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节操满地 > 亲爱的想你了短信铃声,男朋友说休息吧, 黑道修神 卷一第13章 平行空间(六)

亲爱的想你了短信铃声,男朋友说休息吧, 黑道修神 卷一第13章 平行空间(六)

-|分类:节操满地|2018-02-27 18:40:02|-

第13章 平行空间(六)

看着李闯出糗的样子,姜文这个不是很善于表达的人也开始为李闯解围了。「天哥,闯哥最近也是很忙的,各个佔领的场子都需要闯哥去分配人员看守,也需要和市里面的领导打好招呼,确实有疏忽的地方,当初我们来H市的人手一共是三千五百人,其中不包括田野的兄弟,现在能支配的人手大约有一千两百人左右,大部分都被分派出去了。」

向天成听过之后又问道「田野,据你探查,黑旗党的人员情况是怎么样的?」

田野想了一下回答道「黑旗党在H市主力人员保守估计在两千以上,甚至更多。如果算上依附他的小帮派的话,那么他的人员应该能在四千多,另外我们还查到,似乎黑旗党有一些神秘的成员,人员绝对不下于一百人,这些可能是日本方面派来的,不过我们还是没有得到确切的消息。」

一千两百人?两千以上?听过之后,向天成猛地一睁眼睛站了起来。「李闯,你赶紧叫週边的兄弟们集中回来,在一些佔领的大型场子拉近一条直线做防守。」

看着向天成严重的表情,李闯也似乎感觉到了一丝不对,也许正如田野所说的,黑旗党是在拉伸自己的战线,使人员不能集中展开。在李闯打电话吩咐手下的同时,向天成又对姜文说道「那些想要依附过来的小帮派呢?他们不是发过拜帖吗?现在在什么地方?马上联繫他们到这里。」

「是,天哥。」姜文痛快的回答道,随后走出房间。

「田野,你一定要儘快查清楚黑旗党的主力所在,还有,他们的那个隐藏力量是什么?你有没有什么猜测?」向天成现在其实最担心的就是这个神秘的力量,当初田野曾经查探黑旗党的资金动向,其中有一大部分资金是去路不明,按照向天成的推断,这笔资金很有可能就是投入到了这些力量之中,到底是什么呢?

「当初就如我所告诉您的一样,将近一个亿的资金,如果装备一个一百人左右的特种部队,那么这个部队绝对是可怕的。」田野静静的说道,现在房间里面就剩下田野和向天成两人,很多话没有了「旁人」才能说,毕竟,如果知道了有一个强大的敌人,那么对于领导者的恐慌是最致命的。

「你是说你怀疑是特种部队?这可是一个亿啊,难道他们想每个人身上都配个导弹不成?」妈的,什么东西,小日本鬼子,还真他妈的有钱,竟然弄钱来Z国,用Z国人杀Z国人,等看老子以后不教训你们这帮不知廉耻的杂碎吧。

「看紧点他们的动作,风吹草动都要警觉一点,这里可不比J市,这里才是真的虎狼之地。」

「是的,天哥,我现在就去盯紧他们。」随后田野退出了房间。交代一番之后,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向天成也算放心了,对于自己昏迷两天的事情,向天成还是非常好奇,好奇的他再次来到了「幻」世界。这次没有了上次一样的压迫感,可是令向天成吃惊的事情却发生了。

「哎?棋呢?棋盘怎么也不见了?」石桌还是那个石桌,柳树还是那棵柳树,唯一变化的是石桌上的棋子消失了,连带着已经刻入石桌的棋盘也消失了,而留在上面的是一个厚厚的玉简,玉简上面隔空漂浮这两个篆体字「正统」。虽然现在早就已经没有很多人认识篆体字了,按照道理说,篆体也是汉字中的一种,是属于现代汉字的祖先,形色相同相异,其中差别很大,认识篆体字的人也几乎都是那些七老八十的老研究专家,而向天成却冥冥中认识一样。

「正统」向天成轻轻的念了出来,空间中忽然有一股夹带着冷风的暖流传入向天成体内,让他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不由得「哼」了一声。

当这股暖流遍向天成每一条经脉,每一个穴位之后,天空中再次迴响起那个莫名的声音。

「我的孩子,这套『正统』现在正式传授于你,『皇极』只不过是我当初遗留在世间一本基础心法,已经有好几百年没有人可以达到这个瓶颈了,更别说突破了,也许是那本『皇极』本身就是一个缺陷吧,不过现在我传授『正统』给你之后,你便再不是一个『人』,你将关係到这个世界的存亡,你将是这个世界的主宰,可是这一切的前提是你掌控了世界,真是没看出,你竟然是一个生有赤眼的家伙,那天我竟然没有发现,也许你现在很糊涂,不过你以后就会渐渐明白了。孩子,记住,不管哪个世界,永远都只会相信实力就是一切的道理。」声音消失了,留下了一个已经完全发呆状态下的向天成。

「前辈!前辈!」清醒过来的向天成对着湛蓝的天空呼喊着,可是没有像上一次一样得到回音,向天成相信刚刚的不是一个梦,因为眼前真真切切的有一本名叫「正统」的玉简。而且玉简的下面还在声音之后多了一行小字,「末日尊神:实力就是一切!」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末日尊神是谁?「皇极」是他所遗留的?那么我们天师的创派祖师是怎么得到「皇极」的?而「皇极」就是为这本「正统」而生的?还有,他所说的赤眼又是什么?什么世界的存亡?什么世界的主宰?

问题困扰了向天成现在整个的思维,满脑子里面都是各种问题,而问题似乎确实存在,可是又解不开,从开始修习「皇极」开始就是疑问,却始终没有解开过。

「天师!天师!天师到底是什么?我向天成又是什么?我只想平平凡凡的生活,难道我有有错吗?老天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平凡的生活,我不要拯救世界,更不要主宰世界。」「我只希望能和相爱的人一起慢慢老死,我不行!我不行!」「我已经很累了!很累了!」向天成一遍又一遍的对天呐喊,对上天的不公平而愤怒,直到嗓子里面发不出任何声响,一滴泪划过向天成的脸,向天成也许终于明白了父亲为什么在自己离开的时候对自己说的话。

「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孩子,难为你了,可是你肩上的担子却只有你能承受,也只有你能改变这个世界。」「幻」的空间之上,一个与刚才声音相同的声音低声说道。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