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美女涨奶我吸出来过程,男友吻我脖子舌吻我, 愚仙第十章 赠别(一)

美女涨奶我吸出来过程,男友吻我脖子舌吻我, 愚仙第十章 赠别(一)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19:00:04|-

庭院深处,松柏长青,茂密的树冠交盖成荫,笼罩着一排独立厢房。

其中一间,正摇曳微弱烛火。

综观房内格局,单片竹柳屏风在侧,整组帖桌案椅置中,漆釉双屉矮橱贴墙,端挑横桿衣架靠壁,全部打扫得一尘不染,连梳洗用的六脚架、圆铜镜、木雕盆,都擦拭得乾乾净净。

福禄架子床两侧繫起罗帐流苏,隔着几落清风托起的垂帘,隐约能看到古色樑柱旁,横座三层壶门式书格,斜躺几卷竹柬。支摘窗顶起上扇,柔煦日照洒洩在优雅的家具器饰上,表面反射一层微亮浮光,沉澱一室静穆空悠。

细数着床顶板的云雷纹,已搞不清是第几轮了。

这回虽只伤了些皮肉,疼起来也挺吃不消的,但更难受得是口中残留的辛涩。方才婢女才端走空碗,又苦又麻的汤药却丝毫没减轻我的不适。

有些怀念药仙君的丹药,不苦,且疗效神速。还有一种药草,去瘀止血,舒缓疼痛,甚为妙用,叫什么来着……对了!火灵草。

疗养期间,虽身缠绷带却行动无碍,闷得发慌之下,便出厢房走走,岂料竟被照顾我的大娘发现后痛斥一顿,说大夫再三告诫,不可随意乱动,否则伤了筋骨,会落下病根。

如此这般,我就被送回床上,只能盯着床顶发呆。翻过身,扳起手指算着下凡以来的日子,居然足足满一年。这段过程如厮漫长,不若在仙界那般百年如一日,对时间甚感麻木。

凝眸掌心,想起数日前与轮迴仙童的相会,在星夜下携手,在虹桥上共游,烟花美景却不比佳人回眸一笑,叫人魂牵梦萦。

我肯定是吃错药,居然会心念着轮迴仙童?

按了按眉心,我将那奇怪的念想甩掉,这才在厢房内胡乱扫视,突然瞥见百宝格上齐列的书册,登时心中一喜!差点给忘了,欧阳靖文出身于书香门第,府中最不缺的就是经史子集,连客房也不例外,定会放上几本。

这下好了,总算找到可以打发时间的事儿。我撑起身,避免压到伤口,正要下床取书之时,门外传来--

叩叩。

掀开被褥的动作停住,我默默地坐回床头,盖上锦被,出声问道:「哪位?」

「是我。」门外传来清脆的童声。

我挑起眉梢,顿了顿,开口道:「请进。」推开门的正是欧阳玥琴,她进来后,轻轻将房门带上。

咦?没带侍女,只身前来?这可怪了。我疑惑地望着她。

欧阳玥琴走到床边,结在衣饰上的铃环,随其莲步叮噹摇响。她递上一把奇形怪状的药草,细声道:「这个嚼一嚼,敷在伤口上,就不会痛了。」

「哦,谢谢。」我接过来,仔细端详手中药草,青红色锯齿状的叶片,一根一束,叶脉呈现蓝紫纹络,略带点焦味,怎么越看越眼熟?

突然灵光一闪,这不就是「火灵草」?据说只生长在极炎之地,数量稀少,上回在药仙君那儿养伤,用光了存货,还被他酸了几句。也正因为如此,药仙君才会驾鹤出巡採药去。

欧阳玥琴一个稚龄少女,怎会有这等稀物?我惊疑不定地看着她。

她眨着清澈的漆眸,轻声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

我收回目光,正打算把火灵草放入口中,这才想起有些外伤是在背部,该怎么敷草药?只好先藉口说道:「我刚上过药,晚点再敷用。」语末,我将火灵草摆置床头边,正好觑见装着夜明珠的锦盒。

对了,我一直苦无机会退回这颗宝珠,因为完全碰不到欧阳靖文,那交还给欧阳玥琴应该也无妨吧,反正总归是他们家的物品。思及此,我持起锦盒交给她,漫声而道:「给妳。」

欧阳玥琴愣住,迷惘片刻,似乎不知该怎么做。我指着盒子笑道:「这本来就是妳的东西,收下吧。」

退回这颗夜明珠,希望她能了解我的意思。

她迟疑了下,小心翼翼地打开盒盖,霎时流光四溢,璀彩洒泻,她直勾勾地凝望着浑圆萤亮的夜明珠,怔癡不语,丰颊渐染晕红。蓦地,她盖上盒子,飞瞥我一眼,捧着锦盒掉头离去,连门也没关,铃铛清脆响亮,撞击声不绝于耳,可听出奔走的速度之快。

怎么回事?我知道女孩子家喜欢闪亮亮的珠宝,但那反应未免也太奇怪了?我呆愣在床上,看着敞开的房门,满腹疑惑。

不管了,我迅速地将疑问抛之脑后。

「哑弟,门怎么开着?」慕容啸不知打哪冒出来,驻足在门外。

我懒得解释,随口扯道:「风吹开的。」

慕容啸没多做回应,他跨过门槛,进房后问道:「伤好些吗?」

我点点头。

他移步坐在窗边的木刻屏塌,解开配剑摆置于坑头,从四足桌案上沏茶自饮,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举起茶杯对着我,笑道:「要喝吗?」

这场景真是似曾相识啊……我苦笑。

不过,该说的还是得说,我清了清喉咙,唤了一声:「慕容兄。」

「嗯?」他漫不经心地应道。

我踌躇了一下,正色道:「我要回北方。」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