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节操满地 > 邪恶我只和妈妈睡,史莱姆美女h, 兽王第五十八章 战斗之道(一)

邪恶我只和妈妈睡,史莱姆美女h, 兽王第五十八章 战斗之道(一)

-|分类:节操满地|2018-02-27 09:20:02|-

如此这般,日子一晃就过去了一半,「兽王十式」在校长的悉心指导下,业已使的无比纯熟,其中技巧也尽皆掌握,当然这还多亏了在对练中郑崖毫无保留的「陪练」,这才使的我在一次次惨痛的教训中,被迫掌握了「兽王十式」的精妙之处。

这种体验充分使我感悟到没有惨痛的教训,就不会有深刻的记忆。

我每日夜修炼「盘龙功法」不辍,每也晚上校长单独对我进行训练时,都会将「盘龙功法」的其中一小段传授给我,到今天晚上,由十五个小段组成的完整的功法已经全部传授给我了。

虽然只是简单的修炼了半个月的「盘龙功法」,但我已经体味到其中的博大精深和厉害之处,相比半个月前,我现在的暗能量的储备几乎是一个飞跃,质的提高也让我在对练中有了和郑崖对抗的本钱。

我由最初的毫无还手之力,到现在可以勉强维持不败的平衡,这其中的功劳,「盘龙功法」是功不可没,相对于我的实力在快速提高,郑崖则进步不大。

我想是仇恨蒙蔽了他的心灵,使他智慧染尘,致使他本身的暗能量难有寸进。即便这样,我在技巧和暗能量上尚差他一筹。但论综合实力,他已经威胁不到我了。

这使我信心大增,也更加勤快的修炼「盘龙功法」,半个月的时间就弥补了本来需要两三年的时间才能弥补的差距,这不能不令我感到分外的惊喜。

夜晚来临前,我就早早的来到了校长向我传道的地方,盘坐在离小河边不远的地方,我开始入定修炼「盘龙功法」。

一抹霞光尚挂在天边,隼儿展翅翱翔,越飞越高,似乎在追赶天边的那抹璀璨的红霞,小犬狼趴在河边,耳朵警觉的接收着四方八殛的声音。小虎站在我身后一棵树上,来回的在一根树枝上走着,似乎在锻炼平衡能力。

我从四周嘈杂的环境中入定,片刻后,耳朵内万籁俱静,自己自成一方天地,我驾御着蛰伏在经脉中的暗能量转动起来。相对第一次修炼「盘龙功法」的情形,我现在已经不觉得非常吃力了。

白色的暗能量在我精神的指挥下彙聚到一起,幻化成一条白蟒的模样,头部高昂,前身竖起,拖曳着长长的身躯在体内转动,所过之处,残留在经脉中的暗能量都瞬间被吸收过来壮大了它肥大的身躯。

我一边默默的诵念口诀,一边在想,难怪那位百年前的兽王前辈把这套高深的功法取名为盘龙,实在是只要一运转这种功法,体内的暗能量就自动转化为龙蛇的模样,到是形象、贴切。

我最初几天修炼的时候,暗能量仍是一副无头无脑的样子,坚持了数天后,暗能量开始呈现出一细短的小蛇般的模样,待到今天,小蛇已经进化成了巨蟒,只是身上的鳞片还不甚清楚,隐约的有些条纹雕刻在身上,蟒的脑袋也只是刚刚成型连嘴也没有长出来。

我一心一意的驾御着这条白色的大蟒在身体大小经脉中巡迴,吞食着经脉中的积存的暗能量。

又过了很久一段时间,我只觉得大蟒已经吃饱,无法再吞下更多的能量,这才停了手,将大蟒收回到丹田中。随即丹田传来充实鼓涨的感觉。我收了功站起身来。河边,校长正仰望苍穹,似乎在饶有兴趣的数着天辰星斗,一身长衫在山风中猎猎吹动。

似乎算准了我收功的时间,我刚一站起,校长就转过头来,突然双眸射出两点精光,打量了我两眼,点了点头道:「这套功法果然是兽王才能修炼,我传授你不过半月之久,你已经将这套功法修炼的小有成就,可见你与『盘龙功法』确实有缘。」

校长一眼就看出我的虚实来,令我好生敬佩,事实上,我也是今天才将暗能量凝聚成蟒状,按照校长的说法,如此便算是小成了。

校长又道:「『兽王十式』实是我从『盘龙功法』中领悟而来,故以兽王为名,你修炼的是『盘龙功法』,正与我的『兽王十式』契合,这到也成全了你,今后你使『兽王十式』比起旁人要威力更大,使用起来也更加得心应手。」

