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 穿越之我是太皇太后,男主逗比的娱乐文, Twilight Twins第十五章──泛黄回忆所遗留的宝物/十五之二

穿越之我是太皇太后,男主逗比的娱乐文, Twilight Twins第十五章──泛黄回忆所遗留的宝物/十五之二

-|分类:娱乐资讯|2018-03-14 01:15:03|-

停留在村里的日子打算借住在货仓也和村长谈妥的提滋与伊拉特在依丝的邀请下来到了森林小屋,彼此都不再计较在公开场合互相掀底一事,同样身为特殊种族依丝决定招待两人到自家共进晚餐,也替他们省去了寻找食材和烹煮的心力,确实是轻鬆了不少。

小屋内部看上去有些脱离世间的感觉,魔法相关的书籍、药草药水还是魔法道具陈列在木柜上头,一看就是工作用的木桌上散乱着纸张和陈旧的书本,在书柜和木桌边的墙上几乎贴满了各式各样的魔法阵,从初阶到高阶、甚至还有依丝自行研发的魔法阵都有,举手投足彷彿都有着魔法的气息。

依丝贵为一位青春洋溢的十四岁少女,对打扮或是恋爱都没有兴趣,唯一沉迷的就是魔法。

「被旅人先生们看到髒乱的一面了呢……若是对屋里的东西有兴趣可以随意拿起来没关係,不过请一定要物归原位否则下次需要却找不到我会很困扰的。」依丝不好意思地笑着,繫紧围裙的绳子便举起菜刀熟练地开始準备,而作为客人的两人在获得主人同意后四处打量起从未看过的事物。

当提滋观察着一瓶上层是冰蓝色下层却是橙红色的药瓶时,却被伊拉特一把拉了过去。

「提滋你看看这个。」提滋顺着修长的手指看到了一本黑色的书,从侧面看上去此书翻阅的次数有多么惊人,书面上头有着深浅不一的墨水痕迹,封面处夹了一张黑色的牛皮纸,指尖轻触着看不懂的记号,他忍不住皱起眉间。

「这个到底是什么记录……」

两人翻着泛黄的书还是摸不着头绪,砰嗵的将处理好的食材丢入锅里,依丝洗净手后便朝两人走来顺道一解这个疑惑。

「是与各级魔族对战过后所记录下来的,种类的优缺点、出没地以及至今遇上的次数。」

为什么眼前这个身姿单薄的少女要和魔族对战呢?

瞥了眼封底贴着破旧的黑白照片,伊拉特直言不讳的说道,「家人惨遭了魔族的爪牙,而妳想要替他们报仇吗?」

眨眨眼,依丝清脆的笑声弄得两人不知所措,摇摇头她回道,「这位旅人先生该说是洞察人心才好还是心直口快才好呢?」

「所以依丝妳的家人真的……」提滋才说到一半便被依丝举手打断了。

「确实是因此去世的没错,但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报仇什么的。」望着伊拉特手中的书,依丝意味不明的说道,「会做成这个形式纯粹只是实验和兴趣而已。」

「实验、吗?」提滋猛然想起在前几个村庄的听闻,据说西南方某座森林住着一位以猎杀魔族闻名的魔法师,甚至有个耸动的外号,「金髮奇眸的魔女妖姬?!」

歪头甩动身后的马尾,依丝无辜的看向提滋,「嗯?旅人先生听过我吗?」

「……是怎样才能把乳臭未乾的小姑娘谣传成身姿窈窕容貌美艳的妖姬的?」伊拉特有些失落的俯视眼前未成年的纤细少女,原本还抱持些许的期待随着提滋来到西南一带想一赌传闻中妖姬的真面目,没想到居然会有如此大的落差。

他对美色没什么兴趣,纯粹只是为了打发时间才会陪着提滋翻山越岭走过前面两座森林,其实他最想去南方的冰山,最近收拾了不少盗贼让提滋治伤用掉了八成他以冰山上的药草炼製而成的药品,以这个消耗速度不过两个月就会全部用光,而那瓶几乎可以治百病的药又是药效最好的一个,手边已经没剩材料了所以在见过妖姬后他们打算直奔冰山取草。

不过没想到会在这样偏远的村庄遇上黄昏之子,一般来说都是围绕王城生活的也不是说没有隐居的人存在,但如今周遭没了以血缘相繫的家人只剩下女孩只身居住在这儿,怎样也说不太过去。

对特殊种族不陌生却又不曾向同为黄昏之子的人们求助,依丝自身对这个血统抱持什么样的想法,心里大概有个底的伊拉特的双眼不着痕迹的在依丝和提滋间游移。

「难不成是夜里漆黑误导了魔族的视线什么的?」只手扶着下颚,提滋难得说出了这样失礼的话,「森林又常常起雾,正巧製造了朦胧的美感才会……之类的。」

感受到了依丝冰冷的目光,提滋赶紧闭上嘴乖乖退到伊拉特身后。

「笨蛋的旅人先生只说对了视线误导,还有就是至少会察言观色不然才刚要煮好的晚饭就要拿去分送给村民了。」依丝算準时机关掉了火炉和烤炉,拿出盘子开始準备盛装香味四溢的食物,提滋与伊拉特交换一个眼神并上前帮忙,途中依丝也趁机报复了一下提滋。

主餐是蘑菇焗烤,再来是山菜凉拌、清蒸鱼还有蘑菇蔬菜汤,称不上是丰盛但绝对足够三个人分食,以闪亮亮的眼神看着饭菜,提滋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开动,伊拉特及时用眼神制止并示意要他望向阖上双眼的依丝。

「感谢神大人让在座的三人相遇,您给予的这段缘份我绝对不会忘怀。」小手在胸前合十的依丝轻声说完后,抬起头对两人微笑,「好了,请开动吧!」

提滋模仿依丝的动作也跟着说道,「感谢神让依丝做了这么美味的饭菜给我们,就算没有我最爱的肉也还是会美味的把这顿饭吞下肚的!」

「几乎每餐都要处理肉也真的很麻烦,以后就决定依据这餐来準备了。」伊拉特的动作比起依丝和提滋都要来得优雅却又显得简单,闻言提滋宛如接受酷刑般抱头哀号。

这间屋子已经很久没有「人」的气息了,眼前热闹的景象让依丝忍不住笑出声来,距离上次放声大笑有多久她不记得了,自从家人死去那日连同回忆连同体温和沾染血气的房子一同燃烧殆尽,现在这间小屋是村长召集村民帮忙重建的,对于她的遭遇感到怜悯的人们从不吝啬对她伸出援手,而她也尽力为这些人解决只有魔法才能摆脱的麻烦。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