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压着男生裆部摩擦,穿越青云去干苏茹, 异形战国004 铭雪不是人妻啊,幸福!

压着男生裆部摩擦,穿越青云去干苏茹, 异形战国004 铭雪不是人妻啊,幸福!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6:20:03|-

令人尴尬羞愧欲死的沉寂不知过多久,或许现实中只是不长的一段时间,但我主观感觉过去了整整一百年。几十双明亮的大眼睛直愣愣的瞅着我,如果我还是人类,只怕会脸红得像煮熟的龙虾,额头汗水瀑布一样流淌,甚至两眼翻白昏迷过去。

铭雪终于说话了,语气淡淡的轻飘飘的,却一字一词的打入我耳中,令我毛骨悚然。

“修罗殿下,您第一次用这个世界的兵器吧,需要铭雪指点吗?”

我感觉到冰冷的恐惧,一种说不出来的惊悸,仿佛老鼠被潜伏的蝰蛇注视。我下意识想说‘NO’,但理智告诉我,逃避只会遭受更加惨痛的打击和报复。不过我纳闷,到底我错在哪里,别人都管铭雪叫‘夫人’,铭雪也有了孩子,应该有丈夫了吧,难道是单亲妈妈。如果是单亲妈妈,我问‘你丈夫’的问题确实失礼,但不至于让她们这么震惊吧?

铭雪见我没吱声,自顾轻飘飘的穿过前庭,在小院门口停了半步。虽然她一语不发,但我知道她在召唤我跟上,只好硬着头皮跟上。经过森兰身边时,我听见她幸灾乐祸的声音:“母亲生气时可是很厉害的,尊敬的修罗殿下,您做好准备吧。”

果然会咬的狗不叫,森兰这小妮子平时一声不吭,发狠时当真刺骨销魂的毒舌。我暗叹一声,匆匆走出小院,见铭雪在园中小径上不紧不慢的行走,连忙快步追到她身后。我正琢磨要怎么道歉,去听见铭雪淡淡的发问:“殿下,您在原来的世界,是怎么战斗的?”

“一般是各种枪械。”我感觉她不懂什么枪械,便解释,“就是一种自动发射的弓箭,威力很大,能很远射杀敌人。特殊的时候,会用匕首或者别的短兵器。好吧,我承认。”我挥了挥手中的盾牌和南瓜锤,无奈的说,“这些东西,我只知道最基本的用法。像森兰小姐那样,使用精妙的刀法,从刀上发出刀光刀气,是绝对做不到的。”

“那殿下为什么选择云兽盾和八雷锤?”

‘云兽盾和八雷锤,这两件又傻又笨的大家伙的名字还真响亮啊!’我惊讶的瞅瞅盾牌和南瓜锤,心中还是烦恼:该不该告诉她,除了匕首之外,我对冷兵器几乎一窍不通,平常也不看脑残的国产电影,寥寥几个招式来自于退役后,玩WOW时矮人战士的印象。算了,丢不起人。我只好含糊的说:“我感觉它们的用法应该比较简单,所以弄来耍耍。”

“大巧若拙,举重若轻,看似重笨的兵器,可比看似轻巧的兵器更难用。”

“是,是的,铭雪夫人说得有理。”

铭雪没有再说话,默默的行走。我好多次鼓起勇气想道歉,但铭雪散发出一种无形的气压,把我的话堵在嗓子眼,无论怎么也说不出口。过了一会,我们来到一处绿茵茵的草坪上,铭雪终于转身面对我,刺剑斜指着我膝盖,淡淡的说:“殿下,我们开始吧。”

我暗叹口气,放下兵器走到一边,脱下上衣放在草地上,然后回来拿起盾牌和南瓜锤,自暴自弃的问:“好吧,不过我们该怎么开始?”

铭雪刺剑轻轻一挑,指着我胸口问:“为什么脱衣?”

“这衣服是铭雪夫人亲手做的,弄坏了不可惜吗?”

女人的心思还真复杂,我这么一说,她散发的那种无形气压似乎降低许多。不过表面上,她依然沉静如止水,只是刺剑微微落下,再度指着我的膝盖,口气依然淡淡的:“很简单,殿下施展所有能力攻击铭雪,铭雪会一一指明殿下需要改进之处。”

在前世,我没有少打架,知道菜鸟在高手面前根本无法出招,我这样的菜鸟,对铭雪应该毫无威胁。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客气,左脚跨前一步,左手持盾竖在胸前,右手把南瓜锤搁在肩上,大喊道:“那么铭雪夫人,我冒犯了。”

铭雪轻轻点头,剑尖急促的颤动起来,显然也做好了准备。

我大吼一声,顶着盾牌直冲向铭雪,企图先用盾击试探一下。铭雪起先一直静止,直至我冲到近前时,突然轻盈的侧跨一步,闪到我右前方。我也不客气,右手抡起巨锤砸过去。铭雪出剑了,第一剑挑在我右腕,第二剑点在我右肩,第三剑点在我咽喉。

她第一剑只轻触我的右腕,却让我整条右臂发麻;她第二剑只轻触我右肩,却让我整个上半身发麻。她第三剑没有让我发麻,却让我明白,我已经‘死’过一次。我不敢相信世上竟有这么精妙的剑术,心中有一分羡慕、二分钦佩,剩下七分竟然全是狂热的战意。

