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节操满地 > 儿女对父母的爱,重生西游干铁扇公主, 鬼舞第十六章 倾心

儿女对父母的爱,重生西游干铁扇公主, 鬼舞第十六章 倾心

-|分类:节操满地|2018-02-27 07:32:54|-

君自傲喜道:「若真如此就太好了,师父从小传艺至今,我却不知他姓甚名谁,说出来未免太不像话。嗯……我师父一年四季总是穿一件白色的长衫,那长衫的袖子特别长,特别大,迎风飘摆时格外好看;师父常常微笑,那笑容特别动人,就像从云层中透出的阳光一般;师父说话总是很斯文,你的气质便和他很像!对了,说来你定不会相信,我师父每次都是来无影去无蹤,一闪间便已不见蹤影,更不可思议的是,师父他好像永远都不会老一般,自我初次见他至今,都是一副廿多岁的面庞,有时我真怀疑他是下凡的神仙呢!」

龙紫纹闻言一震,道:「我想到了……天下间独一无二的不老仙人……天啊!原来你的来头这么大!」君自傲道:「你说什么?你猜到我师父是谁了么?」

龙紫纹点头道:「我爹曾和我说过,无极山天道派有一位高手,上至天文地理,下至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无一不精,从他所会诸技中随便捡出一样,便足以傲视天下。而且他身心双修,几乎达到与天道相通的境地,虽年逾八旬,面貌却如廿多岁的青年一般,因此江湖中人送给他一个名号——『白衣仙君』,在武林人心中,他的地位几乎等于神一般。」

君自傲怔住半晌才说道:「天呐,我虽早猜到师父非一般高手,却未曾想到他竟有如此地位。对了,你说我师父年逾八旬,他真的有八十岁么?」

龙紫纹点头道:「是的,爹说我祖父与他交情甚好,我爹小的时候还能经常见到他。只是自我祖父死后,他便不常来,这些年间更是音讯全无,却原来在专心调教你这个不世天才。」

君自傲笑着摇了摇头,问道:「那你可知我师父的名字?」龙紫纹点头道:「他姓岳,名叫岳岸崖。」君自傲默念几遍,牢记在心后,又问道:「紫纹,你祖父既与我师父是好友,自然也很厉害吧?你家又是什么门派的传人呢?」

龙紫纹看看四周,压低声音道:「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就是龙族的正统传人!」

君自傲闻言大震,凝视龙紫纹半晌后道:「天啊,原来你便是龙拳的传人!我听说龙拳是技压鬼神的至尊拳法,那你岂不是厉害得不得了?哎呀,那……那这真龙武术大会……」龙紫纹笑道:「自是骗人大会了,我家的武功根本没有什么谱法,均是历代相传,又怎会有什么『真经』流传到江湖之中?这大会分明便是个骗局。」

君自傲沉吟道:「设这种骗局,自是想将各路高手吸引至此,但之后又有何图谋呢?」

龙紫纹道:「我也想不通,所以才参加这个虚有其名的大会,看看他们到底在耍什么花招。自傲,不知你发现没有,这假龙大会虽引来不少高手,却均是少一辈顶尖人物,卅岁以上的参加者非但不多,更均是无知无识之辈,连二三流的高手也没有一个。」

君自傲略一思索道:「确是如此。不知是何原因呢?」

龙紫纹一笑道:「老一辈的高手均深知龙拳真经绝不会流落到江湖之中,所以绝不会来趟这混水,我想这大会的举办者一定也深知此点。」

君自傲沉思片刻道:「以龙拳真经为饵,前辈高手自不会来,如此说来,大会的目的只是吸引涉世未深的年轻高手,难道是想招揽人才不成?」

龙紫纹道:「这就无人可知了,现在只能参加这大会,等待最后的结果。不过好在真有不少绝顶高手前来参加,管它真龙假龙,都有好戏可看!」

君自傲点头道:「不错,现在就已有那黑袍人、司刑君、李狼,还有你龙紫纹四个顶尖高手,这大会定会精彩无比。对了,你可知那只露半张脸的黑袍人是什么来头?」

龙紫纹笑道:「恐怕是五个高手吧?你总如此谦虚可不好。至于那黑袍人,定是近几年江湖人闻之色变的『邪印尊者』,他那手『杀气流窜』天下无双,乃是他所用『邪印拳』中最厉害的一招,若真用出来,那天客店中定无一人生还。自傲若在大会中遇上他,可千万要小心。」

