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催眠性奴母狗长篇,王梦秋老公徐易容, 走路男-爱国者莱茵河畔的夏天

催眠性奴母狗长篇,王梦秋老公徐易容, 走路男-爱国者莱茵河畔的夏天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6:20:02|-

战争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权力?为了利益?为了爱情?还是为了自由?

我不知道!事实上我想我再也没机会知道!

在这场自私自利的战争中!

我们理所当然成为孤儿!理所当然成为俘虏!理所当然成为砲火下的牺牲品!

这是多么讽刺的对比!又是多么可悲的逝去!

我们赢了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这个命运的齿轮底下!没有什么是逃的掉的!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这敌对的环境里!只有他们两人愿意相信我!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愿意用所有一切来交换我所失去的两个挚友!

卢卡因为丢不出水飘在原地气愤跺脚!

提姆叼着稻草懒洋洋看着天上的浮云!

我则在一旁拿着扇子烤着刚抓到的鲜鱼!

弗莱堡镇,莱茵河畔,那年无忧无虑的青春...

「 终于下课了!今天布朗老师还真啰嗦!」

「 你待会要去哪!要不要去”基地”附近晃晃!」

「 我得快点回家!免得老妈又要唠叨!」

德国莱茵河畔旁,绿油油的草皮笼罩在温暖阳光下,夏天的酷热在这片绿荫森林里一点也感受不到,松鼠上上下下搬运着掉落下来的松果好不轻鬆,几只小雀停在树梢引声高歌亦或叽叽喳喳三姑六婆,一只不知是猫或臭鼬的动物闻着冷杉树干旁颜色鲜豔的蘑菇满脸好奇

距离现今不太远的时候,位于黑森林里的弗莱堡,醉人的樱桃酒飘散整个村落,几只大狗互看不顺眼,嘴里发出低鸣的警告,村里的大汉们脖上挂着浸湿的毛巾大声吆喝,打着赤膊搬着一桶桶笨重的黑啤酒,绑着蓝底花纹头巾,小木房窗口充满稚气的少女将麵包抹上浓厚的果酱,配着牛奶边吃边聊

弗莱堡高级中学,一群乳臭未乾,总是啷嚷自己已经长大的小鬼头身上的制服都还没换下,就这样跑来晃去好不热闹,嘴里抱怨着今天所遭遇的事情,一边又兴高采烈讨论着接下来的活动,几个顽皮的小鬼碰到几个落单的小女生,手中毛毛虫马上凑了上去,惹得小女孩尖叫连连,恶作剧的笑谑不停打转

「 喂!诺丝!妳待会要去哪里?」

校门口两个满脸活泼的年轻小伙子大呼小叫,不理会一旁教官快要气炸的红脸

「 哈楼!卢卡提姆!待会去补习吧!你们呢?」

被称作诺丝的女孩朝着两人摇了摇手,脸上开怀大笑

「 还要去上课!白天听老巫婆说的还不够多吗!」

卢卡和提姆两人一个吐舌一个摇头,活像苏礼老师就站在自己面前

「 没办法阿!费南老师的课程越来越难!又是量子力学又是微积分的!我怕再不用功点很快就跟不上进度了!到时候离波士顿大学只怕会越来越远吧!」

诺丝幽幽说着,看着不远处一个小女孩哭哭啼啼站在原地,一旁几个小男生手拿着不知哪里来的青蛙手忙脚乱,一看就知道是个刚入学的笨小鬼

「 你会不会太夸张啦!现在就在担心大学?还有一年的时间耶!」

卢卡手脚张的大大一脸夸张看着诺丝

卢卡,提姆,诺丝。三人均是弗莱堡高中的学生,这次夏天将是三人最后一年的校园生活。此时此刻,就在大家正为了未来的大学甄试拼足全力绞尽脑汁,身为本校历年来成绩表现最”优异”的卢卡和提姆却神经大条,不断想些好玩新鲜的恶作剧点子,或是哪里有些好玩的地方,期待这次暑假好好给它玩个痛快,而身为两人共同的好友诺丝,却只能摇头苦笑莫可奈何

弗莱堡镇,这三个死党从小到大成长生活经历童年的世界,在这块不大不小凡事都能变成头条新闻的土地上,村里各个角落就成了小孩们努力发掘的藏宝图,埋藏着许许多多各形各色的惊骇探险

如黑森林里活了五千多年的长老树精

如莱茵河所经过的幽冥之岛

又如隔壁村庄栖住,会啃食小孩耳朵的邪恶女巫

每一次的探险都是一次期待,每一次的探险也都是一个故事

不知有多少次,有多少小孩满心期待,天还没亮就从温暖舒适的被窝里挣扎爬起,就为了和约好的同伴参加这难得一次的大冒险,男生张牙舞爪的夸大其词,女孩逃命般的尖叫连连,都成为这旅程中的丰富调味料,每次的冒险虽从没发现过什么宝藏,村里的小孩却还是乐此不彼兴奋讨论

不过对于诺丝而言,这些所谓的宝藏冒险只是童年所经历的一段回忆,身为明年大学的準新鲜人,她知道以目前的成绩,即使未来每堂课都没有缺席,要申请服波士顿大学的资格依旧是难如登天,也因为如此,所以她才不计代价,将自己这些年来在麵包店所打工的,辛苦赚来的积蓄砸了下去,拼死也要挤进申请的资格门槛

