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乖女儿林小喜,吸水性最强的纸, 【山海上卷】荷华妆二十章、如华初生倾风骚 初回

乖女儿林小喜,吸水性最强的纸, 【山海上卷】荷华妆二十章、如华初生倾风骚 初回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7:00:07|-

就在几日前,玄女独身赴往天庭,向天帝稟报此次的战后成果。

那时他才得以获知少燚目前的行蹤。

这日,他独自坐在龙椅上,想起玄女说过的话,不禁倚额呢喃道──「长眠不醒是么……燚儿……」

不惜将自己的战果化为乌有──

本想让他率领兵队,至少有机会获得士兵的证词。从未想过他竟会不顾一切毁去妖王尸骨……甚至彻底抛去了自己的名誉。

他对燚儿是心怀愧疚的。

自方雷氏病逝之后,虽燚儿天赋异稟,性子倒也乖巧,但当时为国事操劳的他却鲜少有时间陪伴他们兄弟俩,更无法避免他将自己与兄长相互比较。

只因众仙祇们都比较喜欢兄长,恐怕也使他因而心怀自卑。

但也幸亏昊儿从小处事沉稳,对燚儿照顾有加,才得以巩固兄弟间的情谊。

直到长大之后,昊儿定居于长留之山,燚儿又成了孤身一人。

他确实没有尽到为父职责。

最终只能眼睁睁地见他堕落为腐败的神祇,甚至被迫将当时口吐狂言的他囚禁在青要之山……

<font face="标楷体">父皇,您既然贵为管辖三界的君王,却毫无半分魄力可言,无法扭转天界盛行的歪风,何以教儿臣心服口服?但若换为儿臣,定当对现况有所作为。</font>

燚儿当时的这番狂言引起了阵喧然大波,但他知晓他说的话并非毫无道理。

身为君王,纵使被诸仙讚扬,光是仁德还不够。他所欠缺的,或许正是必须贯彻君王信念的自制之心,以及足以使诸臣们信服的魄力。

同时肩负多种身分及使命──但他俨然已无法成为一位好父亲,所以如今更必须成为一位好君王才行。

幸亏遇见华妃,进而点醒了他的信念。

这种机缘何等难求──莫非……这是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好的?

「陛下!」忽地,一臣子的叫唤划破了他的思绪,只见其蓦地掀开帘帐,神情惊恐──「方才崑仑山有一使者前来稟报,崑仑池再度引发泛滥了!」

「怎么会!」闻讯,天帝睁大双眸,站起身来,眸底渗入丝诧异。

「在过不久,泛滥的池水定当波及至天庭,但伤患仍为数众多,目前也还在搜索破垣之下的倖存者,甚多士兵身负重伤,不利搬移呀!」臣子惶恐道。

「不,朕不明白……崑仑池为何会无由引发泛滥?」天帝敛下方才愁绪,神情一改凝肃,「快备座!朕要去找娘娘,问清来龙去脉!」

「陛下!我也要去!」待臣子离开后,天帝方踏下殿座,一只手蓦地掀开位于他身侧的帘帐,露出那张清丽却不失坚毅的面孔──天帝侧首望去,微微吃了一惊,但随后眸底便从诧异转为複杂。

「不……那儿很危险……」他欲找出合适的理由阻断她的念头。

「不,陛下,这并非请求,而是出于己愿。」即使天帝有心留下她,但人儿眸底的坚毅依旧未褪──「华儿非去不可。」

崑仑之丘上。

遥望那抹跪坐于池畔旁的纤弱身影,完全不似以往那般狂傲不羁。

九玄已经前去了解情况,只因这项突发状况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

少燚不知何时醒了过来,之后却擅自溜出房外。

或许他是在不知不觉间误闯崑仑池,但又是什么原因足以使它引发泛滥?

这孩子……为何能有此影响力?

