对面的房间,锁上房门。

她背对着门板,又深深地喘了一口气,平息自己紧绷的呼吸。

事实上,她还以为在她拖拖拉拉打烊的那段时间,他会趁机离开。

但他却没有。

* * * * *

深夜,雨悄然停歇。

墙上的一扇小窗透进了朦胧的月光。

或许是月光照到了他,男子从睡眠中醒来。

……不,不是月光!

男子忽然起身,轻巧灵敏地贴近房门,竖耳细听隔壁房间的动静。

有窸窣声,声音听来似乎有些异状。会是她睡不着起来活动吗?

瞥了眼房内的电子钟,上头闪烁着:四点十八分。这是一般人熟睡的时间。

他趴了下来从门缝窥觑……没有灯光?

男子心一懔,评估接下来该採取的行动。

忽然间,女子的房间传来了玻璃打碎的声音。

他倏地排除犹豫,破门而入。

甫进房间,便见一名蒙着面的黑衣男子拿着巾帕摀住她口鼻的景象。而她已然失去知觉。

男子发了怒,一个旋身,在黑衣人来得及反应前,将巾帕反摀住他的口鼻。

黑衣男子还没来得及掏出腰间的枪,也沦落昏厥的下场。

男子接住了她,一脚踢开了黑衣人,将她安稳的放落在床上。

确认她中的只是普通的乙醚,没有受到其他的伤害后,他将黑衣人拖到房外的浴室,打开莲蓬头用冷水将他沖醒。

「滚回去告诉你的主人,再来犯我,下一个丢的就是他的脑袋。」

黑衣人虽然心有不甘,但技不如人只能认了,于是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自行从窗台原径离开。

处理掉入侵者后,他回到床畔等她清醒。

过了许久,天方微亮,她还在昏睡中。

男子皱起了英气的剑眉,担心剂量太重,準备将她送医。他轻扶起她,就见她拧起秀眉,细长的双睫微颤。

他腾出一只手拍拍她的脸颊,「……听得见我吗?」

他想叫她,才发现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予月,我……韩予月……」她喃喃,似乎有些昏沉。

「韩予月?」

「嗯……」

「杨昊。」似乎听懂了那是她的名字,于是他自我介绍。

「杨……昊……」她无意识的重複了一次,勉力撑开眼皮,眼神朦胧。

「妳好一点了吗?」他关心。没注意到自己的手臂还圈着她,两个人是靠得那么亲密。

「嗯……还好。」听见他的关心让她更加清醒了些。

睁开眼,发现他放大的俊脸就在眼前,她吓了一跳:「啊……」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呃……可、可以请你先放开我吗?」她轻轻地推拒,细緻的面容上有些羞窘。

「抱歉。」注意到自己失礼的举动,杨昊不疾不徐地放开她,让她自己坐好。

他顺手为她倒了杯水,歉然道:「我很抱歉连累了妳,吓到妳了吧。」没想到追赶他的人并没有放弃,竟猜到他窝藏在此,而折回夜探她的住所。

韩予月接过了水,摇头淡笑:「没关係,我也没什么事。」

「如果一开始拒绝我,妳或许就不会遇到这些危险。」他客观道。

「你承诺过不会伤害我,而我决定相信你。」

「妳凭甚么相信?我不过是个入侵民宅陌生男人。」

韩予月心想,因为他当时浑身散发出「抗拒就让妳好看」的讯息。

不过她当然没这么说。

「如果你想要伤害我,大可以在抓住我的那一瞬间动手,而不是要求我配合你。」她停顿了一下,莞尔道:「而我妈从小告诉我──只要能保护自己,其他人的想法不必看得太重。」

所以她并不如一般世俗的眼光,忌讳留宿一个陌生男子,甚至这个陌生男子说不定还是一个逃犯。

她只知道,如果她违反他的意愿,可能会有更大的麻烦。

杨昊静默,用一种奇特的眼光重新审视眼前的女人。

她很特别,聪慧而独立;她观察入微,才能在昨晚他一进入时便发现;而且她很有自信,相信自己的判断,也证实她确实保全了自己……

虽然后来遇到了意外,但也机灵地利用打破玻璃杯製造声音让他发现,一间小小的花坊负责人,能够这样,也真不简单。

韩予月被他瞧得有些不自在,撇开视线,看向落地窗。

杨昊见了她略赧的脸蛋,才不经意发现,她明眸似水,菱唇红润,及肩有光泽的长髮搭配纤细的瓜子脸,加上她柔和的气质,是个很具有吸引力的女人。如果不是他在,难保那个人不会见色忘形,打起她的主意。

知道他在打量自己,她设法引起其他话题,以转移他那具有侵略性的目光。

「我已经没事了。」

「嗯。」他又多看了她几眼,这才起身,「如果那些人再回来打扰妳,妳可以找我处理。」

杨昊留下一张墨黑的名片,上面印了雪白的几个字,写着他的姓名以及一组电话号码。

「我会的。」她看了一眼,然后慎重地把名片收了起来。

「那……不送。」

杨昊顿了一下,点了点头,默然离开。

而这一别,就是半年之久。在这半年之间,他就像消失了一般,音讯杳然。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