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节操满地 > 男主痞子接地气有肉,公关女的收入, 黑道修神 卷一第二章 新的开始(二)

男主痞子接地气有肉,公关女的收入, 黑道修神 卷一第二章 新的开始(二)

-|分类:节操满地|2018-02-27 18:40:07|-

第二章 新的开始(二)

对于新生的报导,现如今已经简单的不能再简单,都是流水线工作,也不像早先要领这领那的东西,包括洗漱用品也要排号领取。

所有的东西备品都可以自行购买,交了保险和学费,剩下的就是领寝室的钥匙了,向天成的寝室楼在校园的最里面,虽然是一个新建的宿舍楼,但是不免有些偏僻。

402,门没有锁,似乎已经有人在他之前到了。「同学你好,体育系刘振山,H市的。」刚刚进来的向天成就发现屋子里面有一个体型非常像王强的男孩,说话声音也是震耳欲聋,还真是搞体育的,干什么都要最大最好,声音也是如此。

向天成看着这个今后就是自己室友的刘振山说道。「恩,你好,我叫向天成,J市的,是学法律系的。」说罢,便把自己的行礼扔在了自己的床上。

「你就是向天成?那个高考状元?」难以置信的刘振山喊道。「喂!别这么大声好不?我又不是聋子!」捂着耳朵的向天成说道。

「呵呵!习惯了!习惯了!对了,你对面的那小子是电子资讯专业的,刚才出去买饭去了,一会可能回来。」刘振山话音未落,就听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进来一个身高大概一米七多,身体属于那种极其单薄的那种的男孩,而且他身上穿的衣服是一件满是皱纹的灰色衬衫,似乎已经穿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向天成主动走过去打招呼说道。「你好,我叫向天成,是法律系的。」

那个男孩似乎有些慌张,说道,「我叫马天宇,是电脑的。」

对于男生来说,认识不需要说什么,了解不需要做什么,很快三个小伙子就打成一团,直到下午,他们宿舍的最后一个室友也报导了,最后一个室友和向天成一样,是学法律的。叫叫陈亮。

而向天成在晚上吃饭的时候,对他宿舍的这三人也有了一定的认识和了解。

刘振山,家是本市的,从小就打篮球,学习一般,性格是属于那种直来直往型,特别的火爆。

马天宇,家是外省的一个山区,他们镇上他是唯一考上大学的学生,家庭条件很不好,特别不爱说话。

陈亮,母亲是H市的政府官员,父亲是当地的公司老闆,似乎很有势力,但是陈亮给人的感觉却不是一个飞扬跋扈的富家子弟,说话办事很是谦虚。

按照规矩,新生寝室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排大小,按照年纪,刘振山最大,不可置否的做了向天成他们四人的大哥,二哥,陈亮,向天成排老三,最小的当然就是马天宇了,马天宇整整比刘振山小了两岁。

对于大学,特别是对于一直嚮往大学的高中毕业生来说,大学的生活是美好的,自由,无拘无束。当然,四人中除了向天成之外,都是这样的感觉,其实也难怪向天成会这样,自从那次离家之后,向天成再也没有依靠过自己的父亲,自己也从父亲的臂膀中成长挣脱,无拘无束的日子对于一个人的心智的成长有着不可没灭的作用,向天成的历练已经高出原本属于他的年龄。

饭后,其他三人已经醉得不行了,而向天成确实清醒的很,不是他喝的比别人少,而是这些酒对于他根本没有作用,只要驱动自己体内的那团莫名气体转一转之后,除了口里面有那么一点点酒气之外,外人根本看不出他喝过酒,但同样醉醺醺的他却不能让人看出他的不同,装着迷迷糊糊,和他们勾肩搭背的晃悠在马路中央。

刚刚回到宿舍,「铃……铃……」的电话声音便响起,躺在床上的向天成拿过电话,看见上面显示的号码是李闯的,也不管正在厕所呕吐的他们,疾步出门。

刚接起电话,电话那头就传来了一阵吵闹的声音,不过这些吵闹声向天成很明显可以分辨的出来的,都是天帮的兄弟们正在抢李闯的电话。

「别动!我先说!」「上一边去,天哥!我阿虎!呀!谁踢我!」「天哥,我……

就这样电话那头抢了好一会,向天成心中忽然有一种暖呼呼的感觉,眼睛竟然有些湿润。

「好了,好了,一个一个说。天哥,我李闯,呵呵。你现在怎么样?」

听见李闯的声音,向天成调整一下心情,慢慢说道。「我还好,告诉他们在家好好待着,有用到他们的一天,对了,家那边怎么样了?」

「家这边还都好,凌军帮了我们不少忙,现在J市已经安稳很多了。」

「恩!你把何家那边的生意都接手过来,调整一下人员。」

……

……

电话足足打了半个多小时,向天成把走时没有交代的事情交代了一遍,挂掉电话,他又给凌灵和何婉莹打去电话。凌灵已经到了学校,正在宿舍收拾东西,而何婉莹还在来学校的车上,是庞天文送他来的,电话里面何婉莹还责怪向天成为什么没有带他一起来。

原本打算就这样平平凡凡的渡过大学生活,然后回自己的家乡小镇找一个也同样平平凡凡工作的向天成却根本不可能做到,很多人的一生都是这样渡过,可是向天成呢?J市的整个天帮,上千提着身价性命跟着自己的兄弟们呢?还有父亲留给自己的那句「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最近一直困惑着向天成,很多事情甚至不能自己去左右,生命活着到底为了什么?眼前浮现凌灵的那封信,和何婉莹那张依偎的脸庞。

脑子一片空白的向天成独自来到校园的花园里面,坐在人工湖的岸边,他在想,想自己为什么,日后应该如何,所有的事情彷彿越想,越迷茫,越不知道应该如何去面对。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依旧空白,任何答案都没有想出。夜已经深了,原本湖边的一对对情侣也走的差不多了,可是在花园里面一条幽暗的小道里面却聚集了几十号人,手里面皆拿有锃亮的砍刀,正一步步的向向天成逼近,而向天成却没有发现这么多,依然借着月光看着湖面的水纹……

一直一来向天成对危机都有一种先知先觉的预感,可是这次却因为思绪非常的乱却没有感觉到,随着一声消音器的闷响,把向天成从迷茫中惊醒。

顺着枪声,向天成发现自己的身后已经聚集了不下二十人,刀片在月亮下显得更加冷冽。

「你们是谁?」

「要你命的人……」不给向天成再次说话的机会,枪声再次响起。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