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似曾识我出书版结局,把矫妻借给大哥泻火, beyond系列午夜怨曲 (24)

似曾识我出书版结局,把矫妻借给大哥泻火, beyond系列午夜怨曲 (24)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18:00:05|-

午夜怨曲

24

我拿着蛙镜走到长廊底端,何Sir办公室就在眼前。

头上有盏布满灰尘、微微摇晃的铁盘吊灯,照亮办公室的唯一入口。

入口是一扇低矮且紧闭的铁门,门的高度还不到我的胸口。

仔细观察铁门会发现上面没有钥匙孔,也找不到任何可以抓取或扳动的门把。

我敲了敲铁门,发出「喀喀喀」的低沈声音。

会有这种声音代表这道门的厚度超乎寻常,就算我和Meta一起撞也大概撞不开。

「Meta,你能潜进去把门打开吗?」我指着门问道。

Meta触摸铁门,铁门表面缓缓出现一波波水纹。

「卓皓,看好钻石小子。」Meta说道:「小心他装死偷袭你。」

「我知道。」

Meta摸着门。我则是贴着墙壁,缓步往趴在地上的少年移动。

少年动也不动,半头长髮垂盖在脸上。

我之所以要贴着墙壁走,是因为担心少年会趁我靠近的时候给我致命一击;贴着墙壁可以让我在突发状况发生时快速躲进去。

「午夜怨曲」的「弹匣」目前存有两种能力,一个是Meta的固体潜行,另一个是雨晨的羽虫操纵能力。

Meta的固体潜行能力我在医院的厕所里试用过一次。老实说,感觉不太舒服。

当时我整个人都进入墙壁里,外界的影像看起来很模糊,耳鸣也很严重,连马桶的沖水声都听不到,跟潜水的感觉很像。

难怪Meta会被萱瑜动过手脚的手机所伤。萱瑜当时一定是偷偷打开手机背盖,把里面某个零件缩小,再若无其事的盖上;Meta在医院的窗户里虽然看到萱瑜可以缩小物品,但他大概听不到萱瑜说,缺乏弹性的东西缩小后会变成定时炸弹。

雨晨说的没错,面对全然陌生的启发者要非常谨慎,未知的才是最危险的。

这少年身上穿的钻石盔甲可以阻挡我的透视和右手,如果没有Meta,光靠我自己几乎毫无反抗余地。

我离少年越来越近,Meta忽然丢出一句话。

「不行,这根本不是铁门,咳咳……而是一颗大铁球,我进不去。」

我转头:「你能钻进汽车的钢板,却钻不进一颗铁球?」

Meta:「咳,这颗铁球起码有一间套房这么大,我们看见的只是一小部分,咳……我不能进入太厚太大的东西,会迷路找不到方向。」

Meta应该没有骗我,我钻进厕所墙壁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这种感觉,什么都看不清。如果墙壁跟房间差不多大,还真的有可能会迷路。

可是Meta为什么一直在咳嗽?

「你还好吧?」

「咳……没事,只是喉咙有点乾。」

「嗯,我看还是把小鬼救醒好了,咳。他一定知道进办公室的方法。」

不知道为什么,我也开始觉得喉咙又乾又涩,或许是这里不太通风吧。

Meta一屁股坐在地上,两手不停给自己搧风。

「快点,这里实在有够热。」

我转回头,看到少年正透过头髮注视我。

他醒了!?

我贴墙移动一步,他的视线还是死盯着我不放。

「Meta。」我叫道:「他醒了。」

Meta没有回应,坐在铁门旁低着头。

我面对少年,紧张得呼吸急促。

少年摸着后脑勺站起,再猛力甩甩头。

他的脸很髒,鼻孔和嘴巴附近盖着一层黑色的东西,他却没有把髒东西抹掉。

「我看起来很髒,对吧?」

少年的眼神很阴沈,我却在纳闷Meta为什么还不潜进墙壁里?

「你做了什么?为什么Meta会昏过去?」我问。

「我家很穷。」少年没头没脑说出这么一段话:「从小,我受尽歧视排挤。我爸在外面受了气,回家就会把气出在我身上。每当他喝得醉醺醺回家,总是会骂我:『你这个髒鬼,为什么不把自己弄乾净一点,你在嘲笑我没钱缴水费吗?』」

少年拨开半边长髮,他的右脸上半部颜色特别深,皮肤皱成一团,和白晰的脸孔形成强烈的对比。

「有一次,我爸抓着我的头髮,说要把我洗乾净。只不过他用的是刚煮开的热水……」

少年无声的笑了,我却不忍看他的笑容。

好丑,好可怜。一个孩子被酗酒的父亲用热开水浇脸,叫他以后怎么信任家人,又怎么跟朋友相处?

