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节操满地 > 母亲总是骂父亲,男友手不安分,知乎, 医世无忧 卷一第十八章 乌龙局

母亲总是骂父亲,男友手不安分,知乎, 医世无忧 卷一第十八章 乌龙局

-|分类:节操满地|2018-02-27 19:00:05|-

第十八章 乌龙局

那猥琐的中年汉子来到了车厢,果然看见一个贼眉鼠眼狐鼻猴腮眉尖额窄却挺着个大肚腩,长得比他猥琐很多倍的胖子坐在他原来的位置上。

那汉子立即就沉下了脸,露出一副张牙舞爪兇神恶煞的模样走了过去,大大咧咧的坐到了二胖的身边,还用凌厉无比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二胖,彷彿与二胖上辈子,上上辈子,上上上……。都欠了他钱似的!

二胖以前虽然也是混黑的,可真正兇悍的时候并不多,基本就没有,全都是狐假虎威。遇到了真正NB的主,他就只能萎了,声音有气无力的对汉子说:「大哥,这里有人坐了!」

「你MB的给我闭嘴,老老实实的坐着!」汉子面目狰狞的边咆哮边挽袖子,二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再咯嗦一句的话他那硕大的拳头就会落到自己的身上,所以他选择闭嘴,心底还英明的讚美自己,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那几个藏在暗处的小偷见整个车厢的人都已经提高了警惕,想下手已经十分坚难,而那个自称便衣的小伙子也不知去哪了?叫增援还是下车了,不太清楚!女人没多久也跟着离去!原来的座位上反倒坐上了两个与那便衣有过窃窃私语的男人!而且看这两人紧张又神秘兮兮的模样,小偷们感觉不对劲,而且车厢里的气氛也不对,看来今天并不是开工的黄道吉日,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计吧,为首的一小偷暗暗的朝同伙使了个撤的眼色,便站了起来,假借下车走到别的车厢寻出路谋发展去了。

那个猥琐的汉子见有几人看到他坐到胖子身边后,便碌碌续续的离开,以为这些都是那名自称便衣员警的同伴了,见他们离开,不禁友好的朝每人送上一个笑脸,人长得猥琐,又笑得不够自然,加上一脸的麻子,那可是比哭还难看了。

但不管是目送离开的人,还是离开目送的人,全都是震惊无比的。

第一个离开的人是那个有一叠叠皱纹老得不能再老却称自己有一笔钱的老头!

第二个离开的是一个身怀六甲挺着个大肚子的孕妇。

第三个离开的是一个不管长相与打扮都像赵本山老GG一样老实敦厚的农民。

第四个更离奇,是一个手握肓棒带着一对大墨镜,却走得稳稳当当的瞎子。

目送离开的人震惊于如今便衣化装术的高明,那老汗的皱纹看像去像是真的一样,而那肚子的孕妇还真的双脚肿大,像极了妊娠反应一样,特别是那个像赵本山打扮似的农民,太惟妙惟肖了,那瞎子虽然有点假了,不过也算挺不容易的了,他是真瞎,可人人都以为他没瞎!

其实汉子哪里知道,这些人并不是便衣,而全是小偷,来自各行各业的小偷,正因为有这些先天带来的装扮,使他们扒窃的工作开展得更是顺利。

小偷们震惊的是猥琐汉子的笑容,原本这猥琐男就长得比二胖好看不了多少,一脸的麻子,这一笑,所有的麻子全集合在一起,五官纠结在一起,只见黄黄的一排尖牙却不见眼,更显面目狰狞可怕,笑得比哭还难看十倍。小偷们看到此种诡异笑容,以为自己的身份已被这不知是什么便衣还是神经的猥琐男识穿了,全都变了脸,几乎是逃似的离开了。

在林晓强刻意的挑拨下,这些心怀叵测各安鬼胎的人全都大错特错,阴差阳错,大摆乌龙阵法鬼搞鬼起来!

