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海贼王,榨干,熟女老板娘, 兽人满天下你真能变人类啊?

海贼王,榨干,熟女老板娘, 兽人满天下你真能变人类啊?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00:40:03|-

这时,可如飞了过来,说道"是複製的喔!!"

複製的!?我一脸震惊的看着可如,转念又想,说道"可如......你也看的到我了?"

可如笑着点头却不说话,说道"春儿主人在脑子里跟我旁边有小春主人您,所以,我还是看不到您的。"

您......是有多尊敬?我又接着说"可是,你不是说只能複製一小部分,怎么....?"

可如嗯了一声,愣了一下才说道"哦~我的确只複製一点点而已阿,其他是我跟春儿主人挖地填水来的耶,看不到主人又听不到主人说话,真奇怪耶,春儿主人,小春主人真的在这吗?。

春儿点点头,表示是真的,我是真的在旁边。

我只好笑一笑,对着春儿说道"我去看看炎焰。"

春儿夸张似的说道"阿呦呦,一醒来就去看那只狼,那只狼可真是幸运阿~都抛弃我了,阿呜呜"

我有些无言地看了春儿一眼,转过身,就走了。

我靠近湖边,我发现到,湖水好似再慢慢下降,下降?

抬头看看那满身是火的狼,突然明白为什么湖水会下降了。

慢慢地向前走,任由湖水慢慢淹过我的脚、小腿、大腿、肚子、最后快到脖子之时,我才到炎焰身边。

炎焰的周围很热,不只是热,几乎是烫的!

我看见炎焰的眼,跟上一次的晋升一样,双瞳不断变化,橘色、火金色、橘色、火金色......

我试图靠近炎焰,却被那烫得吓人温度给逼退了下来,潜入水中,看见的是炎焰的下身,没有火!

游了过去,虽然说没有火,但水温依旧烫的可怕,几乎可比温泉了,皱起眉头,施发起月之力,为自己开了条路。

银白色的圆球慢慢的在降温,烫、温、冷、冰。

慢慢地靠近,最后浮上水面,我看见炎焰火金色却又参杂着一些橘色的眼眸看着我,似是愤恨又似是鬆一口气!?

我靠近炎焰,抚摸着炎焰的皮毛,烫人的火依旧在燃烧,但好似没有烧到我,我说道"还好吧?看起来很累呢!要不....不要晋升了!?"

炎焰机不可闻的笑了一下,说道"要晋升....这样才能对你做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想太多了,这狼,淡淡的笑了,说道"要嘛就给我进成功,要嘛~就失败吧,哈哈。"

炎焰只好笑着却又艰难地说"恩。"

游上岸,心里却担心了起来,虽然这么说....但心里还是希望他能够晋升成功得吧,我真是有够矛盾的阿~

摇摇头,走进可如的房间裏头,突然想到....为什么这家伙能看的到我啊?

我....好像忘记问了阿~阿,哈哈哈哈。

算了~一边换着衣服,一边想着,坐下身,再次抬起头,看见的是春儿。

有些讶异,说道"你不是....要去帮我看炎焰的吗?"

春儿靠近我,翻了身,坐在我一旁的椅子上,身体半趴在桌子上,手很自然的摆成了大字形,瞇着眼睛,懒洋洋地说道"哦~你都去看过了,没事的,因该说....他自己把晋升的冲突给化掉了。"

原来是这样,站起身,跑到可如的床前,扑了上去,盖好被子,呼噜呼噜的,好似就要睡去了。

春儿看我如此,摇摇头,转身踏步开门,就走了。

机嘎机嘎的门声,响出春儿才走的信息。

闭上眼,突然想起很多很多事情,最后,才慢慢静了下来,最后,睡了过去。

再次起身时,时间依旧不变,我出了空间。

空间外的时间,依旧没有改变,还是清晨,冰凤凰们还在睡觉的早晨。

打开房门,迎面而来的是栩栩凉风,昂首,跨步,走道密泉。

连衣服都没脱,我就跳入水中了,水里很凉,极凉,真不知道海森是如何度过冬天的,想着,海森就在我前面了。

金色微捲的长髮在飘忽的蓝光中,显得极为美丽,淡蓝色的眼眸,不得不说,真的很像洋娃娃的眼睛阿,尤其还是那种会眨眼的。

海森看看我,说道"怎么来了?有事?"

点点头,算是同意海森所说的,我对着海森说道"赤焰火狼的晋升都是要退过一层皮的吗?"

海森恩了一声,瞇起眼睛,说道"孩子。"

原来是如此,这样,我就不必担心了,听见海森的声音,我抬起头。

海森对着我说"你因该有发现,你那次回去,有很多冰凤凰围了过来吧!"

啊!是阿,是为什么呢!?虽然炎焰是说海森用的,但我也算是半信半疑,如今本人在前,和不问问??

我张嘴就问道"恩,是为什么呢?"

