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渣男的本愿那一集最污,妈妈叫伯伯曰小说, 公主的诅咒1寻找前世之谜第五章 席捲而来的黑风暴

渣男的本愿那一集最污,妈妈叫伯伯曰小说, 公主的诅咒1寻找前世之谜第五章 席捲而来的黑风暴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18:40:03|-

顶着一双熊猫眼,乔蕾窝在学生会社办的沙发上,腿上摆着一台散发着热气的笔电,努力地敲打着。

不行,这个讲稿一定要在今天修改完才可以做最后一次地确认!我不能睡。

三月,对大部分的学生而言是一段悠闲的时光,没有考试,当然也不会想到读书,整天跟三五好友相约一起到处发掘校园附近的美食或是特别景点。但对乔蕾来说却完全相反,每年四月学联会都会举办一场大型的演讲,从一刚开学到现在她完全将自己的课余时间投注在这场活动,为的就是呈现出一个最完美的作品。

这就是乔蕾,自信的微笑挂在精緻的脸庞上,有着超强的组织能力,与同学间的相处互动热络,没有她无法掌握的场面,没有她害怕面对的人,永远那么风采飞扬、游刃有余,这也是她才高一就能接下这个大活动的原因。

只有在面对一个人的时候她会手足无措,上官允焰,第一眼见到他就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就是他,从不相信一见锺情的人竟然在第一眼就深深陷入,她努力在上官允焰面前呈现出最完美的自己,让自己闪耀,成为能被看见的人。

完美。

没错,就是完美,她不容许自己出现任何错误。

但再怎么追求完美,她始终敌不过睡魔的力量,一双沉重的眼皮在疲倦的催化之下渐渐阖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真是的,又在这里睡着,吃住都在这里,是打算把这里当家啊!」

巫承烨一走进社办就看到像小猫似的窝在沙发上的乔蕾,笔电依然摆在她的腿上,但萤幕早已因为没电而呈现一片黑暗-跟它的主人一样。

桌面上散落着一份份的资料,不难想像乔蕾投注在这个演讲上的心力,无奈地看向她沉睡的侧脸,没有应有的平静,取而代之的是紧皱的眉心。

「唉,真是不欣赏这种女生,这么压抑是想逼死谁啊!」维持一贯的调侃语气,不自觉的,他总是故意似的跟乔蕾槓上,每次都无法好好地跟她说话,就连对着睡梦中的她说话也不例外。

坐在桌沿,他研究起她的侧脸。

小小的鼻子小小的嘴巴,嘴唇微薄,镶在巴掌般大小的脸上,红色的捲髮令人觉得有活力,却隐含着一丝的攻击性。在大家眼里她绝对是一个亮点,一群人中容易被看见的那个,但太过强烈的个人风格会让人感到压迫,她所追求的完美让一般人将它定位在无法触摸的神人阶级,就算她能跟任何人侃侃而谈她对事物的看法或是随意闲聊,但她总是难以真正的走进别人的内心,成为无话不谈的挚友或是让人走进她的内心,探究真正的她。

真是不可爱。

又想到那件事了吗?何苦这样折磨自己呢?你到底被困住多久了?

只是个小女生而已何必这么好强呢?需要帮忙也不说就这样把所有的事都揽在自己身上,对所有人都挂上面具,微笑的面具,挂久了就忘记不同的表情,还一心的以为自己就是这样,就是这种拗脾气才让那个诅咒持续了千年还迟迟无法散去。

承烨陷入自己的思绪中,那个听过不下上百次的故事,鲜血的诅咒以及自己所背负的使命,毫无发现周遭的异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大量的黑灵迅速往学校本部方向移动,我明明记得这里并没有任何的「交界点」。

原本静默得坐在位置上的巫裘雪倏然地起身往教室外奔去,完全不管现在正是上课时间,而老师目瞪口呆的看这她一连串毫不迟疑的动作;其实不只是老师,他的同学们对她的行径也感到疑惑。平时她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待在教室一角,不是那种内向的安静,是种默默地在观察旁人与周遭环境感觉。

黑灵,依附着人类的负面情绪而生,魔界创造这种元素希望以这个力量掌握人类进而增强自己的力量,简单来说,黑灵跟人类是相依相存的,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不难发现这个元素的存在,但往往都不会聚集在同一个地方,过多的黑灵会使人陷入漩涡。除了一些特定地方-魔界的入口,一般称为「裂缝」或是「交界点」,这是黑灵和魔物出入的地方。

大部分的人无法看到黑灵,但巫家兄妹可不同于一般人,继承着水吟与幻焰家族的魔力,他们从小就对这些特殊景象不陌生。

如泡泡一般的透明球体包覆着巫裘雪,她依附着黑灵前往聚集的中心地,看似脆弱的球体不因为黑灵的冲击而有任何破损,毕竟这只是无意识的基本元素而已,就算巫裘雪的结界再无济,对付它们也绰绰有余。

「怎么会是学联会,发生了什么事!?」看着被黑灵层层环绕的学生会办公室,巫裘雪皱起眉头,想不透为何会发生这种异常的现象,最奇怪的是,这些看起来异常兴奋的元素竟然都被挡在门外无法进入却又不肯离去。

在门口设立了屏障,巫裘雪进入会办,小心的不露出任何缝隙让那群如狼似虎的元素有进入的机会。

「哥,你怎么在这里?」看着拿着一条毛毯正準备帮窝在沙发上的乔蕾盖上的巫承烨,巫裘雪发出了疑问。

「这是我要问你的吧,小雪,你没事怎么会跑来这?还在身上设了结界?」

「你不要每次只要遇到乔蕾眼里就只剩她一个人,你都没感觉附近气场很奇怪吗?大量的黑灵往学联会的办公室聚集,我是跟着这些黑灵来的。」

「我哪有……你说什么!!」往外一看,果然如巫裘雪所说的,大量的黑灵聚集在这个建筑物的周围,尝试的想进入。

「我想应该是因为你在这裏面,所以那些黑灵无法进来。快把她叫醒吧!浅意识会不停地提醒她的痛,让她的怨念越来越深,你也知道,那些黑灵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同情的撇了一眼就算在睡梦中仍深锁眉头的乔蕾,这诅咒到底折磨她多久了?

「欸欸!起床啦!你是来吹免费的冷气的啊?」轻摇着睡得极不安稳的某人,巫承烨维持着一贯对她说话的语气,但动作却是连自己也发现的轻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片怵目惊心的鲜红映在眼前,涌上心头的难过无法言喻,她不停地走着、绕着,却怎么也离不开这个单一色调的世界,没有任何人任何声音,什么都没有……被深深的寂寞和痛苦环绕着。

不再继续走了,乔蕾缩在角落,任凭着那些悲伤从各个细胞入侵。

就这样吧!我一直不愿意去探究内心那一块空缺,永远在害怕着孤单,永远对人抱持着不信任,就算表面上熟络却有一道墙将自己与旁人隔开,是吗?我就活该这样自己一个人吧!

好累……无力感席捲而来却无法做任何事来改善,她讨厌这个没用的自己。

「欸欸!起床啦!你是来吹免费的冷气的啊?」鲜血般令人心惊的沉默被打破。

谁呢?好熟悉的声音……

一阵摇晃,她脱离了梦境。

是梦吧……还是最核心的自我?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