二胖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了?他刚花了四百大元高价买来了林晓强的黄牛票,可屁股刚一坐下来,那个他一见锺情的靓女便向他投来一个鄙夷不屑的白眼,当他张嘴正要解释的时候,靓女却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他看着靓女匆忙的背影,猜测她只是上厕所去了,于是放下心来,正好借这个机会好好琢磨一下台词,一会等她回来了好好的在她面前表现一番,最理想的事情是下火车的时候抱得美人归,可当他打好一腔花言巧语甜言密语的腹稿之后,一个貌似和他有血海深仇的汉子却直直的走了过来,一屁股坐到了还留有靓女体温的座位上!他刚一开口阻挠便差点挨打,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再不敢吱声。

恶汉一直坐在那里,还不停的对那几个离开的老头,孕妇,农民,瞎子傻笑,也不知哪根神经不对,但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二胖不禁暗暗叫苦,要是靓女回来怎么办呢?那娇滴滴的靓女肯定斗不过这个恶汉的!不行,我二胖绝对不能允许这种欺行霸市的事情发生,我……找乘警去!

二胖打定主意,他要去做无间道,偷偷的举报这个人乱坐别人的座位。他还要污蔑这人偷别人的钱包,而他,就是人证。物证?他已经偷偷的把自己不装一块钱的劣质钱包扔到了恶汉放在脚下又烂了拉鍊爆开裂口的行李袋里了。

二胖站了起来正想走,那恶汉却一把捉住了他,冷声喝道:「你想去哪儿?」

二胖有点做贼心虚,脸色变了变,而恶汉一直就把他当贼,所以这神情的转变很符合林晓强给二胖安排的角色。「我,我去哪关,关你什么事啊?我,我上厕所,不不行吗?」那恶汉捉着他的手像铁钳一样紧,疼得他直抽冷气,说话也结巴起来。

「不行,你哪都不能去,否则……我揍你!」恶汉咬牙切齿的道!他可以从来都没有这么威风过,以前一般都是他被人当贼一样捉的,这回终于有了扮演正义的时候,还不卖力的演!

「你,你,你敢!」二胖猜想他绝对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揍他,可是看着恶汉那比他大腿还粗的胳膊,仍不免哆嗦。

「靠,你没猜错,老子还真敢!」那恶汉说完就一拳砸到了二胖的一个眼睛上!

二胖顿时感觉一股剧痛跟着眼冒金眼天旋地转,正要发出杀猪般的嚎叫时,另一个眼睛又挨了一拳,随着颈上一紧被一只大手掐着,耳边就传来说那恶汉阴沉的声音:「你要敢鬼叫,我绝对不会打你两拳那么简单,上面说了,只要不把你打死,随便我怎么整!」

二胖已经两眼发黑头脑发晕了,听得这话后更是吓得胆颤心惊,上面是谁啊?他招谁惹谁了?勉强的睁开疼痛的眼睛看着大汉,呜呜的点头!

那恶汉便放开了他,并重重的拍着他胖胖的脸道:「哼,算你识相,你给我听着,老老实实的呆着,哪也不许去!下车了跟着我走,你要敢耍花样,我立马就打折你的腿!」

绑架?打劫?还是老头子得罪的人……二胖的脑子里立即就混乱了起来。

这一幕虽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但动静并不太大,而且瞬间发生瞬间止住,并没惊动列车员,只是让在座的乘客目瞪口呆而已,可如今的社会就如林晓强所说,人与人的关係渐渐疏远,各人只扫门前雪,不管别人瓦上霜,谁会那么无聊去告诉列车员呢!

那猥琐男见众人有些恐慌的看着自己,放下一脸凶相稍稍缓和的解释:「这人不是好人!大家不用同情他!」

众人同时在心里疑问:你能比他好多少吗?

众人看看二胖,又看看汉子,最后他们都有了统一的结论:两个都不是好人!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