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 首席的掌心至爱,二战折磨女孩文章, 圣翼.时空之世(修文中)第十八章 承诺

首席的掌心至爱,二战折磨女孩文章, 圣翼.时空之世(修文中)第十八章 承诺

-|分类:娱乐资讯|2018-03-14 00:45:04|-

「莫娜,我以为我再也不会再见到妳了…….」

杰比笑了,彷彿一生所有的感情都附于这个笑容身上。

原以为我会就此沉睡,

没想到妳的儿子,现在就在我面前..

呵呵,妳一定很气吧?

妳明明说过妳儿子做什么都好,就是不要跟妳走一样的路,妳说妳会气的从坟墓里跳出来。

「如果他想的话我不会阻止他的,只是,我不能保证那到底是不是他所想要的。」

曾经轻描淡写的说过这样的话,只是,我知道妳大概没有把话说完,

妳说过: 所谓的英雄,只是在那个时间点挺身而出,却要背负那个名字一辈子。

明明,人们都不知道他们所崇拜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也不会知道妳是什么样子的人。

他们大概会失望吧,妳说。

然而我会记得的,那个曾经用毫不犹疑的眼神注视着我的小姑娘..

也是我唯一的契约者。

-------

「我曾答应过,如果有缘再遇到她的子子孙孙,我族会用一生去守护他们。」

像杰比这样历代只会有一个像它这样的存在,并没有所谓的同类;

人们不知道它的存在,它的一生就只会有个契约者。

当契约者消亡,它只能陷入沉睡,直到下一个人将它唤醒。

「少年啊,你的名子是?」萨伊明显还是一脸呆滞,直到羽辰锐利的眼光-他自己认为,一扫

他才忽然惊醒。

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刚刚他还一直嘲笑这个奇怪的生物,但人家明明是很认真的,自己这样就不大厚道了。

萨伊褐色的眼睛一清,在认真的对待这个生物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眼睛,好像透过他在看着谁一样,感觉好像很怀念的眼神。

很奇怪,这个生物到底...?

「我吗?我叫萨伊。」

「萨伊吗?」它喃喃的念着这个名字,当这个名字与记忆中的那个女孩重叠时..它使尽才把那个念头给消掉。

萨伊则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它,它在心里才自己笑笑。

马上,就能去找妳了...

它的身体忽然泛着澄橘光辉,刺眼的另人睁不开眼睛;它的身体感觉越来越清好像有什么分离出它的体外,该是上一次缔结契约的记忆..

再缔下新的契约后,它这样的契约兽就会回到初始的状态,对于人们来说那大改是所谓的死亡。

它不会再记得前次关于契约者的记忆,一切重新归零。

『它们』就是这样的一族,没有横的繁衍,只有死亡才能孕育出新的生命,

所以『它们』才是最珍贵的一族,

也可以说『它们』是历史的见证者。

算了,不懂那到底是在说什么,也无所谓了....

它的身躯附附着澄光渐渐变的澄黄到最后接近白的色泽,就像是炸裂开来似的,在它的眼前的是线被白光所包围,越来越模糊..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看起来就像太阳一样呢。」

连同太阳一样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吗?

「我的孩子,能像你一样就好了。」

「但他不需要去燃烧自己的生命,因为...」

「我会让世界,偿还自己的罪孽。」

妳真的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莫娜..

「亏欠你的一切,我会讨回来,这个世界不需要什么勇者,也不需要英雄!」

这就是命运,就算不需要也是一样,仔细想想那其实只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我只是想实现,对妳的承诺—

----------------------------------------

夜吟: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再打什么(ORZ)。大概就是在讲萨伊妈妈和杰比之间的情谊,这里不难看出萨伊妈妈-莫甘娜是一名杰出的英雄(暂且这么说)也就是杰比口中的莫娜(小名),可以知道他们之间情感的深厚。

会这样写只是想表现契约兽与契约者之间的羁绊,然后杰比到底是什么来头..打算之后才再写。

嘛,老实说一时也说不清楚。而且杰比一开始也不叫杰比(这算是个仪式,也就是跟莫甘娜妈妈订契约的时候有个名字,然后跟萨伊订契约时又有另个名字-也是经历过死亡,然后下一个新生。(也可以看成是两个不同的个体)

呼,然后夜吟要停更一阵子(要準备段考跟其他东西,累死。),等比较不忙的时候就会回来更文。

我知道更的很慢(正处读书关键时期,还有其他的杂事),还请见谅。

2014/11/23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