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女主伪白莲男主超宠,男生眼中矫情的女生, 圣域凡城第二章 康尼亚-04

女主伪白莲男主超宠,男生眼中矫情的女生, 圣域凡城第二章 康尼亚-04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07:00:05|-

「亚希儿,妳和杰尔认识多久了?」依琳娜挽着我向前缓行,软风仍阵阵吹拂,回想起那天向晚的邂逅,我老实告诉她,我们只认识一个星期。「一星期吗?」她看起来又惊又喜。「真是难以置信,他是第一次带女孩子回家呢!」

「咦?依琳娜小姐,我和杰尔只是朋友,妳别误会。」我紧张的解释着,她却气定神闲的笑了。「我了解杰尔,他从不贸然行动的,妳对他来说一定很特别,特别到……让他认定妳为康尼亚的银笛手。」话锋一转,我忽然察觉到她想捍卫什么,那看似单纯的笑容并不完全友善。

「依琳娜小姐,请问……我是不是哪里冒犯了你们?」我抽开被她挽住的手,贵族之间故作亲暱的互动方式让我不敢恭维,也许,保持距离才是这里的处世之道。见她不语,我继续追问:「能不能请妳告诉我银笛手对你们究竟有什么样的意义?」

「杰尔没告诉妳吗?」依琳娜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我摇头,她敌视的目光悄然隐没,似乎没料及我对此事一无所知。而后,她把脸别向碧绿的草皮,轻喟:「银笛手是康尼亚乐团的灵魂人物。其实错不在你,怪只怪在我心中已有这样的人选,妳的笛音虽然美妙,却没有办法取代那个人。」

我望着她缥缈的眸光,想不到所谓的银笛手竟有如此崇高的地位。

「依琳娜小姐,妳儘管放心吧,我想我不会在这里叨扰太久的。」毕竟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块禁忌之地,任谁都不能逾越界线,就像我身为牧羊人却不愿被看轻的小小自尊一样。

「如果只是当客人,就请多留几天吧!」她的笑容突然温暖了起来,我明白,她已结束了试探。「对了,今后直接叫我依琳娜就好,很高兴认识妳,亚希儿。」说着,她热情的抱住我,彷彿芥蒂不曾存在过一般。

圣域之上,木屋内正是一阵诡谲的死寂,短暂,却给人暴风雨将至的感觉。

「默克……刚才那个人,是我看错了吧?」儘管身旁伙伴的脸色铁青,影仍忍不住在这时候发问,因为此事对他们而言非同小可。默克紧盯着凡间那名面善的男人,褪色的回忆一下子如书页般翻过,血脉搏动的厉害。

「我出去一下。」默克离开池边,虽未正面回应,凝重的脸色已足够固着影心中微小的不确定感。

默克手里那杯茶已不再飘出香气,冷却如往昔……那段让洁心情跌落谷底的岁月。但是岁月不得倒流,他和影几经波折才终于让她恢复一点生气,绝不容许她受到二度伤害。

绝不会任凭那名教育圣使摆布。

关上门,他展开如夜一般幽黑的翅膀,朝着北方的云峰飞去。

繁星熠熠,天顶的微风吹来格外料峭,云絮飘移着,时近时远,蕾儿站在峭壁般的云端上闭目养神,似在等待谁到来。听闻气流被划开的声响,她露出一抹微笑。「想不到你的鼻子很灵呢,天使默克。」

默克在离她数步之距降落,锐利的目光立刻扫过她怀里绒毯般的白色物体。「洁的羽翼……妳什么时候偷出来的?」

蕾儿转过身来面向他,笑道:「想不到你也会露出意外的表情。我早就告诉过你这是大长老的意思,要了解洁,用教育圣使的正当手段蒐集资料就是最客观的作法,怎么样,我的手法还够俐落吧?」

「妳说这是大长老的意思,那么……那个凡人的出现也是妳安排的?」默克接下飞过空中的羽膈,没忘记来这里的目的。

蕾儿微笑耸肩,一派轻鬆自若的模样:「为什么大长老拖到现在才派教育圣使介入你们的训练,我也是刚刚蒐集完资料才明白。因为唯有那名凡人能够解除胶着的现况,让洁重新拥有升格为正式圣使的能量,他们重逢的时空……正是洁最后一次试炼。」

默克捧着洁柔软的羽翼,手指深陷在紧密的羽毛之间。

「不可能。」他喃喃道。

「你明知道你和她的未来就像你们的翅膀一样黑白分明,再接近都一样有界线,为何还要执迷不悟?」蕾儿逕自走到默克身边与他并肩,清风徐徐,撩起她飘逸的髮丝。「你可曾想过你们在彼此心中的地位并不相同?」默克微微一愣,随即又恢复镇静的表情。「这件事和妳无关。」

蕾儿立刻反驳:「错。身为你们的教育圣使,我有必要警告你,洁已经没有余力面对下一次轮迴,你们再轻举妄动的话,后果将会不堪设想。」她的话真伪难辨,然而她眺望远方的目光却扑朔迷离,看得见不安。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