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穿越之妖孽修仙女配,对领导的感恩短信, 兽人满天下空间戒指

穿越之妖孽修仙女配,对领导的感恩短信, 兽人满天下空间戒指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00:40:04|-

我和琳守了大半夜,等到月亮到达中央时,我去叫醒了凯亰.蓝,蓝也立刻叫醒包饭,站起身.接了班。

我一趴在柔软的忻郎上,立刻就进了梦乡。

早上,我随着忻郎有些摇晃的身体,慢慢醒来,此时,其他三人醒了,三人都坐在骑兽上,其他两人,就是凯亰.蓝以及包饭都睡在骑兽上。

我们三人越进森林,就会不时听到一些兽吼,令人毛骨悚然的鸟叫声。

包饺似乎有点害怕,只好唱些歌曲来抹掉自己的害怕。

许久,我们看见一只灰色杂毛的猴子站在我们面前,呼呼喝喝的土着热气,茶色的眼眸,看着底下对牠而言很小的我们。

"灰毛猴兽,等级二,我决定了,我要猎这只。"琳才刚说完,就跑向猴子,拔出刀子,刺了猴子一刀,猴子吃痛,注意马上被转移,跟着琳的脚步,跑了过去。

凯亰.蓝听见猴子的吼叫声,立即醒了过来,看了四周,明白了些甚麽,转头,叫醒了包饭。

包饭浑浑噩噩的醒了过来。

接着,一样是灰色的兔子,我立刻说"风兔,等级二,我去猎捕拉!!"

兔子似乎知道我的意图,马上跳了开来,我马上叫忻郎跟了上去。

追着追着,我就到达了悬崖上。

凯亰.蓝似乎有点不放心我,跟在我后头。

凯亰.蓝在我后头说"别追了,在追你会掉下去的。"

我马上反驳说道"不会啦,痾...阿!!"

本来看似很坚固的石块被忻郎一踩,裂出许多痕迹,忻郎似乎退了一个脚步,不料,这一裂,到连后面也碎成一块一块,如此,我掉下去了!!

"阿~"我试图伸出手,想抓住些甚麽。

凯亰.蓝也跑到断裂处,想抓住我,却只看见我不断掉落的身体。

"小春!!!!"凯亰.蓝吼叫道

身体呈现高速坠落,手还乱摆着,倏地,手像是条件似的抓住甚麽,我往上一看,是长在石块中的枯枝,看来也不能撑太久,忻郎比我晚掉下来,接着我看见的就是忻郎的身体也在坠落。

我马上抓住牠的掌臂。

枯枝发出可怕的声音,类似要断裂前的声音。

我往下一看,很好,离地面还有些距离,摔下去因该....不会死!

我往上扯喉一喊,空荡荡的空间回绕的我的声音,一声兽吼盖住了我的声音。

枯枝渐渐弯曲,最后呈现可怕的扭曲。

快断了!!这是一个感觉。

啪搭!枯枝如我所愿的....断掉了!

忻郎过重的体重,比我先掉了下去。

这次的掉落,很快地就结束了。

我我身下的,是忻郎,我爬了起来,看着忻郎,呼吸还在,还有救!

我打开艾坎飞给我的背包,背包里甚麽都有,我翻翻找找,只看见比较熟悉的救命草。

将草放在嘴中,咀嚼着,最后敷在忻郎的伤口上。

忻郎呼噜了一声,陷入深睡。

我坐在忻郎旁,等待忻郎的苏醒。

在忻郎苏醒期间,我打开背包,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件拿了出来。

里面有的是简易的烤肉架,小刀两只,长刀一只,食物一袋,衣服一袋,类似纸质的东西十张,还有一根类似羽毛笔的东西,还有一张大张的兽皮,我想因该是当睡觉用的吧。

还有的是一个戒指,戒指通体银白,上面雕刻的是狼形的样子,里面还有刻着字,空间戒指。

空间戒指?能进去吗?

才这样想,我眼前就开始模糊了起来,在清晰时,我就在一个都是土的地方了。

"阿阿,你、你是谁??"突然,一个尖锐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我转头过去看,只见一个穿着蓝色衣服的小人再在我面前,小人大概只有到达我的小腿。

小人看我站了起来,尖叫声连连,那声音叫一个尖阿!

我急忙说道"等等,这里是空间戒指里的空间吗?"

小人听这话,立刻停止尖叫,说道"是阿,你是柯斯帝威.黎春大人吗?"

嗯?牠怎麽会知道?

我点点头,算是回答。

小人突然开心了起来,说道"主人,你终于来了,我、我是可如,我是植物系治疗精灵。"

主人?牠认识我啊!?

我只好拉下牠往上爬的身体,说道"痾...你认识我?"

可如看着我说"主人,我是你阿爸买来的,也就是说,我是空间戒指,空间戒指也就是我。"

喔喔,原来是这样。

突然像是想起甚麽,我又问道"那能带人或兽进来吗?"

可如看着我,点点头,又补充说道"那要主人信任的人!"