海森勾起嘴角笑了一阵子,才忽悠忽悠地说"是我用的。"

原来事情真如炎焰所说的,但....我怎么不生气呢?

海森看了看我的反应,既不生气,也不高兴,脸上的表情还是一样,冷冷地,看不出表情,当然这也是海森所说的。

海森珉起嘴,许久,才说道"你要不要....变个半冰凤凰?"

蛤!?我的表情鬆动了那么零点一秒,最后还是回复了回去。

海森背过身,水流哗啦啦地改变了一阵子,最后才闷闷地说道"我怕妳受欺负。"

就这样!?

就就就这样?

这烂理由....谁信啊!!感觉有点虚脱,急忙拍了拍水,这次,我没有用出小圆泡,我将自己游到海森的身边,抚摸着他海蓝色的鳞片。

冰凉冰凉的,如蛇一般的鳞片,被抚摸到时,还会顺下来,简直是会听话似的,虽说我不太喜欢蛇类,但海森...似乎还是能接受的事情。

闭上眼睛,思考着,怕我受欺负!?也许是我太弱了吧,需要一个身分来支撑着,冰凤凰....算了,那就做吧。

睁开眼睛,四是下了重大的决心,点点头,说道"把我....变成冰凤凰吧。"

海森虽讶异我的表现,但也算是义不容辞,对着我哗啦啦地就开始讲解。

因为是人类,所以不可能变为真正的冰凤凰,顶多只有翅膀、气味、眼睛、肤色相近一般而已,以至于体温,自然就与人类相仿,恆温。

翅膀,自然是雪白之翅,双翅张开足以跟人的全臂相比,一个拍翅,自是可以飞上千里。

气味,淡淡的幽兰草之味,很好闻。

眼睛,就如同那鬼霜之父、冰凤凰之族长一般,冰蓝色。

肤色,雪白,但因为是人类,不会近畿苍白。

还好,这些改变都不算太大太大,只是眼睛....唉!恐怕要负父亲母亲了。

海森看着我,讲解完一切,嘴边的笑容越扩越大,最后说道"要开始了吗~?"

这么兴奋!?可能是第一次为人类用吧,哀~

海森对着我说道"伸出手,我为你注血。"

注....血!!

血血血血血血....老娘我最怕血了阿!!

我忙得摇头,海森看了,也是摇头再摇头,只好说"背过身吧。"

背过身,稀稀疏疏的声音,我看见我的衣服掉了阿阿阿阿,一个白色的T桖就着么随着海流,飘落...飘落....在飘落....

没衣服!?那我不就光溜溜了!?

低头一看,蜜色的肌肤一览无遗,真的是一览无遗...蜜色的小平丘,可恨阿可恨!!

气鼓鼓的,转过脑袋,努力将身子掰正,不想让海森看见,手放在没甚么胸的前面,恼怒的看着,在看着。

海森打哈哈地说道"没关西,没关西...等等就好。"还煞有其事地给我点头....

转回头,脖子有些酸吶~转了转,一个疼痛,嘶的一声,海森快速的将自己的血液按在我的背上。

我开始发现身体的变化。

肌肤几乎是从脚开始,慢慢的、慢慢的,变白了??

几乎像是在拉皮似的,将蜜色的肌肤换成了雪白的肌肤,太....神奇了吧。

背部一个疼痛,哼了一声,不顾胸前,伸手按住自己的肩膀,痛...难以言喻。

很快的,一对雪白的翅膀活生生地从我背上长出。

好痛阿....长翅膀的疼痛似乎还没散去,就算那翅膀早在数个小时前就已经长了出来。

雪白雪白的,在水的映照下,阴影处显得有些幽兰,很漂亮。

想拍,却又因水流无法拍起,我对着海森说道"翅膀要怎么收起来?"

海森笑了笑,似乎很满意,说道"哦,意念,对你因该是简单的。"

点点头,在心中默念了起来,收翅膀、收翅膀、收翅膀。

数十个小时后,翅膀还在,海森依旧笑着,只是这笑,多了几分僵硬。

为什么...翅膀还在阿愄!!

海森只笑着安慰我说"来日方长、来日方长....哈哈哈..."

来日方长....我悲愤看着海森,鼓起一个腮帮子,不理他,辗进了空间。

对空间来说,时间在这裏是不管用的,也就是说,空间里每一天都是烈日洋洋、清风徐徐、白云飘飘。

我顶着一个大翅膀,跑到炎焰的地方。

我看见炎焰躺在乾渴的湖泊中间,我立刻跑了过去,痾....不,是飞了过去。

翅膀瞬间张了开来,一拍一挥,顺着风流,就这样飞上空去,在天上,大老远地就能看见炎焰在那儿,我像老鹰一般的俯冲,在最后一刻,停了下来,翅膀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最后停在炎焰身边。

炎焰火红的身子变得一点都不红,反倒有些金色,太阳照射下,金灿灿吶~

蹲下身,翅膀一下就收了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