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修仙禁欲师傅,男士丝袜老货, 愚仙第八章 拜访(四)

修仙禁欲师傅,男士丝袜老货, 愚仙第八章 拜访(四)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19:00:05|-

甫进斋房,双开间、六格屏、八面架、十重庭,对称的圆光罩,镂空雕刻,用以分隔内室;直棂窗、万字帘、钱纹门、瑞珠檐,靠墙的半形桌,凿花柴草,典席文房四宝。

东一副对联,富贵平安;西一首题词,诗礼传家;南一丹条牌,河清海晏;北一立志匾,宝月碧云。墙上挂满苍劲纵横的字画,架上叠放古今中外的典籍,俨然满室的书香卷息。

欧阳靖文正坐在太师椅上,看帐喝茶。我趋前方止,敛衽作揖,他展颜而哂,轻轻颔首,遂放下手边之物,对我一招,道:「坐。」

刚入副座,欧阳靖文就从几案上推过来一样物品,是只镶金线的朱红锦盒。我正纳闷,他便掰开盒盖,瞬霎闪耀辉煌,瞩目烁茫。盒内铺鹅黄软垫绒布,装着一枚鸡蛋大小般浑圆的夜明珠,乳白剔透,表面萦迴一层柔光,转动间,流泻晶亮光泽。

我默默一瞟,兴趣缺缺。

这光照耀眼的宝珠,放在凡间想必是稀世罕有、价值不斐。但在仙域里,钻石、翡翠、珍珠、玛瑙……各类宝石满坑满谷,皆是一等一的顶级珍宝。镶在金柱上的,嵌在屋梁顶的,数量之多,频率之繁,更别提遍地的萤光石、夜光珠,色彩之丰,光芒之盛,正是仙境终年笼罩在光明下的原因之一。

「你替小女挡下死劫,无以回报,只有赠一明珠。」欧阳靖文顿了顿,跟着又道:「聊表寸心,切勿推辞。」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收下了,我压拳拜揖:「多谢。」

欧阳靖文眼里闪过一道精光,神情中流露着意满心足的感觉,连声道:「好、好。」接着,他起身离椅,背手踱步,走到支摘窗台,仰颈骋目远望外景,面容染上一片落寞之色。

我眼皮一跳,不好,这类画面通常都是那种开场--

欧阳靖文长抒叹息,拂髯闭目,像是下了某项决定,沉声道:「哑儿,想当年,我在你这年纪的时候……」

毫无例外,这次我连气也懒得叹了。

欧阳靖文开始讲述前尘往事,他生于书香门第,礼乐人家,儿时家道中落,双亲相继过世,最初流落街头,饱受世态炎凉,再由亲戚收养,嚐尽人间冷暖。成年后,他凭藉着聪明与经商天份,打拼二十余载,终于成为商城首富,并与髮妻育有独女。

两年前,其妻带着幼女回娘家省亲,却在经过北境之界时偶遇匪寇,以致车毁人亡,妻子惨遭杀害,女儿下落不明。他经年累月遍寻不着,方才拜託慕容啸帮忙打探消息,而之后的际遇,就如同与我的交会。

结束追忆过往,欧阳靖文半晌默言,接着转身看向我。

我端坐椅塌,与之相望,并未搭腔。

他突然冒出一句:「你看起来就像好人家的公子,沉着脱俗,举止有方,想必是落难在外。」

啥?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是落难公子?

看到欧阳靖文一副「阅历风霜,经验老道」的模样,大概已经自行揣测出我可能的凄惨遭遇,以及拼凑出我那莫须有的坎坷人生。不经意又瞄到内堂后繫着幔帐的梁柱旁,隐身的人影,那是……我额筋抽跳。

空穴来风,描声绘影,没想到凡间人类也崇尚八卦!估计欧阳靖文对我的臆测中,慕容啸也加油添醋了不少。

说到底,我不过是一介被贬下凡的倒楣神仙。

欧阳靖文走回座椅,端茶润口,又深深一叹,声音中饱含无限苦涩:「这回琴儿历劫归来,令我思考了许多事情。」

呃,话题也转得太快了吧?

「我希望琴儿能有个可靠的归宿,而吃过苦的孩子,会比较坚强。」欧阳靖文直直瞅着我,一脸严肃,正声道:「不求子婿富贵功名,但求能捨身为琴儿!」

我当场诧愕。

言下之意,是要我当乘龙快婿?或用招赘的?难怪他刚才见我收下夜明珠的时候,如释重负地鬆了口气,敢情那不是谢礼,而是代表他的掌上明珠--欧阳玥琴。

不知现在退回这颗夜明珠,会不会太晚?

话说回来,凡间婚配不是讲求门户匹敌?

我记得姻缘仙君曾跟我抱怨过,凡人的红线越来越难牵了,这个要求门当,那个央求户对,还有一堆附带条件,八字、外貌、年龄、健康、德行、才学、家世、背景、产业……甚至连脸上有几颗痣,手上有几两银,都一丝不苟地条列分明,搞得姻缘仙君一个头两个大!

什么时候对一个来历不明、身世成谜的人,也可以通过择婿的条件?

红尘俗世的想法,对我这个小仙来说,实在太难理解了!

「你不必急着答覆,好好考虑一下吧。」欧阳靖文勾起一抹意义深远的浅笑。

慢着,你不会是认真的吧?我哭笑不得。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