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给男友的暖心留言简短,男生把脸在女生脸上蹭, 【山海上卷】荷华妆十九章、骤雨初歇流转时 初回

给男友的暖心留言简短,男生把脸在女生脸上蹭, 【山海上卷】荷华妆十九章、骤雨初歇流转时 初回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7:00:03|-

乘着火兽一路赴往崑仑山,董夷口中的目的虽是歼灭妖王,但他却也惦记着炎火之山上,那抹傲然不羁的朱红倩影。

数隔多年不见,她还好么?

当初没说一声便擅自消失……想必她现下应该也还在持续修练吧。

握紧手中的剑,这是下任赤帝的证明,不知她是否还惦记着这个头衔──一股想见她的冲动蓦然涌上,咬紧唇瓣,他欲加速前往。

无法否认的,在他得知妖王有可能藏匿于崑仑山附近,为了能够顺道探访,他才自愿前往讨伐。

见到她之后,他又该说些什么好?

就在他还在思忖之际,遥望炎火之山,董夷却惊见以往那座山头上的身影已失去蹤迹,连同熟悉的气味也已然不复存在。

己妲!

该死!她除了这儿还会上哪儿去?

犹记先前崑仑池泛滥时,他曾藉故前往协助她,难道她会在那儿么?

纵使现下心繫己妲行蹤,但既然已来到此地,他可不能让妖王趁隙溜走!

唯恐遗漏这附近的可疑气息,董夷暂时压抑住心底的渴望,率火兽掉头,重新搜索起这片区域。

不到半晌,他感受到一股异常混浊且抑郁的气息,仔细估量其方位──虽阻着层山峦,不甚明显,但那股益发强烈的气仍不容忽视。

是妖王么?若是如此,为何会挟带着股极为熟悉的气……

山峦的另一边笼罩着层淡淡的红光,虽然淡薄,却足以覆盖整座山峦──且带着股足以使人窒息的压迫感。

他决定先到那儿勘查。

愈发靠近,方才那股红光也益发艳红。更让他深感诧异的是,还没见到半个身影,一股异常浓厚的腥臭味却蓦地扑鼻而来──眼见前方挟带着阵极强的气流盘旋在山峦两侧,像是要将外界的一切阻隔在外似的。为了釐清这个可疑之处,董夷仍奋不顾身闯入,虽然没受到什么伤害,但身上的袍子却被刮破了好几处。

吃痛地嘤咛了声,他以手掩面,微睁开双眼,隐约从掌心的缝隙中见着抹模糊的身影,但一股强烈的气却更快地蔓延至他的身畔,带着几分混浊、难以辨清的抑郁邪气。

──他永远不会忘记这股气的主人!

不是相柳。而是那个曾经企图威胁伤害己妲的腐败神祇──少燚!

他怎么会在这儿!己妲会失去蹤迹该不会也是因为他……

一想到此他恨不得马上冲到他面前质问,但就在他欲动作之际,却赫然发现他的面前躺有一堆残破、血肉模糊的尸块,数量众多,却东西飞散开来,赤青色的血液缓缓淌入冒着气泡的紫色液体之中,两者掺在一块,才产生了现下这股非比寻常的腥臭味。董夷大致猜想得到,那冒着气泡的紫色液体大概就是毒液。

望着那堆几近无法辨识身分的尸块,他大致可从部分肢体推测出那是相柳。

难不成……是少燚杀了牠不成?

望向他清冷异常的背影,纵使相柳体内的肺腑皆被破坏殆尽,赤青色的血液及腐烂的汁液喷溅开来,进而沾至地面上,但他的双手仍是白净的。

静静地伫在原地一会儿,方才笼罩在山峦两侧的强烈气流逼近尸块,少燚衣袂微飘,缓缓地抬起右掌,气流随之升腾,紧接着,他手指併拢,往下划去──毫不留情地以气压重压那堆无力抵抗的尸块,直至彻底化作烟灰而逝。他蓦地挥袖,强劲的风势顿时呈逆流状,阻绝险些溅上他衣物的血液。

连同地面上的毒液也一併让这股强风给吹得一乾二净。

下一刻,少燚缓缓地朝前方走去,似乎压根没察觉到他的存在。

这时董夷才发现那儿有一个女子……但已成了副被拦腰砍断的尸体。

这也是少燚下的毒手么?实在太残忍了……虽这么想,但忆及他方才的举动,董夷决定先保留这个念头,若真有什么不对劲,他随时都能发动袭击。

出乎他意料的是,少燚走到那女子的面前,似乎终于强撑不住身子,双脚蓦地瘫软,就这样硬生生地跪坐在地。

惊觉现下的少燚毫无半分杀意,方才的邪意也顿时驱散而空,徒留下股难以忍受的哀伤,沉闷到几近使人因而窒息。

见景,董夷只觉纳闷,除此之外更带有几分不解。

虽然他无意干涉,但此事牵连到妖王相柳,他不得不干预其中。

缓缓地逼近少燚,他无意再隐匿气息,只因少燚早已陷入悲伤的心绪中。但为了了解来龙去脉,他必须设法使少燚恢复以往理智,解清心底疑惑。

「少燚。」话方落下,少燚并无意转过首,氛围在这之后变得益发沉寂。

「她是谁?为何……」就在董夷愈发靠近之际,少燚忽然抬起手掌,朝空捏出把短刃,顺势朝他射去!

