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高中同学聚会,亚马逊女战士, 兽人满天下做衣服去啰!

高中同学聚会,亚马逊女战士, 兽人满天下做衣服去啰!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00:40:03|-

可如阿了一声,脸红咚咚的,脸迷濛濛看着我,看得我真是想笑。

我忍住想笑的冲动,说道"帮你,要不?"

可如看着我,我看着可如,两人看了许久,都要生出情来了,可如才儒儒诺诺说道"可是....忻郎会喜欢我吗?"

我笑着说道"不试试看怎么会知道事情的结果呢?要不要拉~我帮你!!"

可如有些疑惑的看着我,炎焰以及鬼霜带着冷冷的脸看着我,并且慢慢地走了过来,对着我说道"你该不会真的要忻郎变成人吧?"

我蛤了一声,两兽个子看了对方一眼,奇蹟似的齐一说道"你有我们两个兽类还不够啊!?.....体力真有那么好?"

我皱起眉头,摇摇头,表示听不懂。

两兽显然误会,惊讶地大喊"你....这女人!!"

接着炎焰竟然说"贪心不足蛇吞象阿!"

这两兽......到底想到哪去了?是往变态的地方想去了吗?这...也太噁了吧,我只不过想帮帮可如罢了,这两兽反应如此的大干嘛呢!?他们又不是我的谁.....

我无奈地扶着额头,转过头,对着可如道"抱歉,这两兽显然是想歪了,而且...."我看了两兽一眼,继续说道"显然歪的超级、超级离谱!唉!可如,你先回去好了,对了,这几个果实也拿进去种,这是在一些地方捡到的。"

说是捡到的,不如说是给人家树的枝叶,硬生生的摺了起来,炎焰是说,魔兽森林的树,几乎是插根就能种出下一代出来。

可如点点头,红着脸,飞了过来,靠在我耳朵上,说道"主人,谢谢你。"

我恩了一声,开了空间,让可如可以进去。

可如立刻进了空间,可如的背后,几乎被两兽给射穿了,如果,如果拉,眼神能射穿衣服,可如的衣服早就破了好几个洞了。

两兽同时哼了一声,继续前进。

很快的,就到了冰凤凰的领地,领地的门口几乎都是树,如果不是男子带路,几乎是没有人,痾....不不不,是兽会发现。

走进冰凤凰的领地,炎焰立刻丢了个小型火焰给了我,理由是,怕我冻死在里面,从此之后他就没月之力的人可以辅助他晋升,虽然是个烂理由,不过心中还是暖呼呼的。

我笑着走了进去,将火焰放在肩上,不会热到发汗,只能提供温暖。

进了冰凤凰领地里面,扑面而来的是幽沁的馨香,冰冷的寒气,以及入眼帘的男子们.....我X哩,为什么都不穿衣服遮遮下面啊!!就让下面给他雄赳赳、气昂昂的现了出来,挺在那里,喔~难堪的闭上眼睛,试图来个眼不见为净。

炎焰看我如此,马上笑了,笑得极为猥亵!!

我睁开眼睛,怒瞪炎焰,四周一阵哗然。

还有人窃窃私语得很大声,说道"赤焰火狼,怎么会来这里!?"

"这狼....我见过!是大人身边的骑兽之一。"

"真的假的,那他此次前来是为了甚么?难道是.....毁了我们的部落,该死!"

我看了那人一眼,轻轻地皱了眉头,转过头,对着男人说道"这就是你的族人所表现出来的态度?"瞇起眼睛,冷冷地看着男人,四周有的人已经发现男人,纷纷叫着族长。

男人也看着我,对着那人说道"那狼不过是一只烈焰狼,看清楚,亨,无稽之辈。"

那人听了这话,也不脑,只是睁大眼珠子看着炎焰,最后点点头,小声地说着原来是如此,那还没有足够的威胁,不过.....那人似乎还想再说,男人眼神示意着,那人接收道后,也没在说话了,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只是下了忻郎,对着男人点头了一下,转身说道"你好,我是柯斯帝威.黎春,我们会在此叨扰一些日子,若有疑问只管问我。"接着,我走向鬼霜,对着鬼霜说道"我累了。"

鬼霜点点头,带着我们进入了一间很漂亮的屋子,屋子外围都是白色,边缘漆上蓝色,显得有些像地中海的屋子。

进了屋子后,外头的寒气似乎进不来,屋子里呈现很温暖的感觉,不过....冰凤凰不是怕热,怎么还会有这屋子?

