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聖娼女两集,小说女友的小嫩, 【山海上卷】荷华妆十六章、初始之地见真章 初回

聖娼女两集,小说女友的小嫩, 【山海上卷】荷华妆十六章、初始之地见真章 初回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7:00:08|-

「果然是妳啊……」天帝见着那副清秀面孔,神情立即渗入了分无奈,「亏妳最初的气息隐得很好,只可惜到后头却忽然变得紊乱了。」话落,他牵起丝淡淡的笑意,「何事吓着妳了?」

「不……」她欲反驳,但心底某个念头却又在瞬间大胆成形,促使她继续将后头的话接下去──「是的,我听陛下说……您要释放少燚?」

「怎么?妳认识他?」闻言,天帝的眸底难掩诧异之情。

「是的,但华儿认识的少燚是个穷兇恶极的神祇,若陛下决意释放,那……天庭岂不是会大乱么?」意识到自己的言词过于斗胆,她的语调不禁软化下来。

「呵……连妳也这么说啊?」天帝的唇畔添了抹自嘲的笑意。

「难道不是这样么?」她趁势追问。

天帝背过身去,不再答腔。垂首沉吟好一会儿,才再度开腔道:「看来妳也闷坏了,朕就带妳到悬圃逛逛吧,暂且忘却这些烦人之忧……」后头的话愈说愈轻,倒像是说给自己听的。

没有得到满意的回覆,黎华难掩失望之情。而当天帝方掀开帘帐,忽见殿外有一名白髯老人求见。

「伯余?朕不是要你先去準备出征前的仪式,怎么如今还在这儿?」对于伯余突如其来的造访,天帝似乎完全没料到,口吻不禁挟入丝微愠。

「陛下,微臣方在前往仪式的途中,听闻妖兵略居上风,我方的上千名士兵因遭受毒液侵蚀而导致全身麻痺,导致后头行进的军队因而受阻,现下已经进行救护,但目前那儿的药草数量只能应急,恐怕急需运送库存的解毒药草啊!」

方稟告完战况,伯余的目光这时不经意扫到天帝后方的黎华,因为出现的时机过于奇特,他不禁下意识瞇起眼来打量──

「好,朕获准你的请求!运送军队就交由你指派,动作加快,不得有误!」

「……是!」眼见那副似曾相识的面孔让天帝的袖子给掩了去,伯余离去前仍不死心地试图在心底摸索残存的记忆──

答案乍时涌现!但他的背脊却猛地感到一阵椎心的冽寒──

「难不成……真的是她?」心忆及此,匆忙赴往军营的伯余额上不禁沁上了层冷汗,微微颤抖着身躯,完全失了以往的镇定。「不可能、不可能……绝不可能……这没道理啊……」

她早就不存在于这世上了!所以不可能是她……

没错,一定是他看错了,肯定只是某个面孔长得相似的宫女──头一次,他认定自己是年纪大了而老眼昏花,在心底自我安慰道。

此时,南方的战火已彻底蔓延开来,植物因毒液渗入土内而迅速枯萎、腐烂,不仅将土地烧成了大片焦黑,甚而在溶解时冒出带有臭味的青色烟雾。

幸亏董玠已事先在宫殿方圆百尺之内设下结界,阻挡大妖的入侵,宫人们也皆拿出刀枪剑戟,虽然实力尚浅,但光是应付渗入结界的小妖们仍是绰绰有余。

其中有一状似牛身蛇尾的怪兽最为棘手,牠不仅身躯小、动作灵活,更因拥有一副羽翼,偶尔能够逃窜至空中,擅长牵制住对方的攻击并用蛇尾进行绞杀。

董玠三番两次利用火攻逼牠逃往空中再趁势展开攻击,但牠竟不惜屡次将其他妖兵作为肉盾,趁隙逃脱而去。

就在董玠试图以气追蹤时,忽地有一画戟从空中以疾速射向结界!但它却没有弹飞出去,倒是上头分岐的利刃开始产生微弱的电光,且不断增强能量,与结界相互抗衡。就在锋利的刀刃和雷电的冲击之下,结界明显地转为薄弱,此时在妖兵当中,竟有妖怪趁势将匕首射向那个空隙,试图射穿结界,製造入侵的机会!

