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妻子,丈夫,肉体,牺牲,日本二次元平胸萝莉, beyond系列午夜怨曲 (18)

妻子,丈夫,肉体,牺牲,日本二次元平胸萝莉, beyond系列午夜怨曲 (18)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18:00:05|-

午夜怨曲

18

「弃死后,他的能力似乎并没有被儿子继承,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子孙并不像弃那么讨厌人类,所以隐而不发。直到商朝晚期,宫声启发者又在弃的后代中诞生了。」

「是谁?」

「周文王姬昌。」

「……谢先生,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天子传奇系列的漫画?」

「没看过。」

老谢有些愕然的看着我。

我离开窗边,坐到病床上看着老谢。

和一个老头讨论年轻人看的漫画是件蠢事,但是我真的觉得他所说的故事可以发展成另一套漫画。

「坦白说,你现在述说的故事和那套漫画很像。黄玉郎说姬昌是广成仙派的弟子,周武王姬发练过先天乾坤功和女娲娘娘的浑天宝鑒,才成功打败纣王……」

「胡闹。」

老谢在沙发椅背上用力一拍,鬍子都快翘起来。

「启发者的历史和那些怪力乱神的漫画不一样,我现在对你说的一切都是有凭有据的。」

我把手往前一伸说道:「拿来。」

老谢:「拿什么?」

「证据啊,没图没真相。」

「本来有的,不过……前几天被男爵抢走,多半已经毁掉了。」

「……」无言。

「还记得启发者禁忌第二条吗?」

「嗯,绝对不要打探王的行蹤,也不可以接近王。」

「我虽然不是启发者,但我对王的存在很有兴趣,所以蒐集了不少资料,藏在我的身体里。不知道为何会被男爵发现,所以……就变成你之前看到的那副样子。」

老谢苦笑着。

「你把资料藏在身体里?」

「我把微晶片藏在大腿里。男爵削掉我的膝盖,把晶片抢走了。」

幸好不是藏在内脏附近,否则老谢早就呜呼哀哉了。

我对老谢说不上有什么了解,但却颇能理解他的这种行为。

对历史有兴趣的人往往会不顾一切想要挖出真相,那是一种莫名的狂热、一种恨不得把古人从地底挖出来,复活他然后逼供的食尸鬼癖好。

老谢瞇眼看着窗外,过一会儿才开口问:「我刚才说到哪了?」

「你说周文王是宫声启发者。」

「对,文王姬昌出生没多久,他的大伯和二伯就神秘失蹤,当时统治周地的古公亶父只好把统治权交给小儿子季历,也就是姬昌的父亲。」

「你怀疑季历杀了他的两个哥哥?」

「应该不是季历杀的,是姬昌下的手。」

「怎么可能,姬昌还是小孩子,为什么要杀伯父?」

「这是宫声启发者的特性,冷酷无情。也可能是姬昌还太小控制不住能力,害死太伯和仲雍。」

「不对,我记得《史记》说太伯和仲雍躲到南方,建立了吴国。」

我得意洋洋的反驳。老谢用《史记》解说启发者古史,那我就「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如果我收集的资料仅止于此,男爵也不会下重手惩罚我了。」

老谢笑着,把智慧型手机递到我面前。

「这是商王武丁朝的甲骨文,那时候就已经有吴族部落,而且接受武丁的指挥。武丁到商纣王之间还有七位商王,所以吴族或吴国的始祖不可能是太伯、仲雍,除非他们和古公亶父、季历都活了超过两百年。」

「……好吧,你又赢了。」

姬昌和纣王大约同时,他的伯父自然不可能是武丁时期的人,刀刻的甲骨文不会骗人,这一次交手我又输了。

不对,这次连司马迁都输了,太史公留下的《史记》向来是中国历史界认定错误最少的一部历史鉅着。

老谢都快可以拿历史博士了,如果他所说的全都是真的,中国古史一定要全面改写。

「在追溯王的过程中,我发现王的能力有一个特性,就是会在宗族内移转继承。」老谢用手在沙发上比画着:「季历是古公的第三个儿子,姬昌出生后杀死季历的两个哥哥,让季历成为嫡系的第一继承人,姬昌也顺势成为嫡系;姬发是姬昌的嫡系,也就是正妻所生的儿子。但是在姬发之上还有一个大哥伯邑考,伯邑考比姬昌先死,所以姬昌死后能力移转到姬发身上……只是姬昌和伯邑考到底是自然死亡还是被姬发所杀就无从查起了。」

「你是说……姬发先杀大哥再杀老爸?这有可能吗?他可是历代称颂的明君周武王。」

我的心头猛地一跳,老谢的推论也未免太惊世骇俗了。

「现代人为了鉅额保险金都有可能害死父母,清朝的康熙皇帝时时刻刻都在提防太子簒位。如果姬发知道姬昌死后他就会成为宫声启发者,说不定会先下手为强。」

老谢微笑说道:「顺序可不能搞错,伯邑考一定要比姬昌先死,否则当伯邑考成为宫声启发者,说不定会反过来清除弟弟们,这样历史可能就要改写了。」

「你早就在改写了。」

我小声的嘟囔着。

「姬昌虽然有打垮商朝的能力,但他和弃一样,缺乏想当统治者的野心;姬发却有。所以姬昌一死他就迫不及待号召诸侯翦商,还把反叛的罪名推到姬昌身上,说叛变是姬昌的决定,他只是遵照父亲遗命,好一个仁义之君周武王。」

