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短文一阅 > 只有我才能欺负你,律师姐姐校董妈妈, 愚仙第十四章 愤怒(二)

只有我才能欺负你,律师姐姐校董妈妈, 愚仙第十四章 愤怒(二)

-|分类:短文一阅|2018-03-04 19:00:05|-

风雨,渐歇。

跑了几百公尺,眼前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几步歪斜就摔了出去。体内的能量再次乱窜,方才的苦痛重来一遍。

该死!又是锁神印!

幸好有之前的经验,很快地将冲击压了下去。再度起身,我几乎成了半个泥人,浑身的擦伤隐隐作痛。就这么短短一会的折腾,我与洛古月又失散了。

兵荒马乱之际,有两名彪形匪汉驾马而来,在我周身绕圈,马蹄踱步将沙石旅道弄得尘土四起,风扫迎面,呛得我眼角飙泪,掩口鼻而狂咳。

一名脸带刀疤,鬍子拉碴,龇牙狞笑。

一位童山濯濯,面目可憎,缺齿奸笑。

「嘿,小子,怎么不跑了?」

「吓得跑不动了吧。瞧,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

谁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啊!我抹了抹脸,怒视他们。

「瞪什么瞪,再瞪就挖掉眼睛!」刀疤恶徒朝空中划了两下明晃晃的大刀。

站在两匪包围的中间,一时找不到空隙逃出,但也不想坐以待毙,我四处巡视,想找东西抵抗。

忽然灵光一闪,对了!匕首!

从袖中取出欧阳玥琴赠送的防身匕首,扯掉包裹的白布,铁刃流光烁烁,红丝绿石飞扬。我紧握利刃,举步徘徊,与二人对峙。

秃头恶汉不屑地哼笑,大刀一挥,砍上匕首,撞击力道之大,迫得我连退数步,几乎站不住脚,虎口阵阵发麻,险些鬆手。看到我如此狼狈,秃头恶汉咧嘴,随手就往我颈上一砍。

我立刻侧身走避,对方又连发数刀,我倚仗着孩童的轻盈身形,上钻下躲,左闪右避,偶尔辅以匕首,化解擦身的攻击。或许是没料到我这般难缠,秃头恶汉频频皱眉,索性策马横挡在我面前,迎面就是一击。

噹!匕首落下,我跪倒在泥道上,垂首卧地,压着腹部的伤口,剧痛令我呼吸窒塞,脸色发白,血水混着雨水,染红一身衣裳。

耳边迴荡着寇匪的张狂笑声,胸腔盈满怒气。

不甘心!太不甘心了!就算今日得栽在这场劫难,也要先报一箭之仇!

下意识将这个强烈的念头付诸行动,我不顾撕裂的疼痛及失血的晕眩,用意志强撑起脱力的身躯,抄起遗落的匕首,摇晃地站起来。

在两匪略为惊讶的神情中,猛然冲向秃头恶汉那方,抬手刺入其身下的马腹,顿时血注喷洒,马儿惨烈嘶鸣,下一刻,我飞快地拔出匕首,疾步倒退,惊险地躲开乱踏的马蹄。

以我的身高,根本攻击不到马上乘骑之人,所以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对方的坐骑。果不其然,马驹受到伤害,惊吓奔窜,秃头恶汉无法驾驭失控的速度,更因天雨路滑,须臾间,连人带马摔了出去。

秃头恶汉遭到翻覆的马匹重压,哀号两声,两眼一翻,口吐白沫,直接昏厥,估计暂时是醒不过来了。目睹方才一切的刀疤恶徒呆了呆,旋即翻身下马,怒沖沖地挥刀向我逼近,大声咆哮:「小子,你找死!」

我按着渗血的伤口,迈开腿拼命跑,刀疤恶徒紧追在后,狂飙粗话。

逃难的人群不若方才密集,大部都倒在血泊中,四周满是尸首,空旷的旅道很难甩开追击,我急转方向,打算跑进树林。

大概是看穿我的意图,刀疤恶徒飞跳过来,一脚将我踹倒,踩在我的背上,劲道之大,压得我的骨头喀喀作响,呕了几口淤血,几乎窒息。

「看你往哪跑。」刀疤恶徒阴狠地冷笑。

几番挣扎,仍旧脱离不了困境,眼看对方就要挥刀劈下,我急中生智,反手将匕首刺进他的脚踝--

刀疤恶徒惨叫一声,收脚屈膝,退开几步,面孔狰狞扭曲,额上爆起青筋,一边龇牙地问候他人的祖宗,一边拔掉深深扎进皮肉里的匕首,我趁机爬起,头也不回地往前冲。

身后传来抓狂的怒吼,闻声,我不自觉地瑟缩一下,行动加速。没有武器防御,再被抓到就死定了!

穿梭在人群中,碰!没留意就与人对撞。

定眼一看,好巧不巧就是洛古月。

「霄儿?」洛古月面露欣喜,顺手扶了我一把,然后发现满手鲜血,表情转为惊恐,忙不迭地查看我的伤势,着急地问道:「你受伤了?让爹瞧瞧。」

「不打紧,我们快走。」我揪着洛古月的袖口,再次迈步。

刚走没几步,一股劲风袭来,左肩猛然感到疼痛,我闷哼踉跄,血如泉涌的同时,方才那把匕首已穿入我的肩背。

「霄儿!」洛古月大惊失色。

「嗤!射偏了。」刀疤恶徒呸了一口,左甩手腕,右拖大刀,大摇大摆地走过来,步伐有些不稳,眼神划过一抹狠戾,磨牙道:「本来对準脑袋的……」

洛古月大骇,连忙将我护在身后。

见状,刀疤恶徒怒吼:「老家伙!滚开!」

「霄儿快跑。」洛古月急道,推了我一把,接着颤慄地张手,挺身阻挡刀疤恶徒靠近。

现下情况危急,但此刻我却不知该逃还是该留。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