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节操满地 > 海棠線上文学城,老婆被老板啊,不要, 黑道修神 卷一第14章 平行空间(七)

海棠線上文学城,老婆被老板啊,不要, 黑道修神 卷一第14章 平行空间(七)

-|分类:节操满地|2018-02-27 18:40:08|-

第14章 平行空间(七)

逐渐冷静下来的向天成,看着手中的玉简,慢慢的打开,「日月之星辰,无妄而无律,天之伊始,得道而飞升,天地之灵,吸纳而成因……」

向天成看见整个「正统」不过几百字,里面甚至没有教他怎么样去运用,而且在向天成看来,这根本就不能算得上是心法,可当向天成读到最后一句「忘我而修身」的时候,空气中彷彿有如黄河之水般汹涌澎湃的要涌入向天成体内,而且脑海之中也浮现了许多莫名的奇异图画。

原来是这样,在经过刚刚的气流运动之后,向天成明显的感觉到了方圆一公里的所有状态,一花一草,一树一木。「真是没想到,这个『正统』竟然是这样练习的。」向天成不禁说道,因为现在他已经全部知道了心法的所在,而且其中的运用方法也随之知晓了,这个玉简彷彿就是一个钥匙一样,当人读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就会有气压对读玉简的人施压,可是当读玉简的人催动「皇极」抵御的时候,气压就会消失,随之而来的就是这本玉简中真正的心法,心法犹如心灵传输一样,直接印在了向天成的脑海中,这样的防盗措施也算是很高明了,如果看玉简的人不是修习「皇极」的人,那么肯定会被气压直接压成肉饼,而且即使是修习「皇极」的人,如果境界不够,那么也会下场很惨,而且其中最奇妙的就是心法竟然会自动複製脑海中,这些不能不让这个刚刚踏入修真的向天成感到一丝好奇,就在刚刚,向天成便运用了自己的神识观察了周围一公里的景况,方圆一公里已经是向天成现在的极限了,如果按照向天成的认为,如果功力达到了,那么甚至整个地球都会在自己的神识笼罩之下,可是向天成还是低估了这本「正统」的能力,别说一个小小的地球,即使是整个太阳系,也许都不在话下,不过向天成有句话是说对了,只有在功力达到的情况下,这些事情才会有可能。

回到了现实生活中,这次向天成没有走的时间太久,甚至可以说是很短,在「幻」里面明明已经渡过有半天的时间了,可是现实中仅仅一个小时,向天成从末日尊神传的「正统」里面得知这个空间其实是和外界世界相互平行的一个空间,是由末日尊神自己开闢的,而且这个空间由于没有生物,更没有人类的破坏,所以空间里面的灵气与生气格外的充足,练功修养绝对是外界的几倍,由于向天成现在功力有限,所以只能在意识中进入,当功力达到一定境界的时候,不光本体,甚至其他物体也可以进来,当然,包括其他生物也可以。这个空间是末日尊神给向天成的第一个礼物,一个可以在危难时刻可以把自己隐藏到另一空间的法宝,一个可以无限扩张,无限存储的空间的法宝,向天成不以为然,可是如果要是其他人知道的话,绝对会眼红,只可惜这个空间只有真正的主人、拥有人才可以使用,转让,而这个空间的主人正是向天成。另外,这个空间在末日尊神交给向天成的时候,末日尊神把这个空间的时间整个的调整了,使这个空间的时间比例是外界的十倍,也就是说,外界一个小时,空间里面的时间将是是个小时,这对于一个练功者来说是幸福的,因为他只需要一个时辰的练功就等于别人的十个时辰的努力,更加上空间中的灵气,那么不仅仅是事半功倍,而是事半百倍。

「天哥最近在忙什么?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是不是我们很让他失望啊?这种低级的分散我们战斗力的事情我竟然都没发觉。」由于距离有限,向天成散开神识之后第一个观察到的就是住在他楼下,已经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李闯,听见李闯在说自己,毕竟年纪才二十多岁的向天成也产生了不小的好奇心里,好奇的向天成把神识集中到了李闯的房间,以便可以一个字不落的听到。

「应该没有吧,毕竟谁都会马虎的,闯哥也不必这样自责,其实天哥也很不容易,这样一个大的社团竟然全靠他来支撑,天哥也会很累的。」说话的是柴源,房间里面还有姜文在场,始终都没有说话,也许是本身不爱说话的原因,姜文从开始一直就没有说话,不过在几个人各自回房的时候,姜文说了句让向天成非常欣慰的话「我们不能太差,天哥是我们天帮的灵魂,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把天帮做好。」姜文说完,在场的三人都点头表示同意,其中也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不辜负向天成。

收回神识的向天成,运用神识看来非常容易疲惫,看来以后没事可不能用来偷听,虽然疲惫,可是幸福的笑容却挂在脸上,遇到这一帮兄弟,也许真的是自己的福分,不说生死与共,起码也共同患难过,窗外已经是深夜了,由于H市的夜生活比较热闹,这个时候正是一些无业青年逍遥的时候,也是那些白领们放鬆心情的时刻,酒店下面不时的有汽车停在门前来酒店逍遥的,也有三三两两的社会青年在门前经过,他们也知道,千禧酒店这个地方不是他们所能招惹的,所以经过门口的时候都会不觉的加快脚步,生怕酒店里的人以为他们是来闹事的,站在酒店最高层的向天成向窗外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幕情景。

进入酒店的最多的几乎就是那些一身铜臭的商人,他们来这里,不为别的,就为了千禧酒店地下两层的大型赌场来了,这个赌场现在几乎占了天帮虽有场子里面收入的三分之一,可见他的利润有多高,怪不得当初聂世昌卖给自己的时候有多心痛,虽然在J市天帮也有自己的赌场,可是没有这样的规模不说,而且来赌场的人员也不一样,去J市赌场的那些人也都是小打小闹的,输个几万就不再玩了,不像H市,有钱,有势力的人多的是,甚至有的人在比自己谁一晚上输的钱多,不为别的,就为了自己这个不值一厘的名头,争风吃醋是常有的事,为了一个陪赌小姐,有的人甚至提出了按分钟给钱的势头。

「天浩!睡了吗?」向天成在想了很久后,给坐镇J市的吴天浩打去电话,说话的语气慢悠悠的,似乎有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

「没呢,天哥,您有什么事情吗?」

吴天浩小声的问道。其实本来已经躺在穿上的吴天浩一股脑的坐了起来,这么大半夜的,天哥打电话给自己,肯定是有事情的。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