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迷信的小真小如陈叔tnt,一个继女的自白小说, 【山海上卷】荷华妆十五章、梦迴残栖空凝咽 初回

迷信的小真小如陈叔tnt,一个继女的自白小说, 【山海上卷】荷华妆十五章、梦迴残栖空凝咽 初回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7:00:08|-

眼见即将抵达崑仑山,遥远的丘顶矗立于云端之上,武罗的心愈发坚定。

无论如何,她都必须设法将少燚留在青要之山,绝不能让他被释放出来。

因为只有她了解,少燚一旦被释放,绝不可能轻易就範,他的恨意已彻底蔓延至整个天庭,双眸的光采也因噬血显得黯淡许多,这股不知从何油然而生的仇恨,早已迫使他麻痺了所有情感……

<font face="标楷体">「妳在紧张什么,我又逃不了。」纵使隔着层笼罩着虚空的结界,依旧清晰可闻少燚略带戏谑的低哑嗓音。

儘管先前也数次去探望过他,但在那片昏暗之中,每每那抹自眸底迸出的寒光总是使她不由地感到一丝颤慄。

「或许我这么问也是白费心思……但你为何不乾脆放下仇恨?」凝视着眼前那抹泰然自若的身影,她沉默半晌,语带平静地问道。

「呵……不是不放,而是不能放。」只见他嘴边噙起的笑弧,竟犹如万年冰窖般,显得森冷至极。

「什么意思?」闻言,她微蹙起双眉。

「现下除了恨意,我的心底别无其它,若要我抛却仇恨,不如将我杀了。」他冷笑一声,说得极为乾脆。

「你……执迷不悟对你来说究竟有何好处?」她不禁有些动气。

「那妳呢?武罗司。自愿看守我这个罪人,妳何尝不也是如此?」这番话方落,他的笑弧越显阴寒,眸光也越显锐利──「不如赶紧离开吧,离开得越远越好。我对妳的鲜血可没兴趣。」

「闭嘴!我可是掌管这座山的神祇,被囚禁在结界里的你又做得了什么!」少燚虽未明言,但她却像是被看穿心思似的,肝火旋即升上心头,扬声怒斥道。

这下少燚不再答腔,只是带着方才意味不明的笑弧,重新没入黑暗之中。

这是她头一次对他的言行心生惶恐。</font>

先前在青要之山与少燚的这番谈话,至今仍无法轻易从她的心底抹灭。

「没错……绝不能将他释放出来。」眼见开明兽的庞大身躯已印入眼帘,武罗下意识细喃道──「为了天庭、为了不让众仙祇受到伤害……绝不能放。」

循着曾经熟悉的小径步上山腰。眼前景致依旧,包括清月阁在内──想来她也曾经在那儿待过。但数百年的光阴已宛若河水般流逝而去,纵使景物不变,如今定也是人事已非……不知姥姥近日过得如何?

察觉到自己的脚步有所停缓,待武罗回神过来,不禁在心底暗骂了声。

不行,如今要尽快与娘娘见上一面,正事在身,不得延误。

心忖至此,她甩了甩首,抛开心底欲涌上的思念之情,迈开步伐,坚定地朝崑仑之丘的方向走去。

「武罗?」方走到瑶圃,西王母的嗓音旋即传来。

「娘娘。」武罗蓦地抬起首,轻唤道。

因为西王母人正站在苑外。

「武罗给娘娘请安。」欠完身后,她举袖拭去额上的薄汗,庆幸自己先前在清月阁时有认真锻鍊过。虽仅是从山腰以上开始步行,但要抵达矗立于云端之上的崑仑之丘还是略显吃力。

「怎么了?不是在青要之山待得好好的么?这次突然回来……莫非出了什么事?」西王母微瞇眼睫,敏锐察觉到事态不大对劲。

「娘娘,如今妖王欲率领众妖袭击天庭,难免会有不识好歹的妖兵闯入崑仑山,这阵子恐怕会不太平静。」武罗暂时吞下心中的担忧,冷静说道。

「嗯,这一战迟早都会爆发,哀家心底有数,但区区小妖还没能扰乱崑仑山的平静。」西王母说得泰然,丝毫没将这件事放在眼里。

「也是。既然娘娘这么说,那武罗也就放心了。」

「还有呢?」见武罗不再说话,似在沉吟,西王母出奇冷静地开腔道:「此战早已是众所皆知的事了,告诉哀家,妳在烦恼些什么?」

闻言,武罗思量半晌后,微掀双睫,鼓起勇气道出心底担忧──「娘娘,是少燚。」道出这个名字后,她莫名地鬆了口气。

「……他怎么了?」西王母的眸底渗入丝複杂的意味。

「回娘娘,陛下打算将他释放出来。」武罗咬紧唇瓣,细声答道。

西王母沉默了会儿,没有回腔,反倒是无声地叹了口气。

「娘娘,武罗认为此项决定过于匆促,不得释放少燚。他已失去了众仙祇的信任,放了他,只恐会造成人心惶惶,对于此次战役绝对毫无益处。」

话落,方才一直保持沉默的西王母终于再度开了腔──「不错,此时释放少燚并非最佳时机。」

「那……」闻及娘娘的话语,武罗不禁燃起了一丝希望。

「但愿陛下能够三思……」西王母缓缓接道。随后,见娘娘不再说话,武罗不禁朝其投去的目光望去──原来是玄女正匆匆地往瑶圃的方向走来。

「娘娘。」玄女快步走下阶梯,仅是匆匆地瞥了武罗一眼,便在西王母耳畔低喃了几句,向来温徐的面容隐约添入了几分仓皇。

见景,武罗顿时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只因她鲜少看过玄女还有这般神情──儘管没见过几次面,但玄女总是显得如此雍容脱俗、处变不惊,她的言行向来都是众女官心目中的憧憬。

「这孩子……」西王母微拧起眉,随后吩咐玄女道:「妳先在山里仔细巡视一遍,待会儿哀家即刻动身。」

待玄女离去之后,武罗不解地望向西王母,本欲出声试探,但仔细想了想之后,她还是决定及时打住。

「没什么。」疲惫地阖上双睫,西王母叹了口气,再度开了腔──「继续方才说的吧。」

「是。」武罗也不再作他想,「但武罗只是一介山神,并无资格左右陛下的决定,所以娘娘,您是否能说服陛下……」

「即使如此,少燚并非吾儿,哀家也不具任何资格,不是么?」提及少燚之际,西王母的嗓音变得有些冰冷。

「如今哀家已全权交由陛下,端看他是否能做出正确的决策,若陛下决定释放少燚,无论招来什么后果也只能自负。」

「怎么会……」微拧起眉,武罗的失望之情溢满颜表。

<font face="标楷体">这两个孩子……接连将自身的心绪繫于过往而不顾一切,这心结始终要靠他们自己才能解开呀……</font>

「既然这是他们选择的路,若是能步上正轨,忍痛放手,这又何妨呢……」至此,西王母低声细喃着,心却早已悄悄泛疼了起来──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