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测试男同事是否喜欢我,驻马店妈妈味道, 愚仙第三章 下凡(三)

测试男同事是否喜欢我,驻马店妈妈味道, 愚仙第三章 下凡(三)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18:40:03|-

风沙扫过山峰,旅人行于栈道,谷关间搭起一座简陋的竹棚,垂挂着破旧的帆布,三、四张歪斜的木桌及长凳,散布在碎石道上,桌上覆着几只缺角的泥碗,围起一只小陶壶。

一旁,灰黑的砖灶里啪滋作响,薪柴烧得火红,灶坑上顶着特大的土锅,煮水滚滚,冒着沸腾白烟。砖灶后方,一排矮几,凌乱地置放木勺和碟子,还有一两块髒汙的抹布,地上则摆着几篮茶叶、几捆木柴、几盆水桶。

这是一间小茶摊。

我坐在小石头上,盯着木桶里清澈的泉水。

看着水中的倒影,红润的脸蛋,圆睁的大眼,精緻的巧鼻,紧闭的小嘴,一个七、八岁的孩童,一身粗布麻衣,面无表情,露出与年龄不相衬的神态。

心中无限哀怨,这是什么狗屁劫难?我一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能干嘛?不就得乖乖听话,跟着好心把我捡回家收留的人走吗?

耳边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我微微抬头,对上一副满是皱纹的慈祥笑容,那是我下凡遇到的第一位老汉,也是好心收留我的人。他叫什么名字我不清楚,不过听认识的人都唤他「老胡」。

老胡塞了几颗乾巴巴的枣子到我怀里,眼神里尽是无限关爱,又摸了摸我的头,才转身去招呼客人。

说是招呼,其实也不过是放一些茶叶到陶壶里,再把烧开的热水倒进去。反观客人,脚边摆满包袱、货品等物,十分熟练地翻过茶杯,倒茶自饮,三三两两的聚成一桌,天南地北地聊开了。

「远处有一大片浓烟,不知发生了何事?」

「你有所不知,距离这三百公里处有一座荒林,叫『火烧林』,吹的是热风,那个叫又乾又燥,时不时发把大火,烧上两回,得了,谁能生存,这不就只剩枯枝焦土。」

「莫非是那座有名的『孤儿墓』?」

「正是,许多穷苦人家养不起又卖不掉的娃儿,都往这里塞,任孩子听天由命的,是死是活就看造化了,有的胡乱闯出去,给人收留,那还算幸运的,但大多都栽在里头,连尸骨也寻不着,真是可怜啊。」

「哎哟,真造孽!」

「可不是嘛,像这娃儿,就是从那儿出来的,真正命大啊,大火烧了整整三日,居然逃了出来,我正巧路过碰上了,看他可怜,就领着走,好歹养着,也算是缘分一场。」

「您老真是善人哪。」

我顺着那方圆十里内都能听到的交谈声望去,果然看到长凳边缩着一个年约六、七岁的小男孩。

他的个头很小,短髮微捲,穿着补丁的挂衫短裤,孱弱的身板与四肢,灰髒的脸蛋埋进双手环抱的屈膝内,只露出那双失去光彩的杏眼。

和我同病相怜呢……不对,是遭遇相似……基于某种惺惺相惜之情,我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那男孩。唔,他若能长点肉,弄乾净些,想必是个漂亮的娃儿吧?

我胡乱想着,忽然意识到,刚刚那些话如此响亮,在场的人必定都尽收耳里,那他,会有甚么反应呢?

视线朝老胡的身影飘去,只见他走向砖灶,弯下腰,塞些柴火,又往锅里添水,动作俐落,神态如常,彷彿什么都没听到。

儘管与事实有所落差,但或许在他的心中,我就是个大难不死的弃儿,而在他人眼中,老胡就是那个好心人。

同样做一件事,为什么有人秘而不宣,有人却高谈阔论呢?真搞不懂凡人。

我轻轻地摇了摇头,又转首瞅着面前的桶内泉水,看那水中倒影,原来我的童身是这般啊,看了这么多回,还是感到异常新奇,但真正让我目不转睛地盯着看的缘由,是因为这水有股无形的力量,而且,总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随手拿起怀中的一粒乾枣,丢入口中……

嗯,真甜!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