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石家庄有好韵妈妈,,女主穿越成暗卫的小说, 【山海上卷】荷华妆十五章、梦迴残栖空凝咽 末回

石家庄有好韵妈妈,,女主穿越成暗卫的小说, 【山海上卷】荷华妆十五章、梦迴残栖空凝咽 末回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7:00:03|-

离开太华殿之后,董玠一心想着天帝说过的话。

<font face="标楷体">朕记得令郎极有可能继承赤帝一位,不过他却在私底下与一只妖狐有所纠缠,不是么?</font>

「那孩子……」身为赤帝后嗣,董夷虽具有继承下一任赤帝的纯正血统,却叹他少了些野心,丝毫不将继位一事看在眼底。作为其父,不是不了解这孩子的改变,但为了能使仙界的势力获得平衡,回归数百年前的安定,只得出此下策。

那只火狐虽并非敌人,但理应知晓他们两人之间的身分悬殊。

「如果他能顺利修成正果回来,那么……到时我就无权干涉了。」他相信,一旦董夷修成正果,定能够获得雷炎珠的认同,进而掌有赤龙剑的资格,这样一来,那只火狐也就必须彻底死心了。

<font face="标楷体">「我不会死心的,究竟谁有权能够继承,端看实力与否,不是么?」

「对于继承一位这般执着,究竟为何?」</font>

即使到现在他依旧认为,一只功力尚浅的小火狐,竟然敢顶着这般野心觊觎帝王之位,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就是疯了。

<font face="标楷体">「若不是爬到最高点,又岂有资格立下保护他人的誓言。所以赤帝之位是我的目标。」此外她也说过──「我承认董夷是个好对手,无论最后的结果如何,我绝不叫屈。」</font>

可惜的是,当初他并没有把这番话听进去。

己妲的举动太过踰矩,光是这点就让他感到备受不堪。

为何火狐一族的性子总是刚烈到无以复加?到后头,牠们也是让刚烈所害呀……当初若不是坚持进行那番逆天之举,就不会落到全足皆灭。

如今连这个倖存的子嗣也想要重蹈覆辙么?

直至回到宫中,董玠意外发现在森林的不远处瀰漫着股乌黑的瘴疠之气,眼见就要朝这儿蔓延而来──他瞇眼查看,不到半晌,森林的另一端立即冒出熊熊火光,眨眼间便染红了整片森林!

一个宫女方见到他,立即神色仓皇地奔了过来──「殿下,长宵林起火了!一批妖怪正朝宫殿的方向袭击而来呀!」

「可恶……」暂时抛去方才烦忧,望着扩散地异常迅速的瘴疠之气,董玠不禁沉下神色,低声细喃道──「先挑这儿下手么?」他缓缓握紧双拳,微敛的眸底渗入了股厉色。

继大荒之后,趁着后土修补妖界的空隙之际,南方掀起了第二波战争,光是小妖簇拥而上的数量便足以遮蔽天日,妖王似乎不将这儿的军队看在眼底,像是知晓这儿是防守最弱的区域,打算一举攻破,之后再乘胜追击!

似乎想佔据南方作为基地,再率领众妖集合此地,共同攻下天庭及崑仑山!

只见他们肆意张扬自己的庞大野心,简直是无法无天。

除了这个原因以外,妖王似乎也觊觎着赤帝的那颗雷炎珠。

据说能获得雷炎珠认可的对象,就能获得一把至高无上的宝剑。那么要攻下天庭肯定更是如虎添翼!

「不要紧的,就因他们军队数量并不多,更是不敢轻易鬆懈,更何况继先前那一战,朕也十分清楚他们的实力,他们对于平常的训练总是严谨以待,如今恐怕也造就了一支无比强大的军队,实力不容低估。」

闻及南方引发战火的消息,天帝倒是极为镇静以对──「朕已派了十万军队前去支援,但妖王最终的目标是这儿,恐怕会召集所有妖兵,来势汹汹,所以在这段期间,诸臣们万万不可鬆懈,须严防以待!」

「是!」闻令,诸仙共同应和道。

待诸仙离去之后,唯武罗和天帝留在殿内。

「办得如何了?」坐落在龙椅上,天帝的神情褪去了方才的威严,隐隐添了分疲惫。

「回陛下,他答应了,再过三日就会释放……」虽这么回答,但武罗的神情却越显迟疑,「陛下,恕武罗冒昧确认最后一次,您当真要释放少燚么?」

「虽这么说显得可笑……但朕想试着相信他一次。」天帝的手抵上额头,嘴角勾起丝自嘲的笑意,「但若真出了什么意外,就由朕负起全责吧。」

「……是,既然陛下都这么说了,武罗会照办的。」

殊不知方才的那番对话,躲在帘帐后的黎华全听见了。

天帝暂时将她安置于一座名为「月华苑」的地方,座落于太华殿后头,苑中所结果子尽是琼瑶美玉,有些碰撞时会发出铿锵声响,风吹晃动时彷彿能够发出乐音,而月桂树上的叶片宛若沾上了层银粉,其他琼蕤也都隐隐透着层光辉,像是让月光撒遍满地,沾染上其温徐的光芒。此地美景简直可与西王母的后苑相比。

但她已经厌腻了这样被囚禁的日子,所以待在苑中的时间反而较少,但对路况不熟的她也只能在太华殿附近随意走走,也因此意外地听到了这番谈话。

少燚这个名字让她备感耳熟,忆起先前在夫夫之山攻击她和师傅的那个神祇,当时的情景彷彿还历历在目,连同师傅的警惕也再度萦绕于脑海中……

那个神祇不就叫作少燚么?

心忖至此,黎华难掩震惊地用双手摀住嘴,直觉那股熟悉的恐惧感又回来了。

天帝要将如此恐怖的神祇释放出来,究竟有何含意?

<font face="标楷体">他可是双手沾满血腥的败坏神祇呀!</font>黎华差点就要喊出声来,但猛然意识到武罗仍未离去,不禁双脚瘫软地滑坐在地。

製造死亡究竟对他有何好处?那种冰冷且了无生命的温度……想到此只觉有种无法言喻的痛楚。

曾经在白莲池感受过死亡的温度,她晓得那应该是让人感到避之不及的,但製造那种锥心刺骨的寒冷怎能让他如此乐在其中?

但即使快要想破头了,黎华却还是无法想透少燚的真正企图。

该直接询问天帝么?但现在最重要的是,她是否该阻止天帝?

因为见识过少燚的力量,所以她不希望因为他的出现而造成不必要的死伤,难道这点天帝从没想过么?

「出来吧,别再躲了。」就在她暗自思忖之际,天帝的沉嗓蓦地传来。

这股嗓音顿时划破了黎华的思绪,她狠狠倒抽了口气,正欲屏息之际,帘帐却忽然被掀了开来!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