眼见那把匕首果真穿过结界,就要往一名宫人的背脊射去,董玠在心底暗喊了声不妙,当下右掌五指微弯,呈爪状朝眼前的妖兵们挥去,一道炽热异常的火墙旋即阻挡在妖兵的面前,暂时阻去了他们的去路。

<font face="标楷体">不好了,得赶紧修补结界才行。</font>

将火焰凝聚在指尖上头,董玠瞇起双眼屏息凝气,顿时将那簇具有冲击性的火焰弹向那把利刃,使其失去重心,射偏方向,才让那个宫人免于一劫。

结界也暂时得以支撑下去。

就在他暗鬆了一口气之际,方才那支画戟因敌不过结界的冲击,猛地一个反方向迴旋,朝董玠的头顶射去!

一时大意的他猛然抬起首,眼睁睁看着画戟以疾速朝他飞来,残存在刀刃上的微弱电光几近眩惑住他的双眼,双脚竟硬生生地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当他回过神来,正欲挥下一道火墙作为防御时,却已显得太迟了!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倏地闪过眼帘,猛地将他扑倒在地,董玠正欲下意识爬起,却在顿时感受到周围被熊熊火光笼罩着,气流也变得燥热许多。

意识到自己及时捡回一命。眼见那抹背着火光的黑影仍压制住他的手臂,下一刻俯首与其四目相对,伴随着那道压低的嗓音──「殿下,您没事吧?」

「妳怎么会在这儿?」蓦地看清了来人面貌,董玠微微吃了一惊,却也在同时看见她的肩上淌着鲜血,似是方才造成的。

「妳……救了我么?」为了救他,甚至不惜让自己的右肩被利刃刺穿。

「殿下,这儿很危险,妖兵的目标就是佔领这里,请恕我在结界外另行设下火墙,这样一来,他们若是想要破坏结界,还得先突破我这关才行。」

「双重结界……是么?」

就在他还在逕自呢喃之际,火墙的建设工作已经展开了。

先是在结界上方注入强大能量的火焰,不断流洩而下的岩浆在抵触到地面之际便化作青色的细长火焰,部分则瞬间化作熊熊火焰蔓延至两端,自动与上方的火焰连繫成一个大圆,之后一条条犹如青丝般的火焰自动分支蔓延开来,不断反覆进行交错编织的动作,不到三分钟便形成一片密度厚实、毫无洞隙的火墙。

即使是薄薄一层火墙,却聚集了稳定的能量,不仅确实地包覆住整个结界,想要突破的妖兵一旦触碰到其炎热的火焰,便会在瞬间被吞噬溶解。

「殿下,您手上握有指挥大权,不该随意涉险,相信您现下应该能够认可我的实力了,剩余的军队纵使再精锐,无人领导依旧毫无胜算,所以请殿下负起指挥大任,一举歼灭这群妖兵吧!」

「妳的伤势不要紧么?」董玠微蹙起眉,眸底闪过丝犹豫,「为何妳会出现在此,我大概知道理由,己妲。」

「……殿下,先别说这些了,如今打倒这些妖兵才是当务之急。」闻言,她怔了下,但眼见妖兵就要朝她扑来,旋即又投入战斗之中。

「董夷还没回来,妳现下是见不成他的。」董玠索性坦率道出实情。

这句话就像是从上坡滚落而下的大石般,重重地击在己妲的心坎上。

但她仅仅停住了一瞬间的攻击,下一刻,俐落地闪开朝她挥来的斧头,侧身避开正面攻势,以左掌按住了妖兵的手腕,异常高温的火焰顿时将其烧成了团焦块,旋即熔解成灰,其手上的武器也应声掉落。

那双炯亮的双眸似压抑着股怒气,灼伤了妖兵的手腕之后,见其不堪一击,她便一脚狠狠地踹向他的腹部!

「事到如今,难不成他只顾着在凡间快活么?」己妲的口吻含怒,此外也明显添了丝讽刺。

知晓她愠怒的原因,董玠不禁轻叹了口气。

「妳误会了。董夷是奉命刬除渗入凡间的妖兵,虽然还有附加条件,但想必也该回来了……如今是否愿意相信他,就端看妳自己吧。」

「……是,殿下,我明白了。」己妲敛下眉睫,心绪显然已冷静许多。只见她忽然脱下以往镶于左腕上的玉索,剎那间一股红光彻底包覆住她的身子──

将天青色的火焰集于一身,席捲满天的黄沙剎时遮蔽住董玠的视线,只能隐约见其赭色长髮漫天纷飞,缠于身上的薄纱则飞落到地面之上。待红光褪去,只见己妲身上的衣物已全然脱落,进而化作了一只身型庞大的火狐!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