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当男孩遇见女孩,师哥好大嗯啊, 【山海上卷】荷华妆十八章、历卷清狂忆如昔 中回

当男孩遇见女孩,师哥好大嗯啊, 【山海上卷】荷华妆十八章、历卷清狂忆如昔 中回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7:00:06|-

见敌人竟能冷不防在他的警戒範围内发动攻势,少燚的神色闪过丝惊惶,旋即迅速地张望四周,「该死!」

他扶住雒芊的身子,不忘筑下结界防备藏匿在暗处的敌人,但就在方形成的下一刻,忽然窜出一个庞然大物扑上前来,打算趁隙闯入!

幸亏结界早已形成。

但雒芊却在此时奋力地将他推开,面容明显地褪了血色,「去吧……我不要紧……」

少燚并未答腔,仅是将雒芊置于身后,目光攫住倏地躲回黑暗之中的敌人,一股超乎平静的怒意顿时溢满眸中。

察觉到「牠」正待在离他不远的岩壁前,他遂降下气流压碎两侧山崖,控制巨大的岩块对来人进行夹击!

受到这番胁迫,那抹黑影再度缩回昏暗的树林之中,动作敏捷到几近看不清楚。但少燚仍不乏镇静地竖起耳,藉由这片寂静追蹤敌人动向。下一刻,他隐约可闻左侧的树林中传来「哈、哈──」的诡异喘气声,尤是伴随着那股异常浓厚的腥臭味,更让他益发确信。

见景,他二话不说,悄声扭转气流,企图利用那股足以压碎其背脊的铅重气流,逼迫牠自行现身。

俊秀的脸庞始终沉着脸色。在黑影陡地冒出之际,他确实地擒住他,并以气持起落下的巨石将其脑袋压个稀烂。

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拥有白色皮毛的猿怪。

牠方才之所以能够成功潜伏于此而不被他发现,可能是因为这儿是牠的居所,所以身上的气味也混杂其中,才难以让人察觉到。

就在少燚稍微鬆了口气之际,却惊觉身旁的结界正在逐渐崩裂!猛然回首,赫然望见雒芊瘫躺在地面上,临时筑成的结界没确实固守他的保护範围,正面临消散殆尽的结果,而伫立在她身边的庞大身躯,正是他要寻找的目标──

相柳!

忽见冉冉青烟缭绕至身畔的地面。少燚蓦地闪开毒液蔓延开来的範围,眼见雒芊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冷静地逃向后头的山崖,刻意在相柳眼前营造出误入死路的错觉,企图将牠诱引到那儿之后,再将雒芊挪至安全的区域。

相柳的身躯虽庞大,动作却极为敏捷。就在牠奋力扑上前之际,少燚及时将他的九首当作垫脚石,轻盈地跳至上头的山崖上,并拧碎落石製造漫天烟灰。此举像是激怒到牠,不仅用那张布满尖牙的血盆大口朝他喷吐毒液,更是不时发出令人难以领教的鸣泣声。

见相柳暂时陷入一阵混乱,少燚仍心繫雒芊现下的状况,只恐她会因而失血过多……悄声地跳回地面上,他欲往雒芊的方向奔去──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如今却让她陷入这种危险当中,随时都有可能命丧黄泉……好久没有尝到这种力不从心的滋味了。

当时雒雏的死也是。

无论他再如何努力也无法挽回,不禁开始深深憎恶起自己的无力……悲愤化作的力量顿时涌上全身,当相柳欲重新扑向他之际,他将脚下的气形成一道漩涡状的气流,藉由那股窜升而上的力量让他及时逃至半空中。

岂料却在此时误入相柳所设下的圈套!

就在下一刻,相柳立即抬起身后预藏的尾巴,紧紧地捆住了少燚的身子──

糟了!

在心底暗喊了声不妙,见相柳那九副青色的面孔皆噙起丝狡狯的笑意,他轻咋了声,索性不再挣扎,试图从牠身上寻找能够进行反击的破绽……

就在他与相柳的距离愈发靠近之际,牠却忽然停下动作,紧接着位于中央的头颅忽然睁大双眼,在牠右侧的四颗头颅忽然侧至身畔,一改方才狡诈神情,开始「咿呀咿呀」的胡乱喊叫着,左侧的四颗头颅也同样乱了分寸,巨大的身躯莫名地摇晃了起来,震得地面及一旁的山崖隆隆作响。

「少燚,快点攻击!」不知何时爬起身的雒芊,不顾还在淌血的腹部,虚弱的朝他喊道。只见她两手紧持着以气凝成的丝线,捆住了相柳最中央的脖子,其青色的面孔逐渐泛白,可见她使力之大。

此番举动似乎让相柳一时感到惊诧,急欲挣脱那条隐形的束缚。

但依雒芊的情况而言,恐怕撑不过三分钟。

趁身上的束缚减弱的剎那间,少燚旋即自袖中取出一把袖珍的匕首,轻轻一挥,便在瞬间化作了把剑,剑身泛着层紫色的焰光,因被强烈的气所笼罩着,所以看不清剑身的轮廓。

那是上回他到长留之山祭拜雒雏时,少昊赠予他的武器,唤作『青炎剑』,因为剑身能够随时变换形体,所以不易被人发现。

他敏捷地举剑划向相柳的腹部,光划开了一道短短的伤痕,那股覆在剑身的气便迅速地蔓延开来,宛若一条天青色的小蛇般钻入其骨髓,进而贯穿全身──

眼见自己的身子即将被拦腰砍断,相柳蓦地将他甩了出去,发狂地仰首嘶鸣了好一会儿,紧繫脖间的丝线应声断落,牠遂猛然转过身去,钢铁般坚硬的尾巴在最后一刻朝雒芊的方向扫去!

「不!给我住手──!」少燚还未完全落地,见景不禁睁圆了双眼。

但雒芊的身子却早一步被相柳截断,连同牠脖颈上的气顿时消散而空。

一切都已嫌太迟……雒芊死得太惨,他永远忘不了她方才惊恐的表情。

但最令他不能理解的是,在她的目光对上他之际,惊恐却褪去了,转而噙起了丝苦涩的笑意……

就在相柳无情地夺去她的生命之后,连同他的理智及心绪也一併被夺去了。

他绝对不能原谅牠──绝对!

少燚的眸底因愤怒而盛满血丝,悲愤促使他濒临在失控的边缘,几近是耗尽心力般地朝那截早已奄奄一息的尸块嘶吼道:「相柳──!」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