是的,我突然无比渴望击败她。这战意来得莫名其妙,但无比的真实。我感觉浑身发烫,一股憋闷的意念纠缠在胸口不泄不快,状况与森林中那一回如出一辙。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不想吃掉铭雪,只想击败她,酣畅淋漓的战斗,彻彻底底的胜利或者失败。

但对于这种冲动,我依然恐惧着,所以捂着胸口不敢动作,唯恐引发不敢预见的灾难。

铭雪挥剑指着我,仿佛洞悉一切似地,淡淡的说:“修罗为战斗而生,因战斗而灭亡,如果不战斗也会消亡。不要拒绝你的本能,也不要放纵你的本能。告诉自己,让自己明白,我渴望什么,需要什么样的战斗,然后释放心中的战意,尽情的享受。”

“可是……我……”因为要压制心中的冲动,我非常吃力,连说话都困难。

“你的身体属于你,你的力量属于你,你拥有绝对驾驭自己的意志。告诉你吧,你与森兰那一战的最后。你散失神智之后,开始狂暴的攻击森兰,修罗的战斗力无与伦比,以至于森兰被瞬间击败。但你没有伤害她,仅仅令她无法再战。”铭雪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柔声说:“是什么阻止你伤害森兰,可不是我,也不是其他人,而是你自己。你不愿伤害森兰,所以你没有伤害森兰。你所需要的只是战斗,并非破坏和杀戮。”

我还是不相信,当初我可是生噬了那头独角麒麟,像恶鬼一样血腥残忍。

“狮子扑兔,狮子有罪吗?”铭雪突然问。

狮子抓兔子当然天经地义。莫说兔子,就算吃人也不奇怪,肉食动物总归要吃肉呀。

“我确实喜欢那只独角麒麟,但不怪你吃掉它,也是同样的道理。”

“可是……我……我是人。”我沙哑的回答。

“那真遗憾。”铭雪垂下刺剑,转身背对着我,冷冷的说:“我们可能缘分已尽。妾身自幼便立誓侍奉修罗殿下,永生为奴为仆,可不会与凡人有什么关系,尤其是犹犹豫豫畏首畏尾的庸俗男子。妾身会尽快禀明仙师送走阁下,妾身的府邸还从没让男人进来过。”

‘自幼立誓’、‘与凡人无关’、‘从没让男人进来过’……似乎有些奇怪啊。我猛的醒悟过来,欣喜若狂的喊:“等等,铭雪,我听你的,什么都听你的,让我干啥就干啥。”

“真的,你愿意全心全意的成为修罗,哪怕放弃人的过去?”

“完全没问题,反正过去也没啥留恋的,只要铭雪一句话,立刻踢到天涯海角。”

“那么,开始吧,作为修罗战斗的第一课。”

铭雪转过身,绝世的姿容依然平静如止水,但我从她脸上见到了一丝隐约的红意,无比的娇艳。Waaaaaagh……!忍不住了,是爷们就忍不住。我张开双爪,咆哮着施展一招‘饿虎扑羊’。可爱的铭雪妹子不是叫咱释放本能的欲望吗?那咱就彻底的释放。今天春风和煦阳光明媚,万物复苏百兽发情,真是个交-配的好时节啊!

但很遗憾,铭雪轻巧的侧跨一步,伸脚在我脚背上一勾,我的‘饿虎扑羊’顿时成了‘恶狗扑屎’,非常不堪的扑在地上,脸先着陆,咬了满口的草茎。身体上没受什么伤,只是心理上有些难接受,这……这也太糗了吧,竟然被水灵灵的妹子一招放倒。

不,决不能这么放弃,我还要继续,做爷们就要百折不挠,百炼成钢!

寂寞夜长春宵苦短,与妹子玩游戏也是同样的道理。不知不觉间,太阳就下山了,我靠着一棵树懒洋洋的坐着,看着远处地平线上的咸鸭蛋流口水。铭雪偎在我身边,为我清理触角头发中夹杂的草茎。今天虽没一亲芳泽,但我无比的满足,这样的人生太幸福了!

但有些事情不弄清楚不踏实,我鼓起勇气问:“铭雪,你真没嫁人?”

铭雪手抖了一下,才一如既往的淡然回答:“铭雪三岁时有幸得仙师青睐,授以剑谱天书;十二岁,铭雪便隐居修行,二十年后才出关;在凡世历练三年,也是研究凡人的生活作息,好更好的侍奉那位不知哪一天降临的殿下。在十六年前,铭雪将一枚仙丹赠予一株兰花精,让她蜕变成人形,为她起名做‘森兰’。所以森兰一直称呼铭雪做‘母亲’。”

我幸福的长叹一声,随后自觉失态,连忙掩饰的问:“森兰是兰花精?”

“是的,妖精总有些桀骜不驯,但森兰心地很好,有所失礼之处,请殿下海涵。”

“呵呵,怎么会,其实我很喜欢有个性的女孩……嗯……”

我胸口突然一阵闷痛,竟然痛得眼睛都发黑,半天喘不过起来。

铭雪连忙帮我揉按胸口,低声说:“看来今天的训练有些过度了。”

“是这样吗,可是我感觉一点都不累。”我不接的问。

“宝剑出鞘,必见血方能归鞘。因为兵器有天生的戾气,不见血无法消解戾气。修罗虽然是善类神族,但戾气过重,一旦战斗动武,也要见血才能化解戾气。否则累积的戾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