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男主是不近女色,历史上杨玉环被活埋, 愚仙第五章 转机(二)

男主是不近女色,历史上杨玉环被活埋, 愚仙第五章 转机(二)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18:40:04|-

三角脸船夫从我面前走过,每踏一步,船板就嘎吱作响。

咚!一个硬物砸入我怀中。

我回神定眼一瞧,看不太出来怀中所为何物,双手捧起细细端详,那形状似馒头,色泽灰褐带点斑绿,伸指一戳,硬梆梆的,参差的表皮有些扎手。应该是乾粮类之物,虽然我很怀疑是否能入口。

大家不动,我也不动,直到三角脸船夫发完了食物,满脸嫌恶地快步离去。

磅!舱门阖上。

室内又恢复黑漆漆的一片,取而代之的是啃咬东西的声音。

腹中饥肠辘辘,心中百般纠结,肠在绞痛、胃在叫嚣,可这东西,真的能食用吗?我深深吸了口气,硬着头皮咬下去。噁……腐败乾涩的味道在舌齿间蔓延,一股臭酸的气味直冲脑门,我摀着口鼻,忍住呕吐的冲动,没有咀嚼,勉强嚥下。

之后……唉。

在这暗不见天日的舱房里,大约每隔几日会送一次食物,其他时候无所事事,只剩聆听,听那呼吸声,听那脚步声,听那海浪声,偶尔,会有低泣。

摇摇晃晃地好些日子后,也有短暂的停留,而此时舱房会增添新人,刚被推进来的孩子是一脸惊恐、不安,有的会崩溃哭嚎、有的会泣不成声,但约莫过了两天,就会变成毫无生气。

日复一日,某天,船靠岸了。

我和这群孩子,从漆黑的舱房被分别移到几台阴暗的马车上,木製的牢车,俨如押解刑犯般,但这牢房,却被一块不见天日的黑布紧紧包覆。

除了海浪拍打声变成马蹄和车轮转动声,其他的仍然一成不变。

这日,又有新的孩童被推上车来,我静静地撷取难得的光线,却意外捕捉到一双似曾见过的杏眼。那个拥有漂亮弧度眼眸的男童,缓缓地走到我旁边,蹲坐下来,不发一语。

我用眼角余光打量他一番,念头一晃,对了,他就是在小茶摊见过的男孩。

天涯沦落人啊!

不过似乎有什么不同了,他的眼神不再涣散,取而代之的是某种犀利。

真是糟糕,这不是件好事。

就像我在某些孩童眼中见过的,那是试图逃跑的表徵,通常会被那些领新人进来的彪形大汉,痛打一顿。

没死,也好不到哪去。

该怎么办呢?在千愁万绪之际,一丝光线落在我的脸颊上。

我瞥见那男孩有些细微的动作,他正偷偷地拿着一小块锋利的石子,划破一道包裹整辆牢车的灰黑粗布,用单薄的小身躯遮掩那条裂缝,直勾勾的眼神紧盯微弱的光芒。

不知道他打算何时行动?该助他一臂之力?还是袖手旁观?

我的心情跟着忐忑了几天。

一日,整齐的踏步声随着规律的节奏由远至近,掩盖往常的车轮转动声,我感觉到身旁的男孩正在微微颤抖,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哒哒马蹄声渐渐变小,牢车似乎也放缓了速度,男孩突然用力地扒开了那条裂缝,拉开喉咙朝车外大声嘶喊!

忍着咫尺内震耳欲聋的叫声,我的心凉了半截。

完了,这下惨了。

牢车外一片骚动,过了一会,似乎停歇了。男孩睁大双目看着外头的变化,绝望的神色迅速遍布脸上,发不出半点声音。紧接着是牢车静止,开启车门的声响,周遭的孩童开始呜咽,慌乱、恐惧的气氛直直上窜。

男孩黯然的神情遽然转为愤怒,握紧双拳,颤动不已。

我攒眉,喟然。

大片黑布被撕扯下,牢门重重一开,粗吼的谩骂声首先传入,我一咬牙,伸手使出最大的力气将男孩往旁边推倒,一跃而起,朝门口冲去。

一条黑影闪电般地甩过来,腿上火辣辣的刺痛让我摔下车。

鞭挞如暴雨般落下,粗鄙的咒骂声更是络绎不绝,我护着头往外爬,立刻被一个壮汉拎起来掴上数掌,再被按到地面抡拳殴打,并狠狠踹了几脚,拖回牢车的途中,依稀听到有人骂咧咧:「王八羔子,多花了笔银两打发那些官兵……」

我呕了几口黑血,还来不及把帐算在谁头上,就昏迷过去。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