君自傲一笑道:「若不遇上他就最好。对了,他叫什么名字呢?」

龙紫纹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他的名号,却不知他的姓名。」

君自傲道:「这人整日遮得密不透风,连面目也不愿让人见到,确实神秘得紧。紫纹若遇上他,是否有必胜的把握呢?」

龙紫纹微微一笑,方要回答,忽然一怔,两眼凝望窗外长街,整个人似变成木雕泥塑的一般。君自傲见状大讶,不由也向街上望去。

只一眼,他便已知龙紫纹所看为何。

那人实在太过耀眼,站在茫茫人海之中,便如明月降临星河,凡星虽众,却皆因之失色。

那是一个一身淡蓝的女子,秀髮高盘,两缕青丝垂于两肩,长裙拽地,却不染一尘。最让君自傲感到震撼的,是她那双眼眸,一股挥之不去的忧郁深锁其中,又不时弥漫出眼底,让这风姿若仙的女子更添出尘之质。君自傲不由轻歎一声,说道:「不想世上竟有如此女子,飘逸出尘,与我师父相比亦毫不逊色!」

龙紫纹亦轻歎道:「天上仙子亦不过如此而已……」口里说着,一双眼仍凝视那女子,一颗心早已不在胸中。

一日时光匆匆而逝,不觉间明月已起,天地间一片静寂。

言雨澜独坐院中,望着九天之上的那一轮银盘,喃喃自语道:「月亮啊月亮,我的心事也只能和你说,君大哥今天一整天都没有理我,我好难过啊……他说身体不适,却又和龙公子出去喝酒,回来后也不见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我是否哪里做错了呢?唉,君大哥何时才能明白我的心意呢?」

正说着,只闻一声长歎,言雨澜一惊下回头寻声望去,只见龙紫纹站在身后不远处,显是听到了自己方才那一番话,不由大窘道:「龙公子,我……」

龙紫纹歎道:「言姑娘对自傲的一片深情,相信他定能慢慢知晓的……」言雨澜急忙起身,赧然道:「小女在此胡言乱语,让公子见笑了……」

龙紫纹摇头道:「爱一个人怎会有错呢?言姑娘言出肺腑,只有感人之理,何谈见笑?言姑娘不必心急,假以时日,自傲定可体会到姑娘的情意。」

言雨澜垂首道:「但愿如此……对了,君大哥的身体没有大碍吧?」龙紫纹道:「他只是大会将近,心绪不定而已,言姑娘不必多虑。」言雨澜点点头,轻笑一声道:「我还以为……原来是因为大会的事,我想君大哥定会旗开得胜的,只是大会结束后,不知还能不能和君大哥在一起……」说罢不由黯然垂首。

龙紫纹心中一动,道:「言姑娘请放心,姑娘与自傲之事,在下定会相助,尽力成全你们。」言雨澜闻言一怔,随即赧然道:「那……那就多谢公子了……小女蒙公子如此相助,实在感激不尽……」

龙紫纹轻歎一声,道:「在下也尝到了爱一个人而不可得的滋味,与姑娘可说是同病相怜,所以才起了相助之意。」

言雨澜奇道:「公子也和小女一样么?公子人才出众,相信定能赢得佳人归。」

龙紫纹苦笑一声道:「在下可没有言姑娘这等福运,能日日与所爱之人相见。不怕言姑娘见笑,在下只见过她一面,连她的名字也不曾知晓。」

言雨澜垂首赧然道:「不瞒公子,当日我见到君大哥时,也是只一眼就……龙公子,看来咱们真的是同病相怜呢。」

龙紫纹歎道:「人海茫茫,也不知何时才可再见她一面。」言雨澜道:「相信上天不会如此无情,让公子独受相思之苦。也许她很快就会出现在公子面前呢!」龙紫纹苦笑一声,道:「但愿如此……」

次日一早,柴飞便坐立不安起来,言真见状责道:「真是天生不成器的东西,你看人家君先生和龙公子何时像你这般上窜下跳过?」柴飞嘿嘿一笑道:「师父,人家可是高手,心中自然有数,徒弟我这『低手』可是心里没底,不知能否入选,自是焦急万分了。」

言真摇头歎道:「我看即便入选,咱们也毫无胜望,这大会高手如云,咱们……」不等他说完,柴飞已急道:「您就放心吧,就凭君兄弟教我的这手轻功,我定能杀入前二十名。再说就算不成,咱们这一趟也不算白来啊,至少您就捡了个天上难找,地上难寻的好女婿!」

言真斥道:「休要胡说!人家君先生能否看得上澜儿,还……」柴飞不待他说完,便抢道:「还不一定是吧?您老就是信心不足,什么事都要朝坏处想。想开些吧师父,咱们定能人财两得!」

言真长歎一声,摇头不止。

用罢早饭,柴飞便急着要去看榜,言真无奈,只好由他。柴飞拽上君自傲、龙紫纹和言雨澜,兴沖沖地赶往广场。

四人来到广场,只见广场上首已搭起了一座观台,想来是大会举办人落座之处。广场之中以青石铺成了一块五丈见方的小平台,显是比武用的擂台。广场最週边竖起一面大榜,上面写满了各人的名字,大榜下早站满了人,看着大榜,或摇头歎息,或欣喜若狂。

柴飞带头挤开人群,来到大榜之前。众人抬眼上望,只见榜首第一名写着「龙紫纹」,柴飞急回首道:「龙公子,你好厉害啊!排在第一名呢!」龙紫纹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