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一到高潮叫爸爸,侄女av番号封面, 活金 卷一 灵脉第十九章 祸事(上)

一到高潮叫爸爸,侄女av番号封面, 活金 卷一 灵脉第十九章 祸事(上)

-|分类:情感诉说|2018-02-26 13:40:02|-

第十九章 祸事(上)

等那人走远后,林宝驹这才从草丛裏面钻出来,準备吸收这香山灵脉中的灵力。

爬起来的时候,林宝驹忽然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心想:「难道是在地上趴久了?」

林宝驹也没有在意,开始全神贯注于脚下,感受着香山上的灵脉所在。

很快,他就看见了流经香山的灵脉,那条生命之流。但是很可惜,这条灵脉竟然只有巴掌一般大小,而且裏面蕴含的灵力也不充足。

难怪先前那个邪异的青年也骂这裏的污染太厉害了。只怕用不了几年,这香山上的灵脉就会消失。

算了,虽然林宝驹明白这个道理,但是他却没有办法来改变现状,还是抓紧时间吸收点灵力吧。

老实说,每次吸收灵力,林宝驹都会感觉非常的舒服,飘飘然的,好像要成仙一样。有时候,林宝驹甚至觉得,他吸收灵力的时候,就好像是跟书中描写吸毒的感觉一般。

不过,林宝驹并不知道,并非每个人都能像他这样舒服的「享用」灵脉中的灵力。其余的护灵人,吸收灵力之后,还要花很多的时间来运转消化,才能完全蓄积到自己体内。

一个小时后,林宝驹歇手了,停止了对灵力的吸取。老实说,这香山上的灵脉,远远不如老家白马山的充盈宽广,吸收了一个小时,也没有让林宝驹产生满足的感觉,反而生出了一种烦闷的情绪。

至于锦囊裏面的金马,对于林宝驹引去给它的灵脉,它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好象是嫌弃这裏的灵脉成色太差了。

金马嫌弃「口粮」太差,林宝驹也觉得不爽,郁闷地从香山上下来了。

这次唯一的收穫,就是遇见了那个邪异的年青人,虽然林宝驹很讨厌他那该死的外表,但是却也有点羡慕那人的本事,尤其是指挥利用巨蟒的手段,更是让林宝驹跃跃欲试,想把自己的金马拿出来抖抖威风。

