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穿越成极品王爷,女儿屁眼阅读, 【山海上卷】荷华妆十章、冰夷既甦波浩渺 末回

穿越成极品王爷,女儿屁眼阅读, 【山海上卷】荷华妆十章、冰夷既甦波浩渺 末回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6:40:04|-

崑仑之丘。

一抹身袭缃色华衣的身影伫立苑中,沉默地遥望远方山峦,似在等候着什么人,时间一久,每当她徘徊时,步伐也益发沉重。

直到那抹青色的温徐身影无声地闪入眼帘,西王母这才蓦地停下脚步。

「玄女,结果如何?」见到来人,她已等不及要知道答案了。

「回娘娘,楼阁、宫苑的修建工程已大致完工,氾滥过盛的池水也同娘娘设想那般,在一夕之间全数蒸发了,至此已完全消退。」玄女极为冷静地答了腔。

「是么?真是如此,祂说得果真不错……」犹如梦呓般细语道,西王母若有所思地瞥了眼位于南方的崑仑池,回想起昨日的境遇,如今仍觉得不大真实──

那晚,仗着睡意尚浅,她遂伫于丘顶,乘着清风俯瞰崑仑四方。

但当她目光扫向崑仑池面之际,却觉平静的水面似乎起了微妙的变化──先是无声地晕染出圈圈涟漪,紧接着池面像是忽然被往下拧压似的,渐而形成一个浅层的漩涡。

就在她欲静观其变之际,一抹自池底闪过的银白蓦地攫取了她的视线。

陡地一惊,就在她还未回过神之际,一条身覆银鳞的鱼儿忽地毫无预警地跃出水面,还没能仔细打量其形体,就见其身上的熠熠光辉几近笼罩整座山头,而原先黯淡无光的池畔,也因这股耀眼的银光乍现,剎那间明亮犹如白昼。

她瞇起双眼,待光芒逐渐褪去,正欲仔细端详池面状况时,涟漪早已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所抚平,池面的光辉再度被深沉的夜色吞噬,恢复以往的黯然。

惟独邻近柳树旁的那块区域,依旧闪烁着粼粼波光。

像是猛然意会到什么,她抬眸瞧去,这下终于能够理解光辉的来源为何──

一条龙。

没错,一条身长数十丈、身覆银鳞的龙正盘于池面上空,巨鳞长鬚,气势慑人。瞧牠将龙首伏于爪前,微微掀开双眼,犹如正从万年的深眠中甦醒般,细长的龙鬚飘逸着,自尾端不断飘落的银粉遂凝成雪白的雪珠,缓缓落入池中,但在触碰到池面之际却蓦然起泡,还可隐约听见细微的啵啵声。

宛如有许多银鱼在池底下争相着跃出水面。

「吾乃西华。」见景,她坦然地道出名讳,只因对于这名长久寄居于崑仑山底下的神祇,她并不全然感到陌生,反而感到一丝亲切。

「冰夷,难得见你现身于此,是谁将你唤醒的?」

冰夷。祂是由崑仑山上的冰雪孕育而成,同是经历了万年淬鍊的古老神祇,平时蜷伏于池下的冰川中,几乎是陷于深眠状态,鲜少过问世事。

但这次祂却破例现身了──可见此事非同小可。

像是方才才醒过来似的,冰夷盘着的身躯蓦地展了开来,只见祂微微抽动了下雪亮的身子,随后缓缓地抬起首,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就在祂正欲开腔的前一刻,瞬间却颳起了道挟带着漫天雪珠的冽寒强风。

但这阵风哪儿也不去,竟是如同漩涡般平稳地旋绕在其身畔──

下一刻,冰夷几乎是一字一句地沉声道:「气息……吾嗅得日后掌管人的气息,这熟悉的感觉……来日已不远,吾将授予其至高的宠幸。」

闻言不到半晌,直到她会意过来,却是轻蹙起眉,不自觉扬高腔调──「你是说,掌管崑仑池的神祇已诞于世间了么?」

虽说她也有足够的能力支配并且统驭,但崑仑池乃属有灵识的河泊,自冰夷陷入深眠后,崑仑池仍贵为万川之首,只是它的脾气难以摸透,平时光是统驭崑仑四方及兼负自身使命,已让她感到身心力疲,所以面对这块自有灵识、不拘束缚的领域,还是交由专人管辖较为妥当。

况且它也会亲手挑选中意的掌管人,丝毫不需她再费心。

而如今,冰夷的预言让她下意识猜测起有可能的人选……尤是属阴柔的女性更得其宠幸。这念头让她想起那抹清艳身影的后代,但随即却又断然地抹灭了。

她还太小,即使修练至今也还不到五百年,根本无力掌管……

但还有何人拥有这本事?难不成是先前和崑仑池极为亲近的那几个孩子么?

「西华,妳变了。」忽地,低沉清亮的嗓音划破了她的思绪,冰夷蓦地挺直雪亮的身躯,转眼间佔满了大半池面,随后甩了甩首,炯亮的双瞳注视着她──

「汝为其谁?」

话落,只见此时尚显稀薄的月光投映在银鳞上,进而反射至整座山头及其夜空之上,剎那间繁星熠熠,也为其布上了层梦幻的朦胧感。

但她却没有立即答腔。悄然瞥了眼波澜不兴的崑仑池,像是方从追忆的举止中抽离,她仅是敛眸冷冷地回了句──「哀家并没有变,哀家仍是哀家。」

蓦地,一股冰凉的触感袭来,只见漾漫至空中的银粉不知何时飘落在她的手背上,下一刻宛若涟漪般逐渐扩散开来,凝结成一面镶有雪珠的晶莹镜面。

投映出那副稍显温润的轮廓线条……以及那对让哀伤溢满的眼角。

这番举动像是间接拆破她的心思似的,教她不禁感到有一丝恼怒。

「哀家说没变就是没变!倒是你还未回答哀家的问题──掌管人当真诞生于世了么?这又是何时的事?」

但冰夷却是徐徐地阖上双眼,那面冰雪化作的镜面顿时溶于夜色之中。

「天机焉能洩漏?吾已可嗅得其气息……言已尽之。」

「冰夷!」看见祂欲重新盘起身子,微垂的龙首几近抚触到池面,她不禁也急了,「这预言未免过于模糊……你倒是说个清楚呀!」

「西华,此为天机,吾只能言尽于此。」冰夷仍坚决以对,夜空及山峦也因祂缩回尾翼而顿时黯淡大半,「倒是吾很期待掌管人的现世,自上回失去女宓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足以唤醒吾,这滋味真令人怀念呀……」

忽闻那个早该淡忘的名字,她的心顿时一揪,一时间竟吐不出半句话来。

「为求掌管人能够提前出现,崑仑池的水势吾将协助收回,算作是吾赠与的礼物,而这座池子也将重新获得归依。」

话落,那抹庞大的银影遂笔直地窜入池中,却不惊起半分波澜。

殊不知祂方才的那番话语在西王母心中留下了多大的震憾……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