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我爸是厂长,我爸是局长,上海台北知乎, 异世学园录/卷二:学园祭第一章:决定参赛

我爸是厂长,我爸是局长,上海台北知乎, 异世学园录/卷二:学园祭第一章:决定参赛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18:40:04|-

「小熙──小熙熙──」

才刚走出炼狱居,冰冰学姊就朝着我迎面扑来。

「学姊早。」反射性露出淡淡的笑,我任由学姊就这么勾住我的手。

说也奇怪,开学两个多月了,冰冰学姊每个礼拜二三五都会跑到宿舍来找我,还真没看过哪个学长姐会照顾学弟妹照顾的那么勤的。

而且因为这个原因,学院里头已经在流传着我跟冰冰学姊在一起的谣言……

更因为这个谣言,我被阿玖学长、醉夜学长约谈了很多次,连伊萨尔跟夏家姊弟每次看到我都会糗我一翻……偏偏我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学姊,要她别再来了。

胃疼啊……

「小熙,你有要参加校际竞赛吗?」勾着我的手,冰冰学姊笑的依脸开心。

「没、没有吧……」我现在连印都还不晓得要定型为什么武器,是打算上场让人追着打的吗?

我们两个走到一间咖啡厅中,顿时觉得这间咖啡厅……很有魔女大人的感觉。

整间以黑色调为主,四周的灯饰中国风的纸灯,上头却印着粉色调跟蓝色调的樱花,其中几盏居然还是黑色的!

「学姊……这里是?」

「喔──这里是白夜。」她笑笑的看着我,「白昼中的黑夜,黑夜中的白昼,随便你怎么理解吧。这儿基本上不分昼夜皆开店,前提是要看店长心情。」

「啊?」

「这儿的店长很任性,想开门就开门,不想开的话搞不好一年半载也等不到他开门。」

……这到底是还要赚些什么?

看了我一眼,冰冰学姊露出了了然的微笑,「他们不是靠咖啡厅为生的啊,这只是店长无聊的兴趣,基本上都是他的员工们在打点。」

顿了一下,她继续说着:「我只告诉你喔,他们真正的工作是事务所。但也不是事务所,因为他们的工作内容则包括──偷、拐、抢、骗、暗杀……反正十八般犯法的工作通通都有做就是了。虽然有时也会有救人的情况发生,不过此事是少之又少便是。」

冰冰学姊自己说得很开心,这时有个长相俊美的服务生拿着菜单走向我们,等我们都点完餐、服务生也离开以后,她又继续滔滔不绝的说下去。

「毕竟,所执行的工作,随时都有可能波及到性命的工作。因此,委託费也高的吓人,若付不起,他们便会拿走同等价值的东西来相抵,因为他们这种阶级的『妖怪』相当的重视──『等价交换』之原则。」

什么莫名其妙的兴趣、什么莫名其妙的工作?

重点是……学姊刚刚说了什么?

「妖怪?」我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怪异。

「是啊,他们都来自妖界。」

抹了下脸,我有点头痛,「抱歉,我裏世界史没学好……」正确来说,应该是开学到现在我完全都听不懂。

「欸?这该怎么说……」她伸手抓了抓脸颊,「这世界除了原世界跟裏世界以外,还分成了另外五界跟六界之外的虚无界。」

「所以说究竟有几个世界啊?」听到那数字,我有点错愕,「我还一直以为只有裏世界跟原世界……一边人类住的,一边其他种族住的。」

「没有喔!」偏着头,冰冰学姊慵懒的撑着颊,「原世界代表着人界,另外五界则是黑暗种族的『魔界』、光明种族的『天界』、死亡种族的『冥界』、妖异种族的『妖界』以及大气种族的『精灵界』,一共有六界。而裏世界,是为了让六界共存而『製造』出来的域界,让那些可以接受彼此种族的众生所居住的。」

听起来……真麻烦……不过学姊讲的比裏世界史的老师清楚多了,总之裏世界就是由六界合创的就是了吧?

「而六界之外,还有一个虚无界,虚无界基本上不与六界接触,他们掌管着所有的『虚无』,六界无法接受的众生就为他们管辖,而一个虚无界,可以抵档六界,是个非常危险的存在。」

「什──痛……」我激动的咬到自己的舌头。

「由于君子协定,虚无界不会来干涉六界,而六界要是有一方去打扰他们,那一界就要有被毁灭的心理準备。」

「为什么……不是说,为了达到世界平衡,每一界的能力与人口是成反比的吗?」这个我在课堂上有听过,未了达到平衡,不让过强的世界吞噬掉弱小的世界,通常能力较强的世界人口就会越少。不过一开始,我以为只有裏世界跟原世界两个世界而已。

