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西游]师傅,你饿不?,缓慢进入欲仙欲死小编, 异世学园录/卷二:学园祭第二章:我的种族

[西游]师傅,你饿不?,缓慢进入欲仙欲死小编, 异世学园录/卷二:学园祭第二章:我的种族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18:40:03|-

如果时间可以从来,我发誓,我绝对不在这个时间走出炼狱居。

这是什么情况啊!为什么、这个时间,会有一堆人出现在炼狱居的正前方啊──

而且还是每个人都好看到某种极致!

「咦?小熙,你起的好早喔!」在人群中的冰冰学姊探出头来,欢乐的朝我跑了过来。

「不……我只是忽然转醒……」我无奈的一笑。

通常这个时间,凌晨四点,我还是睡死的!

但是不知道为何,我忽然醒来,而且精神意外的好,想说既然睡不着,那就乾脆到外头走走。

而事实证明,人最好不要吃饱撑着没事干!

「对了,学姊,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没啦,就阿玖找到其他可以帮忙的人啦!所以我们就约在这里,先确定一下仪式的程序,打算天亮后在去叫你。」

「……不是说只要有代表六界的人就好了吗?」但是我现在眼前这一拖拉库的人是怎么一回事啊!少说也有三十来个吧!

「喔,你说这个呀?」冰冰学姊看了后方的人群一眼,而他们有的人发现她的视线后,笑着朝着她挥了挥手。

「阿玖就想说等到确定你是哪一界的后,可以在更进一步查查看你是哪一种血缘啊,所以就多找几个人了。放心啦,这些人都信的过,有些人都是跑去隐居又被阿玖抓出来的,根本对于这些事没兴趣。」

一听到后面那句话,我整个人羞愧了……

人家都去隐居了,居然还因为我的关係而被阿玖学长拖出来……

这真得是……

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忽然好头痛,原本早起的好精神已经各自逃家了,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疲惫。

「冰冰──」远方一个将紫色长髮扎成麻花辫,穿着应该是民族服的斯文男子朝着冰冰学姊挥了挥手。

「啊,有人在叫我了,小熙你在去休息一下吧!开始时我会去叫你的。」说完,她一溜烟的不见了。

默默的盯着眼前这群人,我无力的垂下肩膀,缓慢的飘回炼狱居的房间内。

在房间里头,我打开窗户,趴在窗台上望着渐渐明亮的天空,忽然感觉到有点紧张。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是人类,但是现在……发现自己不是就算了,在几个小时后,他们几个要举行仪式,替我找到自己的真正种族。

越想,我的心就跳的越快。

想着想着,我忽然跳起身,揉了揉眼睛。

等等,我看到什么?这群家伙在干麻!

他们不是在为等等的仪式做準备吗?为什么、为什么会有人在炼狱居的四周在玩你追我跑的游戏啊!

「混帐!你别跑──」一个头上有一对棕色兽耳的女性咬牙切齿的追着前方的人。

「想要的话就来抢回去啊!」一个有着一对恶魔翅膀,飞行在半空中,手上还甩着一个香囊的男子不时回头的挑衅着。

「你们这些恶魔,果然是无耻、卑劣的败类!」兽耳少女胀红着脸,眼眶还滚着泪水,气愤的踱着脚,「过分!」

「欸欸,我说你们女生怎么都这样,三两下就哭了,眼泪还真廉价。」恶魔男子停了下来,在半空中盘着腿看着她。

我说,不是她们的眼泪廉价,而是你们恶魔太过无聊了吧!这样欺负女生真得好吗?会遭天谴的!

「我说恶魔族,你就别在欺负人了。」一名身上散发着阵阵光晕的金髮男子走了向前。

「喔,是精灵族啊!」恶魔男子痞痞的一笑,「坏人乐子当心走在路边被猪踢喔!」

我说,这句俗语的原话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吧?

正当我无奈的想关上窗户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近耳里,我停下动作继续看着。

「溟折!你又在欺负其他孩子了!」不知何时换了一套衣服的冰冰学结朝着他们跑去。

一身存白的华服上头镶着许多金与银的印花,在晨曦的阳光中显得特别的耀眼。

「啊,冰宝贝。」那名似乎名叫溟折的恶魔朝着冰冰学姊飞低了些,然后一把抱住他。

推了推黏在自己身上的恶魔,冰冰学姊难得的皱了下眉头,「不是说不可以欺负别人的吗!」

「哎呀,你也知道他们在那边忙,我没事做只好找点乐子了。」恶魔瘫了摊手,一脸无辜。

「因为你们已经不知道破坏了多少东西了,所以才会要你们魔界子民别参予前置作业。」一旁的精灵男子淡淡的说着。

「精灵族,你没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啦!」

「说过两百一十二次了,这次是第两百一十三次,我叫席涟。」

只见恶魔男子忽然一脸痛苦的捂着额头,「你们精灵果然是闲到爆的生物,干麻连这无聊的事情都算的那么清楚……」

「好啦!你们两个慢聊喔!」一旁的冰冰学姊勾着那名兽耳少女的手臂,朝着正不知为何而吵得两名男子说着。然后在转身之际,学姊忽然看向我,朝着我挥了挥手。

「妳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是在『聊天』了!」恶魔转过头看着冰冰学姊,而后又顺着她的视线看向我。

「原来有人在啊!」恶魔忽然朝我飞了过了。

他盯着我看了许久,忽然捧住我的脸,这边捏一下、那边戳一下,一下子抬我下巴、一下子翻我头髮。

然后他忽然摸向我的胸口,又拉开我的衣领看了看。

妈呀──变态啊!我是男的啊,你想干麻!