「别靠我太近。」他的嗓音低沉、有些粗哑。

「……你杀了妖王。」沉默半晌,董夷平静道。

「他罪该万死。」少燚这次很快地答了腔。

「是牠杀的么?」目光瞅向那具尸体,董夷大致猜得到下文,「你会为了她报仇……她是你的什么人?」

「这不重要吧,赤帝子孙。」少燚忽然冷笑了声,神情顿时渗入丝阴寒──「你只要记住,我是已堕落的神祇,这样就够了。」

「不劳你提醒。」见少燚似乎已恢复常态,董夷微仰起首,眸底揉入丝打量的意味,冷声答道。

「我倒是没料到,像你这般无情的神祇,竟也会有感到哀伤的一天。」

「哀伤?」少燚挑眉反问,唇畔咧起道饶富兴味的笑弧,「难不成你只能感受到单一情绪而已么?只有哀伤么?哈哈……哈哈哈!」

见少燚不顾一切地放声大笑,董夷默默地注视着他,仍是一派镇静。

「我就告诉你吧,赤帝子孙。」少燚兀自笑完后,很快地便恢复冷静,「你感受到的哀伤不过是一小部分,真正佔据在我心头的,是愤怒,以及绝大数的憎恨,你明白了么?」他愈说愈咬紧牙,自唇畔挤出的那丝笑意令人胆寒。

「如果你想发洩,儘管冲着我来,别再肆意伤害无辜的人。」董夷沉声道。

「无辜……的人么?」少燚瞇眼思量半晌,像是恍然大悟般,莫名地扬起道笑弧,口吻揉入丝戏谑──「你是指那只小狐狸吧。」

「她在你那里么?」董夷顿时睁大双眼,眸底隐隐盛着怒火,「快告诉我!不准你伤害她!」

「真可惜。」少燚作势叹了口气,眸底旋即含入丝促狭,「如果我真的对她怎样,你应该不会放过我吧。」

「少燚!」这番言语已彻底激怒董夷,他作势抽出腰间的剑。

但就在董夷还未发动攻势之际,少燚全身已经散发出股嚣狂的气息──「想保护珍贵的事物时最好不要迟疑,以免为时已晚。」话落,一抹青影倏地自少燚的袖中滑窜而出,旋即宛如闪电般迅速地朝董夷的方向袭去!

见景,董夷遂抽出赤龙剑,上头缠绕着层烈焰剑气,惊险躲过攻击之后,他毫不犹疑地举剑划向少燚,以赤色火焰缠捲而成的赤龙顿时朝他疾冲而去!

而少燚不知何时手中已持有一把泛着青光火焰的剑,轻轻一挥,顿时化身为三条小蛇,敏捷地缠绕在赤龙身上,贪婪地吸取赤龙的精气,蛇躯益发巨大,赤龙被团团困住,最终则让青蛇们碾碎其身躯,化作烟雾而逝。

「那把剑就这点本事而已么?」少燚微挑起眉,口吻带着挑衅──「身为赤帝子孙,这把剑如今到你手中,是否太浪费了些?」

「啰嗦!」他放下剑,沉声道。

其实经过方才那次测试之后,董夷发现它似乎能够储备他体内的精气,并转化为增强火焰攻击力的能量。而光是这次测试,它便足以化身成条完整的赤龙,即使稳定度还不太够,一下子就被消灭了,但若是他能够与这把剑练出默契,在适当的时机将两者间的气与之结合,或许就能发挥其真正的实力──

几度企图以剑身的火焰化成条巨大赤龙,但少燚却像是看透他的心思,总是能够当场以蛇躯辗碎精气尚未成熟的赤龙。

此时青蛇们已成长到赤龙的三分之一大小,蛇皮异常青艳,尤是那副尖锐的獠牙格外耸人,嘶嘶地吐着信子,扭着蛇首,狡诈地等待下一个送上门的赤龙,企图再次吸取其精气,增强自身的攻击力。

但董夷这次并不打算让牠们称心如意。

这次方挥剑,就在青蛇们和赤龙同时对峙之际,他熟练地幻化出老虎型态的火兽,俐落地啃杀掉主动冲上前来的青蛇!

他和火兽早已培养出绝佳默契,一颗蛇首顿时掉落,随即化作粉末散去,就在其余两条青蛇贪婪地想吸取同伴及赤龙的精气,却被少燚及时唤回了。

火兽扬声高吼,释出的威凛不容置疑。

「没想到你也会使暗招。」方才始终在旁观戏的少燚笑道。

「……谁教这些家伙跟主人一样,让人看了不寒而慄。」董夷瞇眼冷声道。

「是么?能得到赤帝子孙的评价,这是我的荣幸。」

说罢,少燚再次举剑划横一挥,数条紫色剑气顿时缠捲成漩涡状,下一刻便朝董夷的方向疾射而去!见状,董夷轻轻地嗤了声,侧过身以为闪躲开来了,但却见剑气顿时化为无蹤,此时才警觉到脚下隐含的杀气,这才惊见方才的剑气也化作了张着獠牙的蛇群,正挺直背脊,準备朝他的大腿上咬去──!

董夷下意识释出火焰的结界抵挡獠牙的攻势,随后却无意朝后闪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