「热水淋下来的时候,大概是因为恐惧还是怕痛吧,我能感觉到周围环境有大量的东西朝我脸上涌过来,及时保护着我。所以,只有一小块的皮肤坏死。」

少年脸上的笑容敛去,放下长髮。

「我爸发洩完以后,晃回房间呼呼大睡;我则是强忍疼痛,一点声音也不敢出。因为我知道一旦大吼大叫或挣扎,等待我的就是更残酷的刑罚。」

趁少年分心开口说话的时候,我拔腿狂奔,想要找出Meta忽然昏睡的原因。

刚跑出两步,几股巨大的拉力牵制我的双脚,让我腾空摔倒。

「呜……好痛。」

我捂着鼻子,鼻血直流。

「不要接近他。」

少年站在原地不动,我则是被几条黑色的怪异绳索拖住,然后把我捆在墙上。

「我并不恨我爸。」少年说道:「他只是被贫穷逼入绝境,然后把他的绝望灌进我的生命,他需要一个能和他共同经历绝望的人。可是,他的绝望到了我身上,却转化成无穷的希望。」

绳索越勒越紧,几乎快把我整个人挤进墙壁里,我连想移动手指都很费力。

「那些绳索是碳纤维。」少年说:「除非你能变成绿巨人浩克,否则别想扯断它们。」

碳纤维?钻石?还有少年脸上的髒污……

「你能够控制碳元素?」

「没错。电视广告说,钻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而我最好的朋友,是碳。」

少年手指来回扭动着,一颗巴掌大的透明钻石马上在他手里出现。

「人类实在很蠢,为了这种能够以人造方式量产的东西你争我夺。在我眼里,黄金的价值更高,所以何先生保留一间办公室给我,专门存放我的金条。」

「你不怕他私吞你的财产?那可是满屋子的黄金啊。」

我试图挑起少年的敏感神经,动摇他和何Sir之间的关係。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我最担心的是不知道Meta情况如何了。

「世界上,有比黄金钻石更珍贵的宝物。」

少年在我肚子上揍了一拳,被钻石砸到的感觉很痛、很不好受。

「我不相信我的父亲,但是我信任何先生。」

「很好。」我说道。

我痛得眼睛快要张不开,但我一半的身体已经融进墙壁之中。

少了半个身体的空间,让我的双手能在碳纤维网中活动,我死抓着少年的右手不放。

「我不相信他,所以我和你总有一个人要倒下。」

我整个人融进墙壁,少年的右手也被我抓了进来。

这是Meta的攻击方式之一,活人被他拖进固体里会被固体的重量压死,或因为呼吸不到空气窒息而死。

「Belch Attack」,意思是「喷发攻击」,这是Meta给自己能力取的名字。据他说取名灵感来自艾伦坡的小说〈The Black Cat〉的错位字。

很有趣的想法,〈黑猫〉这部小说在描写一个精神异常的男人杀死妻子后,把妻子的尸体藏进新砌的砖墙之中,跟Meta的能力确实很像。

「何先生很信任我,才会让我负责看守他的办公室。」

少年怒吼,钻石盔甲一瞬变黑。

他的右手变得比泥鳅还滑,我抓不住,眼睁睁看着他远离墙壁。

我奋力在墙里潜行,决定先救醒Meta再说,我实在拿钻石盔甲没辄。

「他的命令是,只有我和你一起进入办公室,没有第三个人。」

少年把手上的钻石用力朝Meta丢去。

「Meta,快躲开。」

我从墙壁里跳出,慌乱戴上蛙镜,钻石在空中爆炸。

「钻石灰尘!」

「哇!」

炸裂的钻石碎片四射,割裂我和Meta的衣服,在我们身上留下许多细小的伤口。

更糟的是我防备不及,暗黑蛙镜被锋利的钻石碎片割破了。

「完蛋大吉!」我在心里哀号。

没有蛙镜阻挡紫外线,「午夜怨曲」就无法使用,我现在只是任人宰割的肉脚。

幸运的是,Meta被痛醒,然后不断的咳嗽。

「Meta。」我大叫:「冰河反击了,快想办法。」

「咳……什么冰河?」

我用力拍Meta头顶一下:「小鬼会用钻石灰尘,你再做一个水泥盔甲给我。」

灰衣「冰河」没有追过来,反而拉开跟我们的距离。

他现在整张脸都被黑色物体覆盖,远远看去好像戴着防毒面具。

「可恶,这小鬼的个性太恶劣,我要好好教训他。」

Meta把手指关节捏得「劈趴」响,呼吸越来越急促。

我的「午夜怨曲」可能无法作用,但我还有一发「子弹」。

存在「弹匣」里,能够召唤「蝉爷」的能力。

但我还是对Meta刚才为什么忽然昏倒觉得很不安。

「Meta,你昏倒前有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现象,还是被什么东西攻击?」

「现在问这些干嘛?」Meta哼声:「我只知道,他想跟我们保持距离,就表示他在那种距离还有办法攻击我们,或者是怕了我。既然如此,那就用实际行动找出原因。」

「……也许你是对的。」我说道。

「而且,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Meta看着前方说道。

「好,我找帮手掩护你。」

「随便,我先上。」

Meta融进墙壁,我看着自己的右手说道:「蝉爷,快来帮我。」

没有感觉,没有回应。

我把手放到胸口:「蝉爷,快来。」

还是一样,没有感觉,没有回应。

这下惨了,我只想到要练习Meta的「Belch Attack」,却没有练习过雨晨的能力。

第一次找来蝉爷,是扯断雨晨给我的浮尘子项鍊,莫名其妙就顺利使用能力;可是现在我没有项鍊,也不知道雨晨操纵浮尘子的方法。

怎么办?我抬头看走廊上方的两排灯光,再看看灰衣冰河。

「Meta,把电线扯断。」我指着天花板叫道:「黑暗对我们有利。」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