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有个笔的图案是小女孩,啊阿姨你太紧了, 【山海上卷】荷华妆七章、神堕千年祸乱世 末回

有个笔的图案是小女孩,啊阿姨你太紧了, 【山海上卷】荷华妆七章、神堕千年祸乱世 末回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6:40:04|-

「夔,为何要破坏结界,朕想听你好好说个清楚。」沉默半晌后,天帝敛眉质问道。

「陛下,既然微臣已难逃一死,就让微臣向您讨清这股怨气吧!」说罢,夔龙碰地一声跪了下来,及胸的那绺白鬚微微颤抖着,「自从与蚩尤一战之后,陛下便让应龙流落南方,同样身为族人,微臣极力替他感到不平呀!」

「就因为如此,你便放任少燚四处作乱,危害天庭秩序?」天帝沉下脸。

「是!微臣就是想一吐这口怨气呀!应龙功绩不斐,却沦落到这种下场,教其他功臣们无不胆颤心惊,就怕哪天也会因而枉死呀!」

闻言,天帝凝着脸孔,没有立即答腔。

「所以你率领族人替你镇压少燚欲出的狂乱气流,并且隐匿自身气息,就是为了不让我发现。」微弯起唇瓣,武罗似是无意地提及那番禁忌的话题──「难道──您不晓得少燚有窜谋皇位之意么?」

这正是当时伯余在殿上提及少燚大放厥词之说。

「这……」闻及这番质问,夔龙一时竟是哑口无言。

「应龙至今虽流落南方,但也替凡间带去了丰沛的雨量,何尝不为一大好事?身为族人的你应当理解,并非朕将他遗弃,而是应龙还有一劫难逃。这是他的宿命,等到劫数已过,若是他有意归来,凭藉恢复的神力,对他而言又岂是难事?」待武罗说罢,天帝倚靠在龙背之上,缓缓地吐出了口气之后,旋即作下惩戒──

「夔龙,你企图联合族人反叛,理应株连九族。但朕念在多年君臣之情,若是你肯回青要之山重施结界,弥补所犯过错,便只需以汝命偿还。」

闻言,带着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夔龙只得俯首应允。

「启稟陛下,使者捎来消息,少燚现下正困于堵山,与天愚对峙当中。」

「这孩子……究竟要破坏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

「陛下,天愚乃与武罗交情颇深,如今见他遭逢危机,武罗无法坐视不管。」

「好,那就一块儿去吧。」叹了口气后,天帝道。

等到他们一路从华山乘鸟兽至堵山,还没落地,却见一处陡峭的山脚应声崩塌。下一刻,一股挟着强盛风势的气流像是蓦地受到扭曲的气流干扰般,顿时打横朝另一座山头撞去,谷壁因敌不过那股冲击力,顿时被撞出一个凹洞。

山头下的玲玎声频频作响,当下的战况似乎极为激烈──

「吾儿,你要闹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低沉的嗓音顿时于山谷间迴荡着,进而传达至处于激烈战况的两人耳中。下一秒,山里重新回归为一片宁静。

直到抵达目的地,一名身着袈裟的男子平静地放下手中的锡杖,而少燚则有些无趣地将目光落至这群不速之客上头,撇了撇嘴,像是已被打坏兴致。

「父王,少燚只是沿途向众仙祇们打声招呼,这样有错么?」话落,那双邪魅的双眸蓦地挟入了道寒光──「没想到您还真是大惊小怪,不好好顾牢您的龙座,还特地跑到这儿来,要是被人给抢去可怎么办是好?」

「少燚,你别太放肆!」闻言,一同跟随而来的力牧不禁怒斥道。

但天帝的眸中却没见着半丝愤怒,只是悄然地溢满疲惫之情。

「吾儿,乖乖回青要之山去吧。上回崑仑池氾滥成灾,楼阁尚未新建完成,如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究竟你还要引起众怒到什么地步才肯罢休?」

「那是他们安逸太久了,」说到此,少燚微瞇起眼,口吻显得异常愉悦──「这样正好,趁这次机会,不也需要点时日让他们忏悔自己的罪行么?」

众人还未意会过来,他的双眸蓦地又迸出了丝森寒的光芒──「颠倒是非,不正是你们这些清高的神祇最擅长的技俩么?」

「少燚,少胡说八道了。」伫于山崖上的武罗微愠地挑起眉头,沉声道:「至此可还没有神祇败坏到你这种地步。」

「武罗司,长年幽居于青要之山,无知也是种罪恶。」缓缓地将目光移向武罗,少燚的眼角渗入了股森寒笑意,随即视线又落回天帝身上,「父王,待少燚做完想做的事,会乖乖回去让您囚禁的。但若是在现下阻挡我,后果如何──那就不得而知了。」无谓地耸了耸肩,他牵起道似笑非笑的弧线,再度答腔道──「我会回去,如果这样就能让您感到安心的话。」

「你究竟还想做些什么?」天帝不禁蹙起眉。

「这个嘛……虽然看仙人们惊惶逃命的表情不失为一大享受,但少燚这趟出来不过是想见娘娘一面。父王,您应该不会不准吧?」

「开明不会答应你的。」天帝有些不悦地轻拧眉峰。

「哦?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少燚的语调显得莫名愉悦。

「少燚!你妄想伤害娘娘!」这下换武罗怒斥道。

虽然她确实长年幽居于青要之山,已多年不拘管辖。但她也曾以女官的身分在西王母身边待过──对于这样位高权重的神祇,无人不心生敬重之情。

现下岂能眼睁睁容忍这种情形发生!

「陛下、武罗,就让他去吧。」一旁始终沉默不语的天愚忽地开了腔,遂将那只小巧的十二环锡杖收于腰间,温润俊秀的脸庞不见半丝疲惫。

「此话何说?」武罗微挑柳眉,对好友的这番说法很是不解,「你总不能为求山中的清幽而捨弃娘娘的安危呀。」

「武罗,妳难得动气了。」见状,天愚不禁微弯嘴角。「仔细想想,」他沉下嗓音,眼角却是含着笑意──「何人甘愿让妳为其贡献一己之力?」

闻言犹如当头棒喝──武罗愣住半晌,下一刻随即平复了焦躁的心绪。

她是该相信娘娘的。

「但是……」微抿唇瓣,她似在思量些什么,欲言又止。

「陛下,我相信少燚自有分寸,更何况前往崑仑山真是他的目的,娘娘也绝不会放任他乱来的。」

「也是。」闻及这番说法,天帝不禁敛睫长叹了口气──

现下只希望少燚在到达崑仑山之前,别再惹出什么乱子来就好了……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