「是啊,不过凡事有正面,就会有反面吧?虽然魔界、妖界都是属于『邪恶』;天界、精灵界属于『圣洁』;妖界跟人界属于『浑沌』。虽然这六界已经达到了平衡,但是却忽略了『有』跟『无』,所以才造就了虚无界的诞生。即使邪恶,却依然是『有』的一环,为了达到平衡、为了不让『有』给吞噬,虽然『无』只有虚无界一个住所,却比身为『有』的任何一切强大,他们由一去抵档六个世界的『有』的侵蚀。」

我越听越乱了……

「总之,虚无界是为了平衡六界才会出现的对吧?就像生死、正邪、光影一样?」

「是。」冰冰学姊点了点头。

「学姊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我好奇的询问着。

因为这段日子以来,她从来不曾跟我解释过众生的事情,只会带着我到处跑、讲解学院的历史。

抓了抓自己的脸颊,冰冰学姊眼神飘了飘。

她这动作,让我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老实说……十二刚刚要我们帮你报名,团体竞赛。」

「……」

停顿了数十秒,我这才后知后觉的站起身大叫:「什么──」

「嘘──」四周的人纷纷转过头来瞪着我,我尴尬的抓了抓头髮,「抱歉、抱歉……」

缓慢的坐回椅子上,我怯怯的问着冰冰学姊:「我说学姊……」

「而且很抱歉,你不能跟我们一组。」冰冰学姊一脸无辜的看着我,心瞬间死了一半。

魔女大人要我参加团体赛,还不让我跟学姊他们一组?这不是想让我死吗!

「呃……不是十二说你不能和我们一组的……」冰冰学姊一?抱歉的看着我。

是说,她刚刚是不是又回答我心理想的话了?

「因为一组若是有三名银组,黑组就只能有一人,我跟阿玖、阿醉他们一组,黑组则已经决定由阿厦补位了。」

对喔,之前似乎有听说过,蓝厦影学长跟阿玖学长他们本来就是长期搭档,而冰冰学姊这次搞不好会跟他们同一组。

而现在事实印证……学姊真得跟他们一组。

「你可以去找夏家姊弟,他们似乎有打算参加。」

这个我知道,入组任务时他们就表现得相当明显了……

「所以……学姊是要来跟我说这件事的?」那跟一开始那段裏世界史有什么鬼关连?

「是,也不是。」

……我发现这世界的人都很喜欢跟我打哑谜。

「十二是要我转达,你必须参赛,而且在短期之内将『印』定型。」她笑得很甜,一边吃着服务生刚送来的餐点,「于公,是以上十二的转达,于私……我是来开发小熙的能力的!」

「啊?」

「我刚刚已经跟你解释过『六界』了,那,小熙是属于哪一界?」冰冰学姊异常认真的盯着我看,那翡翠绿的眼眸闪烁着异样的银光。

「我……应该是人界吧?」尴尬的抓了抓脸颊,面对这么认真的学姊,我顿时感到很不习惯。

眨了眨眼睛,冰冰学姊淡淡的笑着,「小熙要很『确定』喔!越了解自己,越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武器以及修练自己的方式。」

「……」

「我听阿厦说,你有一只食婴膜,而且是牠自愿跟你回来的?」

「呃……就理论上来说,是这样没错。」

「小熙……」冰冰学姊脸色微变,「你真的是『人类』?你要确定喔……」

「……妳等等,我打电话问我妈。」

「……」只见冰冰学姊一脸无言,但还是点了点头等我打电话。

「喂,小熙啊──」电话才刚接通,那头就传来母亲愉悦的说话声,「都过去那边那么久了,现在才想到要打电话报平安啊!」

「呃……妈……」

「怎么?」我家老妈还真是越活越可爱,碎碎念了老半天后反应还可以那么跳痛。

顿了一下,我缓缓开口:「……我是什么种族?」

「……」霎时,电话另一头噤了声,只听到「喀」的一声,我想我老妈将电话丢到一旁去了。

果然如我所料,电话隐约传来了老妈喊着:「老伴啊──老伴──我们家宝贝儿子是什么种族啊──」

单手捂着脸,我忽然感觉到头好痛……顿时有种想挂掉电话的感觉。

没多久后,老妈愉悦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

「小熙啊,我跟你说喔!你老爸说他只知道你不是人耶。」

靠!你们才不是人!我是你们儿子耶!

儘管我在怎么想骂人,面对我那个天兵老妈,我还是只能乖乖的吞下怒火。

「你也知道啊,妈对那些都不懂吗,虽然你是我生的,可是你爸说他们一家子的血缘很奇怪,每一代都不太一样,所以他也不知道你的种族呗……」

无奈的挂掉电话,我看了正在吃冰淇淋的学姊一眼。

「学姊……」

「嗯?」偏着头,学姊缓缓的抬起头看着我。

「我妈说他不知道我的种族,我爸说他只知道我不是人……」

话才刚说完,我立刻发现一向会带着甜美笑容的冰冰学姊此时正一脸「囧」的看着我。

「这怎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