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女孩来说,诺丝可以说长得相当有个性,虽称不上俏丽美艳,神色间却透露出一种坚毅,在那个战争的年代,幼年父母双亡的诺丝从小就是外婆一手带大,小小年纪的她心里明白自己的人生是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所有的一切都得靠自己打理负责,也因为如此,小学之后,独立生活就成为自己的準则,家事学业,购物打工,每一样都是自己来,然而这种独行侠的个性却也常吸引些以欺负人为乐的人的注意

而卢卡和提姆也是在那个时候悄悄出现

=====

「 把书包还给我!把书包还给我!」

一个小女孩在操场上跳上跳下,泪水急的在灰蓝的眼中打转,周围站满一圈个头体型都比女孩还要高上一个半头,大声讪笑着的大男生,只见他们将手中一个沾满泥巴的背包互相丢掷,看到小女孩跑过来马上又抛到另外一边,最后回到满脸横肉脸色不善,全身肌肉就像健美先生的大山姆手上

「 喜欢打小报告!妳这个没人要的蓝眼小杂种!」

大山姆边笑边骂,背包却越提越高

「 是你们自己做错事!我不找老师的话波波就会被你们打死啦!」

小女孩脸上虽然哭啼语气却丝毫不愿妥协,一边尝试抢回包包一边痛骂这群擅长以大欺小的小恶霸

「 波波!不就是一只狗吗!牠是死是活干妳屁事!我说诺丝妳管太多了吧!」

嗤之以鼻,手上的背包又提高了几吋

「 少啰嗦!快还给我!」

瘦弱的诺丝大声骂着,意图撞向大山姆的大肚子的头猛然扑了个空,绊倒在地上跌了个狗吃屎

「 臭杂种!我看妳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 老大你还真厉害阿!」

「 看来这个小女娃以后罩子应该会照亮点!」

「 臭小妞!为了只狗特地来送死!看你这次怎么找老师来!」

混着烂泥巴的鞋底踩在女孩头上,围观的人群又是一阵奚落嘲笑,时不时握着的细木棍还刺了过来

突然一阵充满热血的怒骂远远传了过来,右侧三个还不知道是谁的年轻人脸上吃了个结实的拳头,满脸鲜血倒在地上,

「 是谁打我!」

「 干是谁!有种别跑!」

只见站了个头顶着鸟窝嘴中嚼着口香糖鄙夷插着腰,另一个打着赤膊穿着短裤神气站在一旁,手中各自抛了块不大不小的石块,两眼愤愤看着眼前的人群

「 可恶!你们竟敢欺负诺丝!」

「 看我们的厉害!」

用力将手中石块丢去,两人一脚一拳迅速朝众人打了过去,几个看似狐假虎威的瘦皮猴跌在地上,另外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眼睛吃痛倒在一旁打滚求饶

然而就算再怎么会打,身手在怎么灵巧,终究还是寡不敌众,不到三分钟两人就被几个四肢发达但看似头脑空空的小胖子双脚离地牢牢抓紧,大山姆也离开在草地上啜泣,满脸鼻涕眼泪的诺丝,握着拳头不怀好意

「 所以你们两个小混蛋想要当出头鸟!当然可以啦!」

对着钢铁般的拳头吐着气,大山姆满脸的横肉似乎又大上一吋

「 放你的狗臭屁!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啦!」

顶着鸟窝头的小男孩一脸怪叫,鼓胀的肌肉尝试着挣脱对方的束缚

「 诺丝可是我们班的!休想欺负她!」

穿着短裤,看起来绝顶聪明的另个男孩嘴里叨叨唸着,双脚却不断在半空踢着

「 既然有种反抗!当然就要接受我大山姆的制裁!」

狞笑同时,手中的拳头对準面上就是挥了过来

突然间鸟窝头的小男孩猛力甩开枷锁,停不下来的拳头毫不保留打在左边的小胖子脸上,还没做出应有的哀号,小胖子整个人就这样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右边的壮硕胖子不知什么时候,像一袋沈重的马铃薯般坐落一旁,诺丝手中举了根棍子不知所措站在后面,显然就是整起事件的幕后真兇

大伙看了看地上两人,目光你看我我看你互相望去,鸟窝头的小男孩见机不可失,马上将抓住短裤小子的另外两人撞了开去,顺手将手中的棒子拾了起来趁势往后一扫,棍棒的长度瞬间划出一道安全的範围区块

「 快跑!还楞在那边干什么!」

不理会身后的鬼吼怒叫,鸟窝头抓紧诺丝冰冷的手,连同短裤小子赶紧没命般逃散开去

-----

「 我还以为前几天拯救鲑鱼那个团体已经够扯了说!想不到还有人会为了一只小狗单挑大山姆的!」莱茵河畔,鸟窝头用石头打着水飘,却始终只是跳了那么一下,气愤的他选的石块越挑越大

「 你们是因为没看到当时那只小狗!所以不知道那群人有多么恶劣!」

诺丝看着不断跺脚的鸟窝头,挑了块比较扁平的石头

「 用这种石头丢!比较轻比较快!丢的也比较远!」

短裤小子叼着稻草,翘着二郎腿懒洋洋看着天上漂浮的白云

「 所以呢!你们叫什么名字?」

诺丝看了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