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节操满地 > 女将惨死小说,家教入江正一性转文, 医世无忧 卷一第九章 姐

女将惨死小说,家教入江正一性转文, 医世无忧 卷一第九章 姐

-|分类:节操满地|2018-02-27 18:40:03|-

第九章 姐

林晓强按着他爹所说的路线,往后山的小路走去,经过了两条小桥,淌过了三条小溪,翻了四座山头……历经两个多小时,他终于看到了正在田里呼喝着老牛,扶着耙正在吃力耙田的林晓玉。

「姐~~~~」林晓强手舞足蹈兴高采烈的大声嚷嚷了起来,那样子比找到了组织找到党回到龙心医院还高兴。

「弟,你怎么来了?」林晓玉看到弟弟的时候,也是很开心!地里的农活从来都是她一个人在忙的,林老汉的腿脚不利索,走路都一晃一晃的,作女儿的如果不想遭天打雷劈,是不敢让老人下地的。林晓强倒是四肢健全,但他上学的时候,她不愿让他来,后来林晓强不上学了,她想他来,他又不肯来了!

如今林晓强出现在这里,真有点公鸡下蛋,虾公难产一般稀奇新鲜了。

「姐,我昨晚不是和你说了吗?我要和你一起担起这头家!」林晓强一捌一捌的走到姐姐所在的田梗边上!

「是啊,我都忘了!」林晓玉心说,我以为你只是说说就算了的!转而见他如此模样,忍不住关心的问:「弟,你的脚怎么了!」

「没什么,刚刚摔了一下!」林晓强淡淡的道,山路崎岖坎坷,沟沟壑壑,坑坑洼洼,不管是林晓强还是欧阳力,都没有走这种路的经验,俗语有云,走得夜路多,终究要遇鬼,可是走得山路少,是终究要摔跤的!

「我看看!」林晓玉不放心的停下了手里的活,吆喝着把牛顿住,把耙扎在田里就带着两腿的泥水上到了田梗。

「没事,我没事!」林晓强摭摭掩掩抚着膝盖不让她看。

林晓玉却不管不顾的拉起他的裤腿,发现他的膝盖已经蹭破了好大一块皮,血水正不断的冒出来,不禁心疼的骂:「还说没事,已经这样了!这么大个人了,还冒冒失失大头虾一样!」

「……」林晓强只是敦厚的笑了笑没有说话,林晓玉靠得他很近,可以闻得到她呵气如兰的气息及她身上一股似幽似麝的味道,香汗淋漓的她,几丝头髮贴在她被日头晒得通红的脸上,衣服柔顺服贴的伏在身上,让她的身体处于半透明状态,更显玲珑浮凸诱惑迷人。

「傻样,看什么啊?」林晓玉感受到弟弟灼热的目光,心里一慌嗔道。

「姐姐真好看!」林晓强由衷的讚美道。

林晓玉歎息一声:「好看有什么用?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她已经二十二岁了,在农村早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她长得很美,勤检朴素又能吃苦耐劳,看上她的男人没有一个连,也有好几个排,可是为了这个家,她还是把无数上门说媒的媒婆扫地出门了,也狠心的拒绝了那些青年才俊的一次又一次告白!

曾经,她也想过招一个上六女婿,可是在这个封建又迷信的农村,肯入赘的男人太少了,就算是有不是歪瓜裂枣,就是懒虫惰汉,再不就是结过婚离过异死了老婆留了孩子拖泥带水的鳏夫,而剩下的不是人家看不上她的家庭,就是她看不上人家的人才,结果到现在她仍是孤芳自赏孤枕难眠了。

林晓玉想了一会心事回过神来,发现弟弟仍然疼得龇牙咧嘴,赶紧在旁边的草丛里寻找起来,不一会便找到了一株小草,揉成一团放进嘴里去咀嚼,待嚼得烂了便吐出来敷到林晓强的膝盖上。

林晓强只觉得膝盖上传来一阵清凉,不知是那野草发挥了功效,还是姐姐的唾液发生了神奇的作用,又或是她的关心给了他心里安慰,反正他是觉得腿不酸了,膝盖也不痛了,走路也有劲了,一口气再跑五趟山路也没问题了。