当我在心中惨叫时,我的眼角余光明显的看到冰冰学姊、兽耳少女,还有那名精灵正在窃笑。

你们这些家伙!

最后他半飞进去窗户内,伸手钩住我的肩膀,朝着冰冰学姐喊着:「冰宝贝,是这孩子?」

被点名的冰冰学姊立刻收起窃笑的表情,一脸正经的点了点头。

「对啊!」

学姊,就算妳现在回的如此正经回话,也改变不了妳刚刚偷笑的事实啊!

「原来啊──他身上有个不错的味道呢。」恶魔舔了舔嘴唇,瞇起笑容看着我,我瞬间感到寒毛直竖。

「哈、哈哈……」此时的我只想挣脱他搭在我肩上的那只手,远离他。

但是站在不远处的冰冰学姊却怪叫了一声:「味道?」

「是啊,一个可以让魔界人亢奋的味道……」他搭在我身上的手更搂紧了一些,俊俏的脸庞朝我的脸靠近,嗅了嗅。

「你滚开啊啊啊啊啊──死变态!」我反射性的朝他巴了下去,惊悚的抹了抹我的脸颊,想把他刚刚呼吸时吹到我脸上的触感通通抹灭掉。

随后,一旁看戏的三个人忽然集体大笑,被誉为最有气质的精灵也用宽大的衣袖掩着面,笑出声来。

唔……你们这些人到底知不知道良心还是同学爱要怎么写啊……

正当我转头默默的拭掉因为太哀伤而不小心泛出眼眶的眼泪时,远方传来了阿玖学长的声音。

「冰冰,準备得差不多了,可以叫小熙出来了。」

「小熙就在那边啊!」笑到有点岔气的学姊挂到阿玖学长身上,朝着我的方向指了指。

看着冰冰学姊和另外两个人笑成这样,以及一脸「不关我的事」的恶魔,不明所以的阿玖学长朝着我投射了疑惑的眼神。

「不要问我,我求你……」我一脸想哭得看着阿玖学长。

沉默的看了我一下子,阿玖学长无奈的一笑。

「好了,先去进行仪式吧。」阿玖学长搂着冰冰学姊的肩膀往炼狱居的正门方向走去。

而依然停在半空中的恶魔忽然一把抓住我的右手臂,直接将我从窗户扯出,带出屋外。

「啊啊啊啊啊──住手啊啊啊啊啊──」我惨叫着,「千、千万别放手啊啊啊啊──」我吓的眼泪都飙出来了。

你们就不能好好的让我从大厅走出去吗!会死人啊!

※ ※ ※

到了炼狱居外头的广场,原本站在那边闲聊的人顿时都噤了声,每个人都转过头来看我。

随后,冰冰学姊拉着阿玖学长走到我面前,转头看着他们。

「走吧!出发啰──」

啊?出发?不是就在这吗?现在是又要去哪里?

我愣愣的看着冰冰学姊,但她只是不语的勾着我的手。

「来来来,大家排好队喔!」她伸手挥了挥,笑得很开心。

我说,怎么弄得很像是小朋友要远足啊!

而且他们居然还真的各自背起了脚边的包包或袋子,乖乖的站成一排。

「啊,更正!男生站左边,女生站右边,限时五秒钟──赶快动作!」

一个口令一个动作,眼前个个长相俊秀俏丽的男女们真的非常听话的迅速更换位子,排好队伍。

面对眼前的景象,此时的我真的非常、非常的傻眼!

「好──都準备好了的话我们就出发啰!」握着拳头,冰冰学姊笑得很甜。

而此时,我看到一个更令我傻眼的画面……

阿玖学长和醉夜学长两人同时拿出了一根很大的旗帜,阿玖学长的是红色的、醉夜学长的是蓝色的。

两个旗帜上面都有着非常精緻的刺绣,中前则各有一只绣得栩栩如生的动物。

我单手摀着脸,顿时不知道该说些甚么才好……

你们这厢真的是要出们郊游吗?我求求你们正经一点啊……

我忽然有种「真的该相信他们吗?」的感觉出现。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们几个人所站的地方,以冰冰学姊为中心点,开始蔓延着银色的图腾,最后形成一个极大的法阵。

「自由漂流在空间中的风精灵呀,请将你们的力量暂借给吾,让吾摆脱时间的束缚,让吾超越空间的界限,将吾等的身体,将吾等的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