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乱女同学小说,关于吴亦凡的肉小说, 【山海上卷】荷华妆七章、神堕千年祸乱世 初回

乱女同学小说,关于吴亦凡的肉小说, 【山海上卷】荷华妆七章、神堕千年祸乱世 初回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6:40:05|-

回覆黎华的,却是悄然拂过侧颊的一阵凉风,就这样唰声而过──方才插在髮上的木簪应声落地!

转眼间,那头黑檀色长髮便如瀑布般直洩而下,衬上那对渗入恐惧的杏眸。

「少燚!我决不允许你碰那孩子!」再度印上眼帘的,是神于儿迅速掷出雾纱,藉其捆住少燚手腕的画面。而青蛇不知何时已倒卧在地,巨大的身躯抽搐了下,随后便动也不动,似是承受了不小冲击──

而少燚的手上不知何时多了把短刃,刀柄上还淌着方才划伤师傅的鲜血。

见景,黎华忽地感到双腿发软,随后无力地跌坐在地。

「把刀子放下!这里是妾身的领域,不准你放肆!」神于儿加重綑绑力道,另一端雾纱也在瞬间缠成了刀刃状,笔直地往少燚射去,旋即在其胸前停住──

「唉,真是伤心。」少燚的嘴角微微牵起丝冰冷的笑意,瞥了眼刀刃,无谓地鬆开了手中的刀子──「这就是姊姊的待客之道么?」

「我向来不喜欢招待心怀不轨的家伙。」神于儿沉声道。见威胁暂时消去,她迅速地收回方才凝成刀刃的雾纱,但右掌所持的雾纱仍紧紧地捆住他的手腕,不敢鬆懈。

「心怀不轨?是指我么?哈哈哈哈──」少燚闻及此言,竟俯下身来狂笑不止。「既然如此,」下一刻,他蓦地抬起首,柔和的双眸顿时渗入了丝阴寒,「为了不枉姊姊心意,少燚就回应妳的期待吧。」

说罢,他仅是衣袂微飘,不见任何攻击姿态──但捆住他手腕的雾纱竟莫名断裂开来!见景,神于儿的眸底不禁暗暗渗入了丝惊愕。

紧接着,身后忽地传来土石崩裂的声响,黎华猛地望向背后,只见一座好端端矗立在身后的山谷,谷壁上竟出现了扭曲的巨大裂痕,且迅速地扩展开来,下一刻,碎裂的石块进而砸落在地,发出阵阵轰隆巨响──眼前熟悉的景色正在逐渐崩解!

黎华迅速朝神于儿投出求助的眼神,却只望见她的双眸中饱含惊诧之色。

「师傅!山就快要崩塌了!您快看呀,师傅──!」任凭她再怎么叫唤,神于儿只是转而厉色地紧盯着眼前的少年,不发一语。

她无法理解,为何方才全身上下皆散发出嚣狂气焰的师傅,现下却不见一丝抵抗之意。

直到赤蛇潜入湖中,蜷起身子试图捲起一道螺旋状的巨大水柱,作为抵挡石块的反作用力,却被疾飞而来的沉重泥块给打伤,沉入湖底──下一刻又顺着冲上岸来的强烈水柱,整个蛇身自空中被重重抛落在地。

察觉到赤蛇受到的伤害,神于儿眼中充斥的厉色顿时化为熊熊怒火。

「别欺人太甚了!」她怒斥道。原先漫飞在空中的桑叶顿化作枯叶,就在怒焰张扬之际,周围的绿意皆被焚毁殆尽,清脆的铃铛声继而响彻了整座夫夫之山,彷彿是开战前的宣告──剎那间捲起漫天沙尘,迫使黎华不得不瞇起双眼,就连眼前的那抹天青色身影也益发模糊,一时间竟无法看清。

忽地,她察觉到有样物品滚落至脚边,低首看去,却不禁倒抽了口气──

这不正是师傅一向繫在脚踝上的铃铛么?

即使知道师傅遭逢困境,她却也只能怔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

咬紧唇瓣,黎华为自己的无能深感气恼。

正因越想越气,她忿忿地握紧双拳,体内的血液也越显沸腾……一股强烈的气流彷彿就要冲上脑门──但一待沙尘散去,她下意识将目光移去,却不由得鬆开拳头,眼珠睁得浑圆。

只因神于儿的下半身已让布满鳞片的蛇尾所取代,原先带有一丝慵懒的棕褐色双眸,如今却透着股诡谲的豔红光芒……而先前层层包裹在身上的天青色布料,现下也已凌乱地散落在地。

『绝不让你为所欲为。』当她再度开腔,竟一改往常嗓音,声线略带沙哑,极为浑厚低沉。

碎裂的石块俨然受到了气的引导,在话方落下的同时,碎石挟着道强烈的狂风,朝少燚的方向迅速射去──

「哎哎,姊姊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呢?」他的眼角溢满笑意,下一刻从容地一挥袖,疾飞而去的石子剎那间全化作粉末。「少燚只是很怀念这般滋味罢了。」

『住嘴。』神于儿沉下脸,丝毫完全没有聆听的兴致。

「好吧,看在姊姊如此尽情的招待之下,少燚也得以礼相待才是,」他顿了下,随后歛下笑容,眼角的笑意顿化作冰凉──「玩够了,就饶妳不死吧。」

话落,他侧过身子,将视线扫向黎华──像是发现什么有趣的玩意般,嘴边无声地弯起道邪魅的笑弧……随后却是撩袖离去。

山林再度归为宁静。

「昏庸至极!」看着逐渐远去的身影,神于儿不禁轻啐了声。

就在黎华朝着逐渐变小的黑点发愣之际,忽地忆起方才惊见的那幕景象,但就在她再度将目光落至神于儿身上时,她却早已化回人形。

「所经之处皆化作烟灰,那又如何?」神于儿的眼眸渗入丝不屑,「我呸。」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她侧过首去,面容盛着几分轻忧──「华儿,妳得记住,那是被蒙蔽了心智的腐败神祇,将来若是遇着了,千万别以身试险。」

黎华只是轻轻应了声是,心中却满是怅然……

她也不明白究竟该记清些什么,只因那副面容早已让成形的恐惧所噬。

反之,现下萦绕在她脑海中的,却是师傅化为原形后的模样──那条布满鳞片的躯干,着实和她时常看见的幻象极为相似。

「吓到妳了么?」忽地,神于儿的声音顿时打断了她的思绪。

但黎华只是沉默地摇了摇首。

「别胡思乱想。」重新将布料层层裹住身子,神于儿有些苦涩地扬起道若有似无的笑弧,「很抱歉让妳承受这场虚惊。」

「这不是师傅的错。」黎华赶紧推拒她的歉意,转而安抚道──「是那人太过恶劣,师傅刚也说过这样的话,不是么?」

「是的。听闻他虽为仙人,却又憎恨所有仙祇,正因这股浓重的厌恶之情,他总是试图将所经之处摧残殆尽,甚至不惜伤害神祇……若真是如此,我真无法理解他为何又要出现于此?」神于儿轻叹了口气。

「为何他要憎恨所有神祇?」

「我也不清楚真正的原因。」她蹲下身来,替青、赤二蛇疗伤,「着实令人深思呢,不是么?」她顿了下,若有所思地歛下眼睫,粉唇微启──「好了,别再多想,去做妳该做的事吧。」

「……是。」

迅速拾起脚边的木簪,黎华笨拙地挽起那头沉赘的黑瀑长髮,不经意瞄见神于儿右腕上那条尚未乾涸的血痕,心绪竟是一时乱糟糟的,无法安定下来。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