原来是这样,那带着忻郎进来好了。

思自此,我出了空间,抱住忻郎,又进了空间。

忻郎跟着我进了空间,却不见苏醒。可如看了忻郎一眼,说道"伤的好重呢!我来帮牠好了~"可如在忻郎身边转来转去。

我对着可如说"牠叫忻郎,我先出去,牠醒了,你能叫我吗?"

这时,脑袋出了个声音说道"主人,我跟你是可以利用脑波沟通的喔!!"

点点头,我出了空间。

我背起背包,开始寻找洞穴。

我找了又找,才找到一个比较深的洞穴,我铺了铺兽皮,然后开始吃着食物。

这些食物,至少能撑个三天,三天过后,我就得要去狩猎了。

对这世界不熟悉,才刚到一个地方,又得要去参加甚么成长典礼,唉!真的好烦阿~~

这时,脑中响起"主人!!牠醒来了拉....在、在追我拉!主人救命阿~"

我立刻进了空间,只见忻郎追着蓝色的身影,还乐此不疲,摇晃着虎尾巴,看见我才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可如立刻巴住我的身体,有点委屈的说"找知道救不救牠了!!"

我有点无言的摸着这忻郎,突然问着可如"可如,这里可以种东西吧?"

可如点点头,说道"是可以的呦。"

我点点头,暗想有空多弄些种子。

忻郎舒服地趴在地上,虎尾巴还晃啊晃。

我也坐了下来,对着可如说"我能听得懂兽语吗?"

可如有些惊讶地看着我,但还是摇摇头,说道"听懂兽语这件事只有拥有月之力的人才能。"

月之力?我不就有了吗?我立刻跟可如说其实我有月之力。

可如不相信地摇摇头,还说"拥有月之力的人,才可以拥有月之弓,才能拉的动月之银箭,这是族长告诉我的喔。"可如天真地说着。

我拿起背在身后的月之弓,拿给可如看,可如看着月之弓,说道"主人射得动吗?"

我拿起弓箭拉了满弓,银色的丝线开始膨大,最后变成弓箭,我射了出去。

可如震惊地看着我,不久才开心的说"主人,你真厉害,你可以听得懂兽语呢!!"

我苦恼地说"可是要怎么听得懂呢?"

可如也静了下来,摆明了他也不知道。

我只好躺了下来,看着永远高照的日头,不由地叹了口气。

可如看我如此的消极,站起身,说道"主人还有是要处理呢,因该要出去了。"

我点点头,骑在忻郎的身上,出了空间。

空间一出,只见洞穴一阵混乱。

背包被打了开来,食物包装散落一地,还有残缺的饼乾削块。

转头一看,只见通体如火般的红狼睁着腥红色的眼睛看着我。

忻郎立即炸了毛,目露凶光,森森的白牙都露了出来。

我立刻拍了忻郎一下,让他冷静冷静。

这狼,一级,红狼,最高即可到赤焰火狼,要能培养起来,恩...呵呵!!

别问我为什知道,因为是可如告诉我的阿,哈哈!!

红狼腥红色的眼紧盯着忻郎,弓起身体,眼看就要扑了过来。

我紧张的挥了挥手,说道"等等等,等一下拉!"

红狼奇怪的看着我,身体也平顺了。

这时,一篓月光照了下来,照满我全身。

丝丝凉意。

狼对着月亮嚎了起来,红狼是再说"我好饿!!"

痾!我听得懂了!??

这时,忻郎也回嘴道"谁管你饿不饿,丑狼!"

我有些震惊地说"我,我听得懂兽语了!!"

红狼看着我,说道"你只有一天可以听得懂,如果你要完全听得懂的话,你得要连续七日在月亮的照耀下洗炼。"

这时,可如出来了,红着脖子说道"你又知道了?"

红狼看着我说"我本是湖奇亚尼大人的坐骑,我是个赤焰火狼,但过不了天劫,被打回一级,也被湖奇亚尼大人给抛弃了。"

湖奇亚尼?谁啊?我利用脑波跟可如说着话。

可如有些颤抖的说是这片大陆最强的王者,听说他永远不老,谁知道呢....

我点点头,看着红狼,说道"那你要跟着我吗?"

红狼看了我身后得弓箭一眼,点点头。

我下了忻郎,蹲在红狼面前,说道"你以后,就叫....炎焰!好不?"我笑咪咪地看着牠。

炎焰点点头,算是答应。

我转过身,说道"那我要去找月亮啰!"

炎焰看着我这样,不禁笑了。

忻郎看炎焰如此,恼火的说"笑屁阿!",说完,跟着我的脚步走了出去。

炎焰笑了,多少年没笑了呢?百年拉,一晃眼就过了百年,我还能再回到当初的赤焰火狼吗?

炎焰也走了出去,抬头,只见月光有一小部分光束集于新主人身上,看来,新主人果然有月之力。

抬腿,晃头晃脑的小跑了过去,坐在新主人身边,问道"你叫什˙么?"

我张开眼睛,说道"我叫柯丝帝威.黎春,看你要叫我甚么?"

红狼坐在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