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男朋友有新欢,巧虎妈妈去上班, 预言师翻船

男朋友有新欢,巧虎妈妈去上班, 预言师翻船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00:40:03|-

在神识空间待了一下,我立刻回去看预言,当我看到炩十几年后还在我身边,终于放下心来。

要是少了炩我会疯掉吧,毕竟炩陪我这么久……可是现在确定牠是那些神子製造出来的,就代表那些神子也可以随时把炩收回去,只要我确定不参加神子战争,她们也就没必要把神力用在我身上。

我想保住炩,就只能选择参加或者继续和她们这样拉锯下去,可是还有以前的我在乱……

我睁开眼睛,锡斯特的衣服近在眼前。

差点忘记现实的事了,神识空间跟预言空间跑几趟,差点忘记锡斯特,还有插在甲板上的那些铁条。

我转头看了那些铁条,真心觉得以前的我没有这么简单就放过我,虽然她也没有要杀我的感觉,可是不小心把我杀了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的问题在她比我强太多,要反抗只能用那种看的到结果的预言……不管怎样,现在先回船舱去,至少忽然攻击人的服务员比天上掉下来的铁条好处里很多。

我抬头看锡斯特想叫他放手,结果却看到他闭着眼睛在休息的样子。

我刚刚紧张的要命,他站着睡着了……

……虽然知道炩的事情是我一个人的事,但是看到锡斯特这么冷静的睡着,默默的,有点火大起来。

以前的我在闹我的时候他们被波及到也大概是这种感觉吧,而且感觉还会更糟,毕竟他们根本就是扫到颱风尾。

三笨蛋还可以解释成他们觉得很好玩,所以接受我待在这个队伍,但是锡斯特呢?如果只说是为了带我回神魔大陆给他家里交代,太难说过去了。

要是说我跟他同命,倒楣事会互通……这样还比较让人理解。

以前的我要是接下来太过分我就找机会离队好了,只要别再加入其他队伍,冒险者公会的「不可擅自离队规範」就对我起不了作用。

反正以前的我也没说清楚要我跟锡斯特他们一起行动,分开对双方都好,我可以专心练习预言能力,他们可以去解他们想解的任务。

就再赌一次就好。

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好下定决心。

最后一次把自己留在这个队伍的机会,只要以前的我再出来闹,我就退出,专心应付她。

「没有妳,等等我被沙娜烧了都躲来不及。」锡斯特的声音有点吓到我,睁开眼睛前我下意识地把脚踩到他脚背上,他没有哀嚎。

我睁开眼睛看着他,是刚睡醒还是根本没睡?

「身体刚睡醒,灵魂一直在妳身上。」锡斯特低下头,用着很帅气的笑容看着我。

忽然好想打他,怎么办?

「妳最好别想要退队,沙娜跟红枫不会放过妳的。」这种恐吓用在「现任」队员身上好吗?

「我刚刚有说话?」我记得没有,如果刚刚锡斯特根本没睡我又把心里话说出来……应该没有说出来。

锡斯特的笑容有点诡异,我说出来了,而且他应该听到不少。

「我是用心灵相通听到的。」最好是可以心灵相通。

「……你知道我现在想什么吗?」要玩心灵相通这种把戏,去找不知道他本性的人比较容易成功。

「想把我踹下海里。」锡斯特毫不思考的回答让我有点吓到,不对,应该是我的表情太明显了。

「我要回去睡了,没事不要叫我。」离开锡斯特身边,我真心觉得应该好好睡一觉然后乖乖来看每一天的预言。

就像锡斯特说的,如果我不想被红枫跟沙娜追杀,那就最好别退队。

回到房间,我把炩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到床边柜上,人倒向一旁的床铺。

床铺很软,才刚躺下,就有点昏昏欲睡。

「炩。」我偏着头看炩,牠还在睡,是那些神子的力量不够或者是又想要跟我联络的前兆。

真麻烦,希望等睡醒后就不需要管这些麻烦事了。

我闭上眼睛倒入飘满未来的黑暗之中,看着满天飞舞的预言,我躺下来在这片黑暗下再度闭眼,睡觉。

睡觉已经变成人生最大的乐趣了,只有这时候才不会被以前的我还有那些神子骚扰,至少被骚扰了我也不会立刻反应过来。

这次我睡得很久也睡得很沉,睡到我睁开眼睛才发现红枫抱住我,她睡的很熟,抱着我漂浮在房间的空中,伸手就可以碰到天花板。

『我肚子饿了!』我低头看,炩在床头柜上看着我。

我现在是下得去吗?

「红枫,红枫?」我摇了摇红枫,她咕哝了几句,转过头继续睡。

红枫没有把我抱得很紧,要离开她的掌握不难可是……

我往下看,实在很不想跳下去,我们离地高度都比我身高还要高了。

『快点带我去吃饭!』

「知道了。」算了,反正现在不下去我也不敢睡了。

我抓住红枫的手,小心的把脚慢慢移开红枫身体上。

刚开始只移开一只脚,感觉有点恐怖,一双脚都离开的时候身体震了下。

红枫完全不动,彷彿她睡的是平地一样。

我看了下红枫,现在我只要放手就可以跳下去了……现在说我有惧高症要炩去叫救兵来得及吗?