「假仁假义却能流芳百世,姬发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那是因为周人的宣传工作做得很好,加上姬发有个好弟弟。周公才是周朝能稳定统治中原的关键人物。」

「制礼作乐吗?我倒觉得这一套效果不大,周公把人心设想的太过单纯了。」

礼乐制度就是家族制度的延伸,周王必定是嫡长子,也是天下的大宗;其他姬姓宗族不论辈份是否比周王高,在朝见周王的时候都必须遵守礼仪规範,以君臣之礼相见。

「你认为礼乐制度是什么?」

老谢反问。

「是为了巩固周王的统治权。例如只有周王能调动六军、在宗庙祭祀的时候有八佾舞,在所有正式或非正式的场合,周王享有的待遇和仪式上的尊敬都是最高的。」

「你只说对了一小部分。」老谢叹道:「不过你的历史知识比起其他人已经丰富许多,至少你还说得出制礼作乐、天子六军和八佾舞这些名词。」

我不好意思跟老谢说我是历史硕士。和他所知道的古史比起来,我简直是个屁。

「古代六艺之中,礼与乐是贵族人格教育的基础。周公相信礼乐可以涵养一个人的心性与气质,让受到礼乐教育的贵族可以更像一个人:具有人性、知道悲天悯人的人。」

「嗯。」我点点头。

「礼乐制度不是像后人所了解那样,是为了巩固周朝统治的稳定性而设计的;礼乐制度其实只是针对一个人而制订的。」

「谁?是某个实力足以威胁王的功臣吗?」

「是宫声启发者。」

我糊涂了。

宫声启发者不就是周王吗?周公想对付周王,难道他也想成为宫声启发者?

「你是不是以为,周公也想杀死姬发然后取而代之?」

老谢笑着看我。

「所以不是啰?」

「也许周公确实想过,但他不愧是一名伟大的政治家。在对理想社会的规划和建设上,他完整的继承契的精神,周公可说是中国的华盛顿和林肯。」

「这么伟大?」

我跟老谢聊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他如此推崇一位古人。

「他确实很伟大;不过也是因为他亲眼目睹一场战争,让他对姬发继承自弃的能力感到恐惧。」

「是牧野之战?」

「没错。那场战争反而促成中国人文精神的萌芽,这大概是弃和姬发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那场战争发生什么事情让周公恐惧?姬发成功灭商,周公应该感到高兴才对不是吗?」

「牧野之战发生在冬季最寒冷的时候。在发动战争前,姬发花了十年的时间训练士兵习惯寒冷的气候,同时禁止士兵喝酒抵御严寒。而这一切辛苦的训练在牧野之战都获得了回报。」

「姬发改变战场的温度?」我好奇的问道:「可是商周两边都面临同样的状况,商朝军队还是防守的一方,只是改变温度对战局影响不会很大吧?」

「呵呵,卓皓,你如果想成为一名医生,还有很多人体知识要学。」老谢笑了:「战场温度急降,两边的士兵当然都会受到影响。但是商的士兵有喝酒的习惯,周的士兵却有十年滴酒不沾。姬发就是掌握到这一点差别,对战局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喝酒更能抵抗寒冷不是吗?」我急问。

「喝酒能让血液循环加速,感觉上会比较温暖没错。但是人体器官的温度通常会略高于体表温度,而器官之中又以肝脏的温度最高。商朝士兵长期喝酒,肝脏温度比周的士兵高出一两度,这在普通气候下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当气温骤降,周朝士兵还抵抗得住,商朝士兵的肝脏却因此受伤而发生病变,使得某些人体必须的重要物质遭受破坏,出现短暂却致命的疾病。」

「我只知道温暖潮湿容易发生传染病,却没听过严寒的冬季也会有传染病蔓延。」

「呵呵,不是传染病,是血友病。」

「血……血友病!?」

「肝脏所製造分泌的醣蛋白中,至少有三种是人体不可或缺的凝血因子。一旦肝脏受损,凝血因子得不到补充,短暂的血友病症状就会出现。」

「妈的,这样也行?」

我在大惊之下爆了粗口,老谢像是能体会似的笑了笑。

「两军对战,其中一方的士兵全都是血友病患,这场战争还没打就可以知道结果了。周朝的士兵就算隔着大老远扔石头,商朝士兵光是被石头砸到就得完蛋大吉。姬发不愧武王两字,用兵如神,后世的火烧赤壁连环船、关云长水淹七军和姬发相比,都只是小儿科。」

「这段经过……你怎么查出来的?」

我语气有些颤抖的问。

「孟子也曾怀疑过。他怀疑牧野之战不可能打到『血流漂杵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