「姐,这是啥呀?」林晓强猜想姐姐必定会告诉他,这是什么什么中草药,有止血消炎生肌活络的作用,但他还是按照套路的问上一问,否则他就找不到话说了,因为姐姐此时正蹲着身子给他敷药,大开口的领子里不可避免的春光大露弄得他已经口乾舌燥了。

「我也不知道啊!」林晓玉抬起头来,发现弟弟的眼光直勾勾的落在自己的衣领里,意识到自己走光,赶紧的站直了身子,那张被太阳晒得发红的脸彷彿更红了。

捉贼被拿赃,林晓强自然说不出的尴尬,好一会才故作镇静与惊讶的道:「啊?你说什么?」

「呵呵,弟弟别怕,这草我虽然叫不出什么名字,可并不是什么毒草,我以前碰着磕着了,也是用这个草来敷的,只一会就不疼了!」林晓玉娇媚的笑笑道。

「哦,原来是这样!」林晓强的目光再次顺势回到林晓玉的身上,突然,他指着她的下身失声惊叫道:「姐,你那是什么?」

林晓玉听到弟弟的惊呼声赶紧去看自己的下身,这才发现裤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染红了,脸上立即火热火热的烧了起来,尴尬得无地自容,她知道,自己那并不準时的月事,迟不来早不来,偏偏在这荒山野岭在她没有任何準备的时候来了。

「姐,你快回去吧!这里的活交给我了!」林晓强不会耙田,却依旧大言不惭的道,因为他早已不是小孩了,知道女人有月事之说,而且明白姐姐此时窘迫的处境,不忍心再看着她难受了。

林晓强有几斤几两,林晓玉最是清楚,他从没下田干过活,让他来耙田?田来耕他还差不多!无奈的苦笑道:「弟,这活你干不来的!」

「唉呀,你别说了啊,快回去吧!你的裤子都快湿了!」林晓强虽然知道此时再去看一眼姐姐的下身都是一种罪过,可是眼光却不授控制老往那个染红的地方上瞟。

这个世界上,流了一个星期血还不死的动物是女人,所以说女人都是很伟大的,当然这个伟大也可以理解为强悍,女人的大半生,其实都很遭罪,每个月总会有那么几天,而第一天的时候,量总是特别的多。后半生?年纪到了,自然也就不用受罪了!但不受罪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那时女人已经人老珠黄了。

「不,我不能回去!」林晓玉十分固执的说。

「为什么啊?」林晓强不解的问,这种情况,一千个女人有九百九十九点九个都不会觉得舒服的,只有赶紧盖上小绵被才是上策!

「唉,弟弟,你以为我不想回去吗?可是你知道吗?咱家的牛下午就要被人牵走了,我得赶紧把这几块田耙了,不然以后咱家没牛了,这田就要用人力来耙了!」林晓玉无可奈何的说。

林晓强的心顿时碎成了几片片,在半空中飘来蕩去痛苦得无法形容,他知道牛之所以要被别人牵走,是为了凑那五千块的赔偿款,全是自己惹得祸!而姐姐之所以不愿回去,是因为这条山路一来一回就是一个上午了,下午牛就要被牵走,哪还有时间来耙田啊!

因为自己,让姐姐如此的遭罪,他真的连想死的心都有了!所以他想都没想,立即就脱下了花格子衬衫里的坎肩,用力的撕成一条条,然后叠成一块长方形的布叠,递给林晓玉道:「姐,你先用这个挡一下吧!」

林晓玉接过那坎肩叠成的布条,有些羞臊又有些难过,但更多却是感动,而看弟弟的眼神也就更複杂了。

她拿着布条默默的走到了草丛里,脱下了裤子把布条垫到了内裤上,这一刻,她的眼里满是泪水,可是当她从草丛里走出来的时候,眼里的泪水已经消失了。

这,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从不在人前过多的流露自己的感情。

当她走回田梗正準备挽起裤脚再次下到深达小腿的水田的时候,林晓强却一把拦住了她。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