我心中暗暗欣喜,难怪自己总感觉运用「盘龙功法」时施展「兽王十式」有水到渠成之感,比起其他几位学长、师兄总要顺畅许多,今天才知道原来两者是这样的关係。

校长见我面有喜色,也微微含笑。他道:「这套功法威力虽大,但你毕竟修炼时日尚短,还需多付出几分汗水才能稳固根基。」

我忙不迭的点头答应。

沉默了片刻,校长又道:「你这孩子一向勤修苦炼,我也知道的,我到并不担心你会偷懒。虽然现在你与他们的力量相比相差并不大,但你毕竟根基太浅,与参加大赛的那些师兄们比起来相差不少。如今提前参加大赛,也算是揠苗助长,我只能儘量帮你打牢基础。」

说完,先是让我演练一遍「兽王十式」,指出了我的不足之处,然后一边在丛林漫步,一边悠然的道:「如果让你与郑崖战斗,你觉得自己有几分胜算?」

我与郑崖的事,自然会有人向校长稟报,既然校长问起,我也不隐瞒,当下在心中计算,倘若我与郑崖正面交锋,我会有几分胜算。

倘若只是维持一个不胜不负的局面,我有六成以上的把握,可是要打败他就显得不是那么容易了,郑崖战斗经验丰富无比,远远超过于我,就算我的力量与他相同,想要战胜他也非是那么简单的事。

昨天与今天,我都有机会胜他一次,可是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他都会有巧妙的方法化险为夷,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老老实实的道:「大概只有一成希望。」

校长莞尔道:「你也不必过于谦虚,让我看你至少有三成的机会。如果让你使尽法宝,有宠兽和你的小机器人助你,你的胜率能超过六成。」

校长对我如此肯定,让大喜过望,虽然力作冷静,却也喜上眉梢。

校长神色一转道:「依仗武力战斗犹如行兵打仗一般,多得计算、权衡各自的实力,多算计胜算便大,少算计胜算便少。」

我还是头一次听说这种说法,神色便是一愕,旋又觉得校长说的十分有道理,便继续听下去。

校长道:「战斗并非只单凭力量大小而定,其中更有智慧的较量。只有智慧高超的人才能在战斗中立于不败之地。」

我觉得校长说的很好,似乎正搔在心中的痒处,可又觉得这番论调颇为空洞,无甚用处。

校长望了我一眼,似乎看出我心中疑惑之处,接着道:「以你与郑崖来作例子,如今你俩实力相差并不大,为何你的胜算却如此之低?」

我摇了摇头,校长道:「因为你看不穿他的虚实!」

在我愕然的时候,校长继续道:「他的宠兽是一只海中的宠兽乌贼宠兽,论力量也只是一般,但是触手非常灵活,千变万化,他因此双手也得到强化变的异常灵活,并且结合自己以前修习的武学创出了一套『千幻手』的功夫,一招内往往瞬息万变,令人琢磨不透,更看不出虚实,既然连虚实都看不出来自然要吃亏。」

我歎了口气,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郑崖的「千幻手」确实令我难以琢磨,他的双手灵活至极,且变化繁多,使人很难看出他攻击的路数。

校长笑道:「这也只是小道,只要你能看出他的变化,甚至提前猜到他的变化,自然就不会惧怕,『千幻手』也就不攻自破了。」

我苦恼的道:「那我该怎么做呢?」

校长道:「我现在就告诉你『千幻手』的奥妙之处,你自己参悟,只要你想通了,对你有莫大的好处,『兽王十式』也会使的更加得心应手。」

校长竟然要传我破解方法,我自然要认真记下。校长道:「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攻其不备,出其不意。」

一段话说下来,我却听的一头雾水。

校长微微一笑道:「『千幻手』的奥秘就在于用表面现象迷惑对手,从而掩盖真实目的。他若攻向你的左面,偏偏会让你觉得他是攻你的右面,你若被迷惑,便掉入他的陷阱;他离你很近足以攻击到你,但却要摆出一副离你很远的样子,使你误以为他的攻击对你造不成威胁;他明明离你很远,但却作出离你很近的样子,使你误以为你在他有效攻击範围之内,令你心生畏惧,从而错过了大好机会。

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只要你参悟出我说的那段话,『千幻手』自然不在话下。」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