当年是因女宓被囚,导致崑仑池动了怒,毫不留情地示出重惩,甚而波及众生。而如今,难不成这次泛滥是因为这孩子……

轻轻摇了摇首,西王母欲甩去这番念头。但心却仍不由地紧揪成一块──

她忽然很想得知,究竟是什么事物足以让这孩子沦陷至此……

此时,赴往崑仑池的玄女已发现少燚的行蹤。

只见他跪坐在崑仑池前,双手垂至地面,掌背贴于沙地上头,双眼无神地望向对岸的峰峦,那头墨黑般的长髮散乱地飞扬着,似在表达主人狂乱不堪的心绪。

「少燚,跟我回去吧。」玄女尝试轻声叫唤道。

但少燚仍无动于衷,似已抛去了内心的三魂七魄,无神地遥望远方,彷若跪坐在这儿的只是具空壳。

崑仑池正从池心激起狂烈的阵阵波涛,迅速地往四周波及开来,雪白的浪花拍打上岸,挟着猛烈的水势,浸湿了整整一大片沙地。

浪花汹涌,洪水无情地摧毁埋没所及景物,转眼间便噬去了半边山峦。

「少燚,快随我离开这儿!」眼见浪花的高度足以打上对岸山峦,下一波就要朝这儿袭来,玄女不禁显得有些侷促不安──「少燚,娘娘想见你。」

此时,少燚垂放着的双臂晃动了下,好不容易有了丝反应,却梦呓般轻吐唇瓣,眸底隐约渗入了丝自嘲──「娘娘不是不要我这个孽子了吗?」

见他肯开口说话,玄女终于燃起了一丝希望。

「只要你愿意向娘娘将这一切解释清楚,我想她会原谅你的!」

「解释什么?」少燚的双眸依旧显得空茫,「我没什么话可说。」

「少燚!不要再任性下去了!」玄女不禁有些动怒,「你是希望藉此次机会彻底毁灭整个天界么?」

但少燚不再答腔,转眼又恢复为方才的死寂。

汹涌的浪花即将吞噬他们俩所处之地,见状,玄女已顾不得其他,将少燚拦腰拖至彩云上头,在足以遮云覆日的狂暴水势打上沙地之际,玄女急忙升腾至上空,这才及时逃过一劫。

再次见识到崑仑池的无情,玄女轻轻地吐了口气,随即望向一旁的少燚。

「你想死么?」她问。

少燚仍没有答腔,静静地望着那两只置于腿上的掌心,任由凌乱的髮丝落至他的额前,顺势埋住了那双始终空茫的双眸。

「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又为何会使崑仑池引发泛滥,待会儿好好向娘娘解释清楚吧。」玄女轻叹了口气,再度瞥了眼时而湍急时而缓慢的水势,暂时祭出静心咒,试图加以抚平崑仑池的暴动。

眼见泛滥程度似乎尚未稳定,但随时都蓄势待发,只恐一旦有突发状况,积累已久的狂烈水势便会在转眼间倾盆而出,将整个天界全数吞噬掉。

玄女不禁有些担忧。

回到崑仑之丘后,西王母见着彷彿失了魂魄的少燚,神情却极度平静。

「告诉哀家,你发生了什么事?」她问。

见少燚无意开腔,西王母微敛双眸,半晌过后,再度徐徐地开了腔──「这件事……和雒芊有关吗?」

蓦地,少燚的双瞳猛然一缩,始终垂放在旁的双掌缓缓地握成了拳状……

这番言语宛若在瞬间为那副空躯注入了股生气。

崑仑池的水势剎那间变得波涛汹涌,泛滥的速度变得更加迅速凶暴了,浪花不断朝岸边席捲而来,挟带着滚滚沙石,试图突破玄女祭下的那道防护。

见水流益加急遽,西王母也益发确信自己的念头。

虽她仍无法知晓详细情况,但这股悲伤成功地引起了崑仑池的共鸣,莫非他便是冰夷口中的……

「怎么会……」心忖至此,西王母不禁微拧起眉。

「娘娘!」此时玄女忽然轻唤了声,在西王母抬眸之际,还不着玄女示意,她便已望见了那抹华贵却不失儒雅的缃色身影。

「娘娘、玄女,许久不见。」少昊浅笑道。

「少昊。」望向那抹倍感怀念的颐长身影,西王母却已无心叙旧,神情反倒略显不解,「你怎么会来这儿?」

「我是依循青炎剑的气追蹤到这儿的。」少昊歛眸,唇畔微弯起道笑弧,温柔地抚着肩上的鸟儿。

只见他的右肩上站着只身披翡翠色羽毛的鸟儿,体态优雅,尾后则拖着长长的翎羽,连同漂亮的羽冠皆透着丝橘红,宛如投映在碧潭之上的夕阳余晖般。

「多亏二位悉心照顾少燚,作为兄长,少昊在此谢过二位。」一甩摊垂在肩前的低马尾,少昊随后撩袖,躬身答谢道。

「青炎剑?那不是……」玄女略显迟疑地开了腔。

闻及这把剑,两人自是不陌生。

西王母也不禁蹙起双眉。

「你这么做有何用意?」她沉声询问,口吻却略嫌无奈。

「让娘娘担心了。」少昊歛眸,唇边勾起丝略含歉意的笑弧,随即目光柔和地落向一旁仍未闻动静的少燚──「少昊今日一来,是要来带他走的。」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