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给女朋友的反思,幼儿园交换舞, 愚仙第十章 赠别(三)

给女朋友的反思,幼儿园交换舞, 愚仙第十章 赠别(三)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19:00:04|-

一辆金光闪闪的马车驶于大道。

啪!慕容啸抽短鞭,充当马伕。

我坐在车头一隅,随着摇晃的马车,津津有味地细读手里的稗官野史、乡野怪谈。翻页,书中描述成精的狐妖与两袖清风的书生相识,谱出一段可歌可泣的恋情,最终人妖殊途,相继殉情,过程极尽能事大洒狗血,如此云云。

真有趣!和妖精们没打过交道,不知是否真如传闻那般古灵精怪?

阖上书页,上半身探进车厢内,打算换本书来看,刚好注意到临别时欧阳玥琴塞过来的东西。半绑的包袱透出一截绢布,那是一块绣着鹅黄明月当夜空、娉婷仕女奏古琴的丝绢,裹覆约莫数寸的条状小物,我好奇取出,摊开一看,居然是只匕首!

铁製的刀身简单大方,实木的把柄一体成型,末端微勾繫上红线,串起一对绿眼石,没有过多繁複的装饰。解开缠在白刃上的布条,刺眼的晶芒在尖锋骤闪,反转间,菱角面在我瞳孔中掠过数道冷冽银光。

好一把锐利的匕首!我暗暗惊叹。

把玩了几下,意外瞧见刀柄接缝处浮突一「琴」字,似是在提醒我此物来自何方,我默默地收起匕首,改日有机会再物归原主吧。

但因何相赠匕首?我搔搔头。

直到走了几日行程,才明了那是防身用的。

说时迟,那时快,草丛里跳出一络腮鬍大叔,挥舞着手上的柴刀,嘶喊道:「此路是我开,留下买路财!」

笑话,明明是官道。

虽然我不太明白,为何这辆马车能驶于官道……

对于半路杀出劫匪,我无动于衷,继续看书,慕容啸则熟练地收紧缰绳,接着翻身下车,抽出短袍中的贴身短刃--

沿途总有几个不成气候的盗匪,拦车行抢,越往北走,情况越明显,但大多让慕容啸三两下就给打跑了。望着匪徒落荒而逃的背影,他满脸黑线,整了整衣装,拍去袖口边的灰尘,收刃叹道:「到下的城镇就把这辆马车换掉。」

我瞅一眼车身,再同意不过了。贴金箔、挂花帘、刻麟雕,气派十足,一看就像是那种昭告天下,这是有钱人的座乘,让盗匪有明确的打劫目标。

难怪当初欧阳玥琴乘的车马会被流寇盯上。

于是,我们在一路被打劫,却没有任何损失的状况中,平安抵达下一个城镇。

此镇乃入北境的关口,镇外山水环抱,风光明媚,遍布湖潭林岳,座落峰谷川峡,是游玩览胜的好景点,故人潮如织,客栈林立。入了城后,慕容啸很快地处理掉豪华马车,换了一辆轻巧的台车,顺道筹了些盘缠,下榻客栈,洗去连日来奔波的满身风尘。

隔日,我们便在客栈内的饭堂用膳。

饭堂内气氛热络,喧哗交谈,坐满了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江湖人士。

「华峰派、万剑门、苍龙堂……」慕容啸手中捏着咬了一口的包子,眼睛不断扫视饭堂内,口中喃喃念着各门各派。

「奇怪,怎么都来了?」

嗯,的确很奇怪,似乎各方的英雄好汉,都齐聚一堂。

我专注地吃着桌上一碟一碗的清粥小菜。

「这位兄台,不知群雄聚集,所为何事?」慕容啸举起一壶酒,向附近座位的苍髯剑客打听八卦,对方一看有酒喝,也乐得乾了几杯,打开话夹子。

撕一块热呼呼的白馒头,烫手,我努力地填饱肚子,对此事漠不关心,但那人拉开嗓门,免不了还是听到整个状况的来龙去脉。

一言以蔽之,众人是为了剿匪而来。

遽闻,南富庶,土壤肥沃;北穷困,土地贫瘠,纵然有青山绿水,可资源不易开採,加上匪盗横行,故一直被视为蛮荒之地。

由于近几年来,寇匪日益猖獗,打劫事件频传,杀人夺财时有所闻,百姓束手无策,只能求助于官府,但成效不彰。有鉴于此,前些时各大门派的掌门招开大会,决定群起剿匪,以彰显正道。

再过数日,便是攻坚之期。

慕容啸神色凝重,低声道:「但各派这般浩浩蕩蕩前去,不怕走漏风声?」

「你不懂,这才高招!大张旗鼓过去,正是要恫吓贼人,那些无胆匪类只是群乌合之众,若收到消息肯定会作鸟兽散。如此一来,便可不流半滴血就肃清北方,并且巩固正道,一举数得!」苍髯剑客说到激昂处,不禁拍桌大笑。

胡扯!乱七八糟的论点。

我嚥下馒头,喝了口粗茶,在心中唾弃那番大言不惭,慕容啸则是乾笑两声,举杯而尽,看得出他大概也无法接受这种言论。

至于,客栈这种地方,群英豪杰,龙蛇杂处,当然不乏无聊之辈。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