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喝完酒腿上很痒,想认亲生女儿, 学园异事录(已完结)第六章、秘密(四)

喝完酒腿上很痒,想认亲生女儿, 学园异事录(已完结)第六章、秘密(四)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7:20:01|-

「所以…你对柜台负责人做了什么?」

比起勇往直前的直奔问题的答案,我还是倾向于确定一切都没有后顾之忧才愿意继续前进的人。

在还没有清楚了解到天水是用什么方式对付那传说中很严厉的柜台大叔以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毕竟我可不想在还没顺利离开图书馆以前就被人逮个正着,直接校规处分、退学SAY GOODBYE。

「放心吧~不会有事情的,短时间内那家伙是绝对不会醒过来碍事的。」

「那到底…?」在我还没打破砂锅问到底时,一旁的阿卡尼西不耐烦的中断了我的话。他挥了挥手说道:「学长,你忘记他是什么东西吗?他可是狐狸精耶~狐狸精就是靠吸食精气维生的,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要那么好心又热血的冲前阵阿?想也知道他只是顺便去饱餐一顿罢了…」

天水一脸悻悻然的看了阿卡尼西一眼,似乎对他的吐槽无地反驳。

在我们陷入一阵无言的尴尬当下,一旁始终保持缄默的卡兹雅难得露出了焦躁的表情。「各位,虽然不好意思打断你们的话,但是我还是要必须提醒各位,图书馆禁书区配置有自动防御系统,即使是经过许可进来的人员都只有10分钟的滞留时间,一旦时间过去,图书馆会自动将人驱离。」

「什么?!!」听见卡兹雅的话,我们三个立刻不敢相信的叫了出来,阿卡尼西则手忙脚乱的抢过我手中的晶片,不顾我挣扎的拉扯便逕自将晶片插进我的腕錶之中。

「混帐!放开我的手…阿阿阿…!!!」

还来不及给这没礼貌的家伙一顿教训,腕錶立刻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一阵漩涡在眨眼之间将我们三个一同捲了进去,而那一瞬间,禁书区室内又恢复了一片宁静。

一切的一切都发生的如此莫名其妙,我完全无法预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而在现在的当下我又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就像很一般的小说情节会发生的,被捲进漩涡以后肯定就是无止尽的坠落、坠落、坠落…不断的坠落…

「…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当然,惨叫也是一定要有的。我夸张的挥舞的的手臂,不断的在半透明的雾化空间里游蕩,完全没注意到身旁的两人一脸无言的看着我过于夸大的反应。

「学长,你还真爱演…」

天水一脸好笑的望着我,伸手将我的身体扳正。

此刻的我也才惊恐的发现,他们两人不知何时好端端的站立在看似完全没有着地点的半空上。

「这个空间看起来没有任何既定形势的限制…」阿卡尼西四处张望的探视着这个诡异的空间组成。「学长,现在要怎么办?我们总不能一直卡在这里吧?」

「是阿…」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我怎么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呢?要是真的成千上万的书籍资料都在这里面,那我该怎么寻找我需要的那一部分呢?

我茫然的望着仍在发光的腕錶,脑袋突然灵机一动…

虽然不能确定这个方法行不行得通,最起码怎样都该试一试。

「紫妍。」我输入了指令码,将从开学第一天以后就不曾再见面"超"工智慧体给叫了出来。很快的,久违的小萝莉立刻从腕錶迸了出来。

「主人,请问有什么问题吗?」紫妍甩了甩头上的鹅黄大蝴蝶结,用着无辜的大眼望着我。

我无视于另外两个还处于震惊状态中的学弟,快速的讲出了目前问题的癥结点。「紫妍,你知不知道我们现在在哪里?」

「知道。」

「我想知道有关浑沌的一切,赶快帮我们做处理,越快越好…」

紫妍再度了眨眼睛,疑惑的歪着头。「紫妍不明白你说的,我们现在就在浑沌身体里了,请主人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四周以后再做出正确的决定吧?」

我再度露出了诧异的神情,对于紫妍给的答案感到莫名其妙。很快的,一股拉力将我拉了过去。「学长,你看看这里,记不记得上古时代的传说?万物之始起源浑沌?」

天水一手抓着我,一手挥开盘踞在我们身边的白雾,四周突然一阵冗变,脚底下踩得不再是虚无缥缈的空气,而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

「…………」我沉默着,开始思考起天水的话。

万物之始起源于浑沌,既然如此老师们为何如此害怕浑沌存在?他既然是万物的起源,就应该是创造生机的造物主,又怎会对这世界不利?还有…亚玛校医曾经提过的…吞噬。

「紫妍,有关精灵族的战争资料,可以现在帮忙调阅吗?」我很快的转移了目标,毕竟现在才开始体验有关浑沌的一切太慢了,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我去了解。

话才一落,我们眼前立刻出现了大批全副武装的精灵族,兵荒马乱的模样吓得我们转头拔腿就跑,就怕一个不注意就葬身在马蹄下。

不对,我们根本就不用跑阿~方才卡兹雅不是才说过,这里面的一切都是虚拟实境,绝对不会让我们受伤的。

想到这里,我立刻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着伫立在我们身后的大批人马。

「把伊库塔交出来!!!」为首的精灵军官举起手来呼喊道:「我们不想与恶魔族为敌,但请把我们的人交出来!!否则不计一切代价讨伐恶魔族,战死至最后一兵一足都不足为惜!!」

「学…学长…」原本不顾一切向前奔去的天水和阿卡尼西不知何时退到了我的身边,惊慌失措的将我的脸转向另外一面。而我,在看见眼前的情况当下,完全无法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一个男人双眼无神的逐步走近,黑色的长袍和披风沉重的搁置在他的身上,直到强烈的风吹起他的衣裳,浓厚的血腥味立刻从而扑鼻而来。

黑色的长髮纷乱的飞舞着,在灰暗的天空下更显得弔诡。

然后,男人笑了…轻蔑的笑了…

我僵直着身体,即使心里很明白对方不可能看得见我,我却还是因为和他过于近距离的面对面而感到惊慌。那双嗜血的黑色眼眸,不断的闪耀着残酷的血光…

原本该是直视着精灵军官的那双眼,不知为何定定的注视着我,就像要将我一併吞噬般的那样让人害怕。

然而,真正让害怕的,是那张几乎和我一模一样的脸。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