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老公无能辣文,田口惠子翻白眼, 愚仙第十五章 制裁(三)

老公无能辣文,田口惠子翻白眼, 愚仙第十五章 制裁(三)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19:00:04|-

「刺客、有刺客!」

四周的盗匪慢了好几拍才反应过来,瞧见我身上的装束时,大多愣了一下,随即举刀砍来。我一甩袖,身旁的气流骤增,强烈的旋风扫向盗匪,伴随着此起彼落的哀嚎,众匪纷纷摔了出去。

紧接着,有更多的匪汉围了上来,里三层外三层绕着我转,面目狰狞、凶光尽露,手里甩着铁鍊、左右挥舞铁刃,一个一个蠢蠢欲动,转瞬间,叫嚣叱喝、攻势凌厉,全都冲了上来。

「裂。」我不慌不忙地吐出一言,抬脚一踏,土地自我脚下放射出蛛丝网状裂痕,整个广场四分五裂,顿时地动山摇,隐隐有走山之势。

山寨摇晃,地势不稳,盗匪跌得跌、倒得倒,有的武器散落,有的手忙脚乱,有的滚成一排,有的撞成一团,叫嚷不断。

石台上的大首领怒髮冲冠,咆哮着要大伙稳住。

「这家伙会妖术!」

「妖怪!」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群匪或站或倒在龟裂的土地上,流露出畏惧的神色。

嗣后,大首领举起大锤,气势磅礡地奔来,就往我头顶砸下。

「不自量力!」我冷冷地道,站在原地,毫不闪躲,呼啸的风声在触到我周身的光芒时,嘎然而止,大锤瞬间粉碎。看着大首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我心念一动,淡淡的光辉猛然大盛,旋踵间就将对方弹飞,撞上几米外的台阶。

大首领骨折肉裂,狂呕鲜血,抽蓄两下就倒卧昏厥。见状,另外六位首领抄起各自的武器,但迟迟不敢动作,其余的盗匪则是纷纷退避。

太麻烦了,乾脆一次解决。

闻天地怒火,见四方气象,疾风、骤雨、云捲、狂电……以愚君之名,召雷霆威灵……

我默默地念起咒语,浑身的银光转为幽光,露天的广场扬起漫天风沙,原先万里无云的苍穹降下浓厚的云雾,云层间青紫光电闪现,雷鸣响彻天际,地裂山摇,乘载我心底那纯粹的怒意,化为无尽修罗。

腾云驾雾、呼风唤雨是所有仙者的基本技能,但大规模的毁灭法术,众仙却不会任意使用,原因在于,这类术法会反噬。除非蓬莱大仙允许,并赐予「授旨」的神光,仙者才能免疫反噬。

未经「旨意」施放毁天灭地的咒法,打从蓬莱仙境诞生以来,完全没有先例。

如今,我正要打破惯例。

垄罩于天地之威,盗匪陷入了疯狂,相互推挤,混乱一片,群起奔逃出寨外。我一弹指,连接入口的吊桥立即崩塌,桥梁上的匪汉随着残绳断木坠入万丈深渊,迴荡撕心裂肺的惨叫。

吟唱咒语,衬着周遭如同炼狱般的场面,匪徒脸上的恐惧多一分,我心中的怒火就少一分,但无奈也加深一分。

咒语接近尾声,气象也更加剧烈,最后一段,我降低了几分声调,即将脱口而出……

洗涤罪恶,百道轮迴,赐雷电风云--

「慢着!」

一句迴响于云端的阻喝声,硬生生打断了我的咒语,随着声波蔓延整座山寨,範围内的一切全都停止。风不颳,雷不鸣、山不动、地不摇,厚云固定在空中,盗匪在原地宛若定身,一动也不动地维持着各自的姿势。

这是……「时间冻结」?

我在一片静止的广场上,仰颈而望。俄顷,一道璀璨极光从天而降,两抹绽放彩霞的身影渐渐显露。

是智仙君与轮迴仙童!

我面不改色,却难掩心中的讶异。却见智仙君一改常年挂在脸上的云淡风轻,轮迴仙童也收起平日的嘻笑姿态,两人皆神色凝重。

轮迴仙童环顾四周,下一刻与我四目相对,惊诧叫道:

「愚仙君,你在施法『百雷制裁』吗?」

「是的。」

「太莽撞了,若承受不住『惩戒之电』,你可能会灰飞烟灭呢。」

「我明白。」

「既然明白,那你、你为何还……」

说到最后,轮迴仙童的娇滴嗓音几乎破功,话语中隐隐含着不明的怒气。

阖上双目,我莫名地受到一股暖流穿过心头,但倏忽而没,随即涌起的是无限愁慨。

没错,我知道这个法术有多么凶险。

所谓的「百雷制裁」,是大型的毁灭法术之一,会降下一百道破坏力强大的落雷。其中九十九道摧毁「受罚者」,最后一道则集成前面雷电总数的威力,化成「惩戒之电」,落在「施法者」身上,作为反噬。

然而,比起这种让人心情沉重的法术,我更不解的是--

「你们为何下凡?」

轮迴仙童在凡间还可以理解,智仙君出现在尘世就比较稀奇了。重点是,他们并非以法术传送「现身」,而是以「降临」的方式出场,换言之,他们原先应该是在蓬莱仙域。

是什么原因会让两个仙者一同降临?

智仙君与轮迴仙童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双双保持沉默。我则是打量他们的神态举止,忽然想起方才智仙君那句「慢着」,暂停了一切,难道是要……

我蹙眉,沉声道:「你们是来阻止我?」

「不,是来劝诫。」智仙君开口了,声音异常诚恳。

一听,我扬眉。

智仙君语重心长地道:「吾友,以凡人的身份报仇,是因果循环,诛杀几个罪孽深重的人类,并不会损及你的仙格。然而恢复了仙君之身,歼灭整个山寨,手染上百条性命,一个不慎,很可能会堕入魔道。」

我深深看了智仙君一眼,叹息。

「智仙君,吾友,这是藉口。」

智仙君,蓬莱仙域中最睿智的仙者,永远都保持着冷静,洞悉天命。凭我对他的了解,倘若我历劫之途会入魔道,此乃个人命数,注定之事,他绝对不会因我俩之间有交情,就干涉命运之轮的运转。

一顿,智仙君摆出一副「果然瞒不过你」的神情,又道:「其实,这群匪汉的生死将牵连无数凡人的命运。若你将他们诛杀殆尽,本来会死在盗匪刀下的人,因逃过死劫,获得新生,命运的更动,如同改变历史,环环相扣。」

「这不是你们的管辖,为何下凡?」我沉默了下,语调平平地反问。

牵扯到命运之事,再怎么说都是「命格仙君」的职责。虽然命格仙君会不会因职责所需而下凡,这点我是不清楚--但倘若他真的来了,估计我可能会因惊吓而撤掉法术……

没错,法术。

事实上,虽然吟唱的咒语中断了,但我酝酿的法术依然持续,只要祭出最后一句「命令」,仍可完成「百雷制裁」。然而,我却迟迟无法催动「命令」,只因为智仙君和轮迴仙童正联手用「时间冻结」压制我的施法。

因此,我与他们处于僵持状态。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