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 嗯,啊,哦院长,纤细的爱情完整版迅雷, Twilight Twins第十六章──镜花水月的尽头/十六之一

嗯,啊,哦院长,纤细的爱情完整版迅雷, Twilight Twins第十六章──镜花水月的尽头/十六之一

-|分类:娱乐资讯|2018-03-14 01:15:04|-

「已经没事了,娜雅。」一手扶着我的肩膀一手轻拍背部,基尔平稳的声音从头上传来,低着头的我仍旧无法停止颤抖。

「……吶、基尔,现在的我是否还活在城堡中呢?」

听爱努讲述了许多关于与奇索的过往以及神之子民的事情后,内心深处便不断涌现各种感触,苦涩的让我喘不过气来只能揪着胸口。

揉了揉我的头髮基尔意味深长地回道,「每个人生长环境各不相同而娜雅只是碰巧生在王室罢了,了解这点提滋国王才会让妳到米兰大陆。」

抬起头凝望着基尔那抹无法解释的微笑,我第一次有了这样混浊的情绪,面对基尔的言词我只能欲言又止,最后我再度低下了头。

--那么为什么、我始终有着宛如透过玻璃遥望这一切的感觉?

那天夜晚我做了异常漫长的梦境,是和亚兰、父王母后以及基尔在城堡中共度的回忆,来到米兰后几乎是一觉到天亮的我已经很久没有作梦了,这个梦十分的逼真,任何与他人的触碰都有真实的温度,真实到彷彿告别家人的这几个月才是梦一般。

梦的尽头,我见到了亚兰,从同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脸庞、乌黑的长髮到充满深度的异色瞳都同记忆中的清晰,与她的交谈接触就算只是梦也让我感到无比安心,她先是触碰我的脸庞再来是伸手抱住我,在耳际说出了「姊姊有基尔在所以不要紧的」这话后她悲伤的笑着,接着我便醒了过来。

会做这种梦一定是因为自己还不够成熟到能捨去对于亚兰与基尔……甚至对于过往身为公主时的一切依赖,不管作为姊姊还是做为公主都是不及格的。

「正因为这样我才更有向前迈进的理由,对吧。」微露的朝阳透过缝隙打亮了帐篷内部,基于男女有别除非颳风下雨基尔从来不会与我一同睡在帐篷内,然而现在有了奇索和爱努的加入也仍依循着这样的规则,原本说了奇索一起睡也没有问题,却被基尔严重反对……

简单梳理头髮我便走出帐篷,眼望奇索和爱努仍盖着毯子休憩着却不见基尔的身影,闭上眼我将晨间夹杂着湿气的清新空气吸入肺部,顺着脑中朦胧的光点我一步步朝某个方向前进,瞬息万变的森林正随着日昇而甦醒,鸟儿的啼啭此起彼落,初次独自接触清晨的森林原来是如此的令人平静、是如此幽静得令人感到安心。

从髮色上就与亚兰有显而易见的分别,放下头髮没能有她那样的恬静因此我梳起了符合自己个性的双马尾,今天我只是单单将纠在一块儿的髮丝梳开而已并没有做任何造型,这个样子与其说是亚兰,不如说和母后十分相似。

感受到自己离那道光点已经不远了,睁开眼我来到了溪流边,溪水沖刷的声音过于响亮以至于这个专注地挥舞长剑大汗淋漓的青年没有发现我,会心一笑我并没有出声叫喊。

只要看着基尔就好像回到了从前三个人的那时候,即便两人再清楚身边无形空着的是谁的位置,却也还是装做什么都没有改变。

那双总是认真无比的眼睛至今所注视的究竟是谁,如同故作狭隘的视野我一併无视过去了,早已不是天真烂漫描绘未来的年纪了,这点事我不可能毫无察觉,只是没有表现出领悟的样子罢了。

基尔他一直都--

「……丝大人……」隐约听到了这样的叫唤,我连忙将视现移到基尔身上,紧盯着微张的嘴拼凑方才的话语,才想问个清楚时被基尔抢先一步开口,「原来是娜雅,早安,昨晚睡得还好吗?」

将问号吞回腹中,我也笑着回答,「也许是哭过的关係,睡得很沉也很早醒,你一直都是这个时间来练剑的吗?」

「自从艾努先生和奇索加入后多半是这个时间,那两个人都非常可靠,以前大部分都是直接在帐篷外头暖身练习的。」基尔边说边将长剑收入剑鞘,走到溪边洗把脸之后有些懊恼的刮了刮脸颊,「娜雅,可以请妳先行回到营地去吗?方才流了不少汗我想沖个凉再启程……」

换作是以前的基尔八成会直接跟我一道回去,忍着满身黏腻然后整天都跟我保持距离,但现在则会开口提出这样的请求,看来基尔也慢慢的在适应自己不再只是护卫的事实了,背过身子我开心的笑着,「嗯嗯,奇索他们应该已经醒来了,我就先回去啰!」

为了确定少女是否不再回头,基尔多等了一会儿才开始卸去衣物,慢慢走进溪里净身。

「一瞬间将她误认成依丝大人了,真是个致命的失误。」

基尔将头髮往后梳去,感伤地望着盛夏澄蓝得过分的天空,他深深叹了一口气。

透过他人去遥望深爱之人这种事,对自己对那一位而言都是极致不平的,到什么时候……才得以成为「曾经」?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