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军区政委爸爸,重生娘子在种田, 闇园《禁忌之火》一、天才少女

军区政委爸爸,重生娘子在种田, 闇园《禁忌之火》一、天才少女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18:00:04|-

「我们请毕业生代表……」

司仪字正腔圆的声音透过喇叭传送,一名留着清汤挂麵齐肩半长髮,长相眉清目秀的女孩由人群中走出。

她踩着一双鲜豔的红色布鞋,不急不徐地走上台。

这双鞋,这张脸,在典礼短短几小时内,已密集出现在人前多次。

「各位敬爱的师长、来宾以及同学们,大家好……」柯若微在同龄中略显稚气的脸蛋凑近麦克风前,和她长相相称的秀气声音,于礼堂中幽然迴荡。

台下,不少目光打量着她,包括观礼来宾。

他们仔练聆听,尔后窃窃私语。

天才少女的光环,连跳四级、得奖无数的丰功伟业,让这年纪比同届同学小的女孩,一直是校内的「着名景点」,更是学校招生的头号招牌。

同学们习惯对她投去目光,师长关注,家长更是喜欢讨论这女孩。

校内其他风云人物和她一比,剎时就半点风也没了。

密集又短暂的毕业典礼,在上午划下句点。怀中抱着奖状奖品,结束了高中最后一天生涯的柯若微,在拥挤的人群中,信步走出礼堂。

她低垂首,要不是在校内的响亮名气惹来旁人注视的目光,她就和一般同龄的女孩没什么不同,看起来相当文静,甚至有些阴沉。

短短一段路,不少人朝她抛来注目。

「小宝,那女生就是你跟妈咪说过的那个天才少女对吧?」

「嘻……你们看,那家伙果然又是自己一个人。」

「有什么了不起的……」

「爸不是跟你交待过了,要去和这种同学做朋友……」

对旁人的目光与指指点点视若未睹,但那些声音却无法隔绝,不断涌入她的耳膜。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连跳四级,身边的同学个个年纪都比她大。他们不把她放在眼里,却又因来自师长的称讚而刻意排挤她这个异类。

面对这些年长的同学,她无力融入,只能让武装起自己的心,当个独行侠。

幸好,就在几分钟前,她毕业了!

手上的毕业证书,宣告她即将迈入下一个求学阶段。她祈祷会有个焕然一新的大学生涯,期待在下一个崭新的求学阶段,别人能不在意她的年纪,不在意她的成绩……

她希望能结交到同窗好友,希望能与同学们正常互动。

她如此希望着。

「微微!」

柯若微低头走着,忽然,一声叫唤,她惊讶地抬起头。

隔着人海,她见到了站在礼堂外的父母。

先是错愕,接着狂喜浮上脸蛋,她抱着大堆奖品,一扫几秒前的沉稳,带点慌乱地,急忙奔向门口。

「爸!妈!」

她扑进意外现身的父母怀中。

「你们怎么来了?!」她又惊又喜。爸妈工作忙碌,从小到大,未曾参与过她的校内活动,包括毕业典礼,这是他们第一次来到学校。

「妈咪今天请了假,很早就过来了,怕打扰妳所以没叫妳。」巫莺温柔地微笑。「刚才我们都看到喽,我们家的微微很厉害呢!」

在母亲的讚美下,柯若微脸红了。

喜悦顿时充满了她全身,即便过去受奖无数,但那些经历,全没与父母分享她的成绩、荣耀,得到双亲的讚美与肯定来得令人兴奋与满足。

她埋进妈咪怀中,顿时情绪激动得不知如何言语。

「恭喜我们的小微微毕业了,妈咪可是準备了大餐要替妳庆祝哦!」一旁的柯曼也扬起温文笑容,揉了揉女儿乌黑如墨的齐肩短髮。

「爸。」柯若微也转而给了爹地一个大拥抱,以行动撒娇。

「走吧,再晚要被塞在车阵中了,我们回家庆祝。」巫莺帮忙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物品,笑道。

柯若微这才意识到,自己开心得有点没形象了,刚才扑进爸妈怀中,手上奖状奖品被撞掉不少。

她偷偷吐了个舌头,急忙将自己的东西捡拾乾净,父母帮她分担了手上大部分的物品,父亲捡着她的手,两人跟上母亲的步伐,离开了人潮鼎沸的礼堂。

校内着名的天才少女,加上外貌俊美的一对年轻夫妇,一路走到校门,直至上车离开,周遭的注目及窃窃私语更多了,各种猜测、羡慕甚至中伤,但此时的柯若微对这些声音已经完全无视。

她眼中只有疼爱她的双亲,心中只有兴奋与喜悦。

她知道爸妈有多忙,父亲忙碌于研究,偏偏所做的研究时常申请不到经费,家里不少收入全丢了进去,换句话说,他们家虽然还不到得脱光光上街,但也穷得可以,即便她有不少奖学金,还是填补不了赤字。

妈咪因此扛起了家中的经济重任,当起了与时间赛跑的职业妇女。而今天,妈咪甚至为了她特地请假呢!

有什么比得上这个更令人感到开心?

女主人巫莺开的车。这对父女上了车后便像一对知己,开始天南地北乱聊。

回到家里,迎接柯若微的,是爸妈特地为她挑选的礼物,以及一桌喜欢的食物。

「哇!」对红色物品情有独钟的她,抱着收到的新外套开心地又叫又跳。

她套上了红外套,顿时成了现代版的小红帽,在小小的客厅,与一对心爱的家人,围着桌,聊着彼此生活中的大小事,笑闹了一个中午。

再晚,父母带她出门逛街,她简直乐疯了,一路活力十足,像只小麻雀般在双亲身边不断吱吱喳喳,一家三口难得一块休闲,就这么过了开心又满足的一天。

夜晚,当柯若微挂着甜甜的微笑入梦时,还不知,今日的欢快,是剧变的前奏曲。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