……算了。

深吸一口气,我做好準备后,放手让自己掉下去。

落地的时候本来是脚掌着地的,但是力道有点大所以脚踝拐了一下、接着我就跪坐了下来。

「好痛……」红枫的睡姿也太糟糕了吧。

我揉了揉脚踝,先把旁边床上的床垫拉下来摆在红枫正下方的地板上,确定就算红枫掉下来应该也不会怎样后,我才把炩抓起来放到我脖子上,出去找东西吃。

「要吃肉吗?」我走到楼梯旁,看着墙上的地图一下后就往餐厅去。

这艘船的船票钱贵得不是没有道理,虽然这是我第一次坐船,但是一到餐厅门口,我就知道船票钱很值得,至少对炩来说很值得。

『烤全猪!』

入口右边,摆的全部都是肉,我认识的这边全部都有;左边,基本上都是青菜,看起来有点像草原。

『烤全猪!』

我看到炩脖子伸的老长,只好先不管这个餐厅里正在用餐的其他人,立刻往烤全猪那里去。

炩一直在我耳边吵着要吃整只烤全猪,我确定牠吞的下,但是我不想拖一只猪回房间。

所以我蹲下身拿了个大盘子,尽量夹很多肉就随便找个座位坐。

坐好后,我把装满肉的盘子摆在桌上,手就摆在桌上让炩可以爬下来吃饭。

炩一开始吃东西就很安静了,我看着炩拼命吞着肉,偶尔也伸手捏几块起来自己吃。

好像以前的生活一样,每次带炩到餐厅去吃饭,我下意识地把耳朵关起来、炩吃的很开心也没说话。

这时后安静得很适合看预言,我闭上一只眼睛看,炩还会叫我去拿几盘、沙娜他们等等会过来,锡斯特会绊倒手上端着一杯加料果汁的服务生,果汁打翻在地上会冒出橘色烟雾……

为什么出现图片了?

我睁开眼睛看炩,伸手阻止牠把盘子连着最后一堆肉吞掉。

刚刚的未来也看得太清楚了……

『还要!』我压压炩的头,闭上一只眼睛看到:把牠放在这里,牠会被抓走。

「再等一下。」我在心里倒数三秒才站起身,抓着炩去端第二盘肉。

看到炩盯着我慢慢夹到盘子里的肉,好想把牠丢在这里,不过我还是尽快夹好肉,回去刚刚的座位。

这次我注意到这间餐厅里面的人了,应该是船上的工作人员,旅客人很少很好认。

原本以为只有我抬头看他们,坐定之后看预言,发现他们也在看我。

是以前的我用的吧,算了,别去招惹她,虽然看不到那杯果汁以外她还动什么手脚,我还是乖乖在这里等炩吃完。

等炩吃完这一盘,我再去帮牠夹的时候锡斯特他们三个也来了。

沙娜看到我很开心地直接走过来,锡斯特则是慢了她跟禔杰两步,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伸出脚绊倒手上端一杯果汁的服务生。

看到倒在地上的服务身拼命想远离正在冒橘色烟雾的果汁,锡斯特勾起嘴角笑得很开心。

「别恐吓别人。」我坐回去把炩跟肉都放到桌上,回头瞪着锡斯特,他正要抓住过来询问他有没有事的餐厅主事。

沙娜拉开我身边的椅子坐下,禔杰往素食那一区走过去。

「啧啧,餐厅的果汁连地板都可以融化,我也不能有意见吗?」我看着锡斯特,他没几秒就放弃恐吓别人的念头,过来跟我们坐一桌。

他坐在我另一边,身上溼答答的。

禔杰跟沙娜衣服都很乾,为什么就他一个人湿掉?

「船现在陷入黑魔法阵,漩涡跟冰山都出现了,等等一起去看。」锡斯特伸手跟炩抢食物,我看炩吞完两盘的时候就饱了。

炩咬了锡斯特的手一口,接着又继续吃肉。

「分我吃一点又不会怎样。」锡斯特收回手,把炩咬在他手背上的两个红点展示给我看。「炩乱咬人了,主人你要怎么赔偿我?」

「我管得不是很好?」船这么平静他说有漩涡跟冰山就算了,乱吃炩的食物活该被咬。「食物的怨念是很重的。」

『还要一盘!』炩吃完这盘肉,我起身再去端了一盘肉。

锡斯特走在我身边,我夹什么他就夹什么。「以前的妳跟妳没关係,不要在意。」

「我也希望。」要是没关係,她干嘛要一直整我。

「如果妳们一样,干嘛不整回去?」锡斯特夹了两块牛肉到我手上的盘子里,我低头看了一下……炩只吃肉这样好吗?

「我不会赢。」没有胜算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