不过,林宝驹并不知道,这次去香山,却是遇上了祸事。

回到寝室后,林宝驹越发觉得身体不太舒服,中午打的饭菜,也一点胃口都没有。

到了晚上,林宝驹越发觉得不太对劲,总是觉得身体不舒服,但是又说不出究竟是什么不对。

林宝驹就这么昏昏沉沉地过了一天。

第二天,南方大学的军训正式开始了。

「立正!稍息!~」教官大声的吼着口令,然后眼睛开始扫视着面前的这些大学生。

教官很清楚这些娇生惯养的大学生的想法,所以他决定抓出一两个不用心操练的典型,来一个下马威,将他们好好的惩戒一番,让其余的学生明白他这个教官可不是什么纸老虎。

「第二排第三个同学,出列!」教官的眼光停留在林宝驹身上。在教官眼中,这个学生精神萎靡,一点精神都没有,这样要死不活的样子,让教官感到非常的不满。

同学们的眼光一下子都集中在林宝驹的身上。

林宝驹已经三顿没有吃上什么东西了,听见教官的吼声,他昏昏沉沉的走出了伫列。

「砰!~」

林宝驹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他就这么栽倒在了地上。

意识很快就模糊了,林宝驹只记得头顶的眼光分外的刺眼。

「怎么了?他怎么了?」「他昨天身体就不好了……」

「军医!急救!」

「不行,病人的心跳很微弱,必须立即转移到市区医院。校医院的治疗条件有限……」

「院长,楚市长来我们医院视察了。」

「这个病人的身份很特殊,你们一定要全力抢救,不能够有丝毫的马虎!」

特护病房裏面,楚放山焦急地看着脸无血色的林宝驹,不住的说道:「这是怎么搞的嘛,学校什么不搞非要搞什么军训,好好的一个学生,竟然训练成了这样!」

楚放山的脾气本来有点火暴,但是因为怕影响病人,只能压低着嗓子骂。

楚放山的旁边,是他的三儿子楚升,江城市的副市长,分管本市的经济建设。他从父亲那裏了解到了林宝驹的身份,也不禁有点替林宝驹担心。

为了抢救这个小伙子,医院已经动用了最好的设备,最有经验的医生。但是三天时间过去了,这个林宝驹丝毫没有醒转的迹象,不由得让楚放山忧心忡忡。

作为一个受过中国传统薰陶的人,楚放山非常的看重恩义两个字。虽然帮助他们楚家的是林宝驹的先祖,但是在楚放山眼中,就等于同林宝驹。

「爸爸,你别担心,老大已经去联繫北京医科大学的专家去了。只要这小子还有一口气,就一定能够抢救回来的。」楚升安慰老爸道。

「怎么不叫人担心呢!」楚放山神情异常的焦急,「整整三天了,这些庸医连是什么病症都没有查出来,只说病人的生理机能在不住的下降,撑不了几天了……你听听,这都是什么屁话,就算要死要活,总也得有个病因吧,这些人怎么看不出个苗头呢。」

「那施叔叔是怎么说的?」楚升很清楚,自己家裏的那个施管家,可是一个一流的中医。

楚放山歎了一口气,颓然地坐在沙发上,说道:「他说林宝驹的脉象很弱,而且是越来越弱,但是摸不出是什么病症,就好像是……好象是快要老死的人,阳寿快尽了,没有办法的!」

「这怎么可能!」楚升不禁一惊,这个大孩子可还不到二十岁啊。

「去把他的父母接来江城吧。另外,把家裏放着的几根百年老山参拿出来,说不定到时候用得上。」楚放山心情极其的沉重,看着奄奄一息的林宝驹,说道:「无论如何,也应该让他的父母见一下儿子的最后一面。不过,我怎么给林家的人交代啊!对了,你去城裏买一套房子吧,让林宝驹的父母来了就别回去了,也不能让他们继续在乡下受苦了,你好好安排一下吧。」

「爸爸你放心,我会办好的。」楚升点了点头,忽然神色变得有点古怪,说道:「爸爸,要是这个林宝驹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老祖宗会不会……会不会回来执行家法啊?」

楚升永远都忘记不了,楚家的那个「老祖宗」执行家法的情形。

那时候楚升才六岁,他的大伯执掌楚家,但是却不务正业,长期在外面吃喝嫖赌,他爸爸和几个叔叔都是敢怒不敢言。后来老祖宗回到楚家,一听见此事,竟然一只手将大伯从赌场一直提回了家中,当着楚家上上下下的面,用藤条将大伯的一条腿生生打断,然后扔出了楚家。

当时楚升听见大伯的惨叫声,都吓得尿裤子了,而两个哥哥也吓得两腿发抖。甚至连他楚升那个生病的爷爷,也老老实实地跪在堂屋中,一声都不敢吭。至于楚家的女眷,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从那以后,就没有看见大伯了,而父亲也被老祖宗指定为楚家的继承人。对于这个决定,楚家没有人敢反对,因为这个老祖宗在楚家的威望简直如同活着的神仙一般。

听儿子这么一提醒,楚放山也不由得心头一惊,想起老祖宗那火暴的脾气,说道:「要是老祖宗真要执行家法的话,也只能挨着了。」

楚升一连的苦笑,说道:「中国都解放这么多年了,恐怕就只有我们楚家还有家法这一条。」

「要是老祖宗在的话,说不定林宝驹还有救。」楚放山想起了什么,说道:「你赶紧叫人去林宝驹家乡一趟,一是把林宝驹的父母接过来,另外是找找老祖宗的下落。现在这情形,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好。」楚升点头答应,然后对父亲说道:「爸爸,我们先回去吧,呆在这裏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妨碍医生的诊治。」

楚放山心知这是实情,虽然他痛恨这些西医医生医术低下,但是此刻也只能跟儿子回家去了。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