我站在门口看着炎焰,炎焰也动动肩头,表示不知道。

摇摇头,走了进去,裏头只有简单的木床、木桌子、木椅子以及一个还算大的浴室,我进了浴室,洗了身子。

炎焰在浴室门外等了我很久,打开门,我惊讶的看着炎焰,拉住身上快掉的白色毛巾。

我脸色霞红,恼怒的大吼"退开一点啦!"进了浴室,大力地甩上门,留下炎焰错愕的脸庞。

靠在浴室门上,慢慢地往下滑,蹲坐在门边,看着雪白的胸部,脸红。

虽然是没看见,但是....好难为情阿~

嘎~嘎~一声声爪子饶抓在门上那刺耳声音,我只好站起身,围好毛巾,用的紧到不能再紧才打开门。

只见鬼霜跟炎焰在门前互瞪对方,看我出来,鬼霜一阵脸红。

我看着他们,拉了拉身上的毛巾,蹲在背包前面,翻翻找找,脸色越发难看。

没衣服了!!没衣服了!?再度翻得起来,最后还不相信地将背包到了出来,出来只有刀子以及一些东西,就是没有衣服。

两兽靠近我,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我拉了拉毛巾,对着鬼霜说"你们族....有没有衣服?"

鬼霜阿了一声,摇摇头说道"我们都有自己的羽毛,自然是没你说的....衣服,话说,衣服是甚么?"

我呻吟了一声,挥挥手,让两兽离开,炎焰还担心地看着我。

我看着两兽关上门,叫出可如,说道"可如,你那裏有可以做衣服的草吗?"

可如看着我,底头想着,最后一拍手,笑着跑进空间,不一会儿,出了空间,拿着一个很大的叶子,笑着对我说道"主人,这个韧性很好的,要不?"

我看了那树叶一眼,有些苦笑地摇摇头。

可如看了我一眼,说道"不如,主人我带着忻郎还有你那两只,去打张兽皮给你好不好?"

我点点头,对着可如说道"打一张就好,别伤害生灵。"

可如点点头,表示明白,就飞了出去了。

我看着可如飞了出去,走进床,裹住自己,包个密不通风。

就着样想着想着就进入梦乡了。

----*----*-----*-----*

镜头转到可如。

可如飞到忻郎面前,在新郎的脸上蹭了蹭,最后才说道"主人没衣服穿,得要去猎张兽皮给主人穿穿,忻郎能叫上那两兽吗?"

忻郎有些为难的点点头,跑向走出像地中海屋子的两兽。

炎焰看着跑过来的忻郎,说道"你要干嘛?"

鬼霜也冷冷看着忻郎,冷笑一声。

可如看两兽态度如此,有些生气,飞到忻郎面前,说道"你们俩兽态度可真是差啊,主人怎么会想信任你们两个!就算忻郎是混血魔兽,你们就敢保证你们就是纯种魔兽,哼!忻郎,我想我们还是不需要他们的帮忙好了,讨厌!"

忻郎看了看二兽一眼,点点头,也就跑走了。

炎焰看忻郎跑走,皱皱眉头,也就跟了上去。

鬼霜看炎焰如此,哼了一声,化成了冰凤凰的原形,也跟了上去。

可如对着忻郎说道"等等那两兽一定会过来,记住,你心可别太软,小心又被欺负去!我讨厌你被欺负,就算他们是主人的谁......"

忻郎暗了暗脸,说道"可如,我一直很想问你,你.....真的喜欢我这个混血魔兽?就算我变成精灵好了,那又如何!!我还是魔兽啊!"

可如飞到忻郎面前,认真地说道"那又怎样?你还是....我喜欢的那个人,你不会变的,我相信!"

忻郎狠狠的震撼了一下,瞪大黄澄澄的眼眸,看着可如,可如红着脸,嘟起小嘴,亲了忻郎的脸。

炎焰一赶来就看见这画面,眼角直抽的看着两人,只好打断道"你们不是要干嘛....还亲勒!"

可如像是受惊的小兽,退了开来,撞上一旁的树叶。

忻郎怪罪似的看着炎焰,后者本人不在意的走向前头。

鬼霜这时也飞了下来,哎呀呀地说道"闪亮亮喔!"

炎焰瞪了一眼鬼霜,后者哼哼的叫喊。

就这样,三兽一精灵在此地猎了三只白兔,扒了毛,带了回去。

三兽一精灵回去时,已经月亮高照山头,亮呼呼。

可如带着白兔毛,进了房间,摇醒了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恩了一声。

可如对着我说道"主人,我跟忻郎还有你那态度不怎么良好的男兽猎了白兔毛皮,主人看看,喜不喜欢,喜欢的话,我就可以开始动工了。"

这时混吨的脑袋才转了起来,有些惊讶的说道"可如,你会做衣服啊?"

可如骄傲地抬起下巴,说道"哼哼,比起男兽,我更厉害是不,主人~你知道吗?我今天.....亲了忻郎耶~"后面越讲越是小声,脸更是红得发烫。

我点点头,拍了拍可如,接过可如手上的白兔毛皮,摸起来是很软,穿起来因该会很暖活的,我点点头,对着可如说道"那就拜託你帮我做件衣服巴,明天....可以做完吗?"

可如拍拍不怎么大的胸脯,说道"请主人放心,空间里的时间是暂停的。"

我喔了一声,感谢再感谢。

可如进了空间,帮我做衣服去啰!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