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节操满地 > 南阳女王群,女孩来月经后还能长多高, 黑道修神 卷一第25章 俯瞰天下(四)

南阳女王群,女孩来月经后还能长多高, 黑道修神 卷一第25章 俯瞰天下(四)

-|分类:节操满地|2018-02-27 18:20:05|-

第25章 俯瞰天下(四)

「天哥,除了赫远没到之外,人都到齐了。」看了一圈之后,庞天文对向天成说道。

「赫远?他是谁?很重要吗?」向天成抬头问道,对于何家的事情,向天成还是真的不是很清楚。

「他啊,他就是我说的那个元老嘛,脾气倔的很,我父亲有时找他,他有时都不来。」挎着向天成的何婉莹介面说道。

原来他就是元老之一,看来这下真的有戏看了……

不再理他,向天成单手指轻轻的敲敲桌面,几十人的会场渐渐无声。

「各位何家的朋友,在下就是向天成,我想何叔的遗言各位已经知道了,我向天成自问何德何能能接管何家?不过何叔的遗言不能违背,所以今天我请各位到这里,就是商讨何家日后的前程问题。」在座的人哪个不是老江湖?怎么会听不出向天成此话不过是自谦而已,谁不想当这个何家老大?特别是向天成的天帮,如果两帮合二为一,那么向天成的势力就可以说囊括整个J市了,姜虎的五虎联盟不过是一个跳樑小丑而已。

从众人后面站起一人,此人是何家当今一个后起之秀---王青山,此人虽然加入何家不长时间,但是地位可不低。此人站起来后众人的眼光不约而同的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我想何老大生前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另外向兄弟的能力有目共睹,对何家的未来发展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我同意何老大的嘱託,将何家交付给向兄弟管理。」

话音刚落,就有几人站起应声附和,表示同意,事情就怕开头,有了开头,后面自然也就好办了,坐在主位的向天成向王青山点头表示满意,而那些摇摆不定的人看见向天成的笑容顿时明白了,也同声应和表示同意,不过这时会议室的大门被人踢开,顿时,会议室变的鸦雀无声。

一个年过六十老人走了进来。

「赫远来了,他就是赫远。」站在向天成身后的庞天文小声提醒道。

「赫叔!天成以为您老人家有事来不了了呢。」说罢,向天成起身迎向赫远。

「哼……别叫的这么亲热。我可不敢当。」没有理会走过来的向天成,赫远在后面找了一个位置独自坐下,而他的六个手下也笔直的站到了赫远的身后。赫远的这些举动让向天成非常反感,眼神中莫名产生一闪而过的杀意,走了一半的向天成,脚步没有停止,仍然继续向门口走去,目标也许不是门口,而是坐在门口处的赫远。

「各位,刚刚我们说道哪了?噢对了,你们都同意我接管何家了,是不是?」向天成问道。

「赞成。」「同意。」不少人举手回应到,而最先说话的还是王青山,向天成满意的笑了笑。笑容不变,转头看向赫远。

赫远低头不语,看似在深思,或者根本装作没有听到。应和同意的声音越来越高,人也越来越多。

「啪……」。「够了,难道你们就这么希望看见何家在J市灭亡吗?接管?我去他妈的接管,不就是吞併吗?向天成,你个乳臭未乾的小崽子,毛都没长全,有这么大的肚量吃下何家吗?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两重。告诉你,有我赫远一天,你都别想动摇何家。」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低头不语的赫远。听了这话,向天成的表情倒是没有什么变化,而一直没有表态,也没有说话的另外两个元老却说话了。

「二弟,你瞎说什么?」「是啊,二哥,你别这样啊,天成虽然不是我何家的人,但是何老大的遗言上可是有明确的指示啊。」

「去他妈的指示,我告诉你们,何家是我们一手打拼下来的,没有我,能有今天的何家?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

听着几人的对话,向天成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止,向天成现在的位置已经距离赫远不足五米的距离,向天成停下脚步,看向赫远。

「你……干什么?」原本狂傲的赫远看见向天成不禁一颤,因为他看见了向天成藐视生命的目光,好像向天成在看自己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不过,眼神中冰冷,藐视中带着霸气,居高令下,俯瞰天下的气势犹然而生。没有动作,没有言语,静静的看着已经流下冷汗的赫远,两人双目相对,赫远想逃离这犀利的目光,可是身体却不听使唤,看着,彷彿自己掉进了深渊,万劫不复的深渊。

会场里面也同样鸦雀无声,看着两人没有言语的对决,不过这场对决的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不过众人皆没有发出一声响动。

「赫远,何家的三大长老,我知道这个何家的天下有你很大功劳,你说,你想怎么样?」五分钟后,向天成首先说话,但是气势却没有半分的减弱。

「我……我……」可是还没等赫远说话,向天成就继续说道。

「既然赫老没有要求,这样吧,听说赫老比较喜欢清净,那么我在J市郊外就给赫老準备一套房子,再给你点安家费,回去养老吧,你看怎么样?也不枉费你这么多年为何家的功劳。」向天成这话说的好听,其实不就是要把赫远软禁,甚至是赫远失蹤了也没人知道?这招,实在是太明白不过,谁不清楚现在赫远的选择只有两条,一是接受软禁,二就是坚持自己,希望能有所依仗,可是赫远明显不是后者,向天成这是在逼赫远,逼他就犯。

「向天成,你个狗娘养的,老子今天就费了你。」说罢,右手便向怀中伸去,再赫远拿出手枪的一刹那,一个冷冰冰的东西顶到了赫远的头上,不是别人,正是刚刚站在赫远眼前,自己要拔枪要射杀的向天成,此时的向天成手中握着枪,枪口顶在了赫远的头上。

「想干什么?杀我?我到要看看是你枪快还是我的快,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玩?我都给你机会了,你个老不死的还像怎么样?老老实实活几年不是更好?操,真以为你自己是个人物了吗?」此时的向天成不再是众人刚刚眼中那个笑容满面的学生,更像一个随意斩杀别人的刽子手。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