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我们结婚了好看的夫妇,喜欢男朋友吮胸, 学园异事录(已完结)第四章、真实谎言(四)

我们结婚了好看的夫妇,喜欢男朋友吮胸, 学园异事录(已完结)第四章、真实谎言(四)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7:20:03|-

所谓的虎毒不食子,这句话一点也不适用在没有感情的恶魔身上。

不过要说完全没有情感似乎也有点不合理,毕竟会犹豫要杀了伊库塔或是自杀,这件事本身就是存在情感的疑虑。

亚玛校医,恐怕已经彻底违反了身为恶魔的铁律了。

「伊库塔,看来你复原情况很良好?居然有力气跟这小鬼头聊这么多…」

亚玛校医不知何时来到我们面前,冷冷的看了我。「你该知道,有些事情还是不要知道得太多比较好。」

我无言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完全没有任何让我为自己平反的机会。

你以为我想知道这么多吗?我只是想知道你这家伙是不是一直以来都是用这张死人脸在对待别人,谁会知道这背后居然还藏了这么多的故事?

「很好奇为什么我跟伊库塔现在还好端端的同时站在你面前吗?这就该好好感谢你那亲爱的小学弟了…」

亚玛校医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丢了一记震撼弹,我诧异的张大了嘴,无法理解为什么这回事又牵扯到另一回事上去了。

「要不是浑沌吞噬了…」

「亚玛!!」

伊库塔老师突然激动的起身作势下床,表情紧绷的瞪着亚玛校医,似乎在责备他的多嘴。「…你忘记上面交代过的事了吗?」

亚玛校医被伊库塔老师这么一喊,立刻歛下脸来。「我们现在就算隐瞒得暸有什么用?迟早有一天他自己也会发现事情的真相。而且我不相信浑沌会一直这么安份下去。」

「亚玛…」随着亚玛校医越发理直气壮的发言,伊库塔老师的脸色就越加的凝重,却也无从反驳亚玛校医的话,只能沉默的生着闷气。

「…那个,其实我也没有很想知道这些东西啦~就像校医说的,有些是还是少知道的好不是吗?」

我艰涩的吞下口水,医护室里的气氛紧绷到一触及发,我甚至可以看到有某种黑色漩涡已经在校医身后成型,像是想要毁掉所有东西那般令人害怕。

我当然相信亚玛校医是绝对不会对伊库塔老师不利的,单凭那时伊库塔老师性命垂危时,亚玛校医紧张的反应我就可以知道,就算全世界的生物灭绝,亚玛校医也会让伊库塔老师活下来。

所以,这种时候我还是识相点的好,免得遭受池鱼之殃。

亚玛校医忽然深吐了一口气,情绪显然没有刚才那样紧绷,他走到伊库塔老师身边,将伊库塔老师重新安置回病床上躺平。「对不起,我刚才太莽撞了…」

面对亚玛校医的道歉,伊库塔老师的态度也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脸上重新恢复到以往最常见的微笑。

「你还是先把身体照顾好,现在最重要的是这个,其他的一点也不重要。」

情况突然转变成这样,让我有些消化不良。果然就像我所想的,亚玛校医眼里根本只有伊库塔老师的安危,这样的家伙会说他很爱护学生?根本就是胡说八道,我从头到尾都不觉得校医有爱护到元气大伤的我。

医护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打开,一群人未经校医允许就擅自闯了进来。

「亲爱的小暮昕~我们来看你了~」

熟悉的嗓音让我下意识的想从床上逃离,但还是慢了一步,下一秒我就被人用力的扑倒在床、紧紧的抱住动弹不得。「…放…放…手……」

「哎呀~还真是冷漠,亏我还带了一堆好吃的来探望你。」

若析学长弹下手指,病床旁立刻出现了各式各样香气宜人的食物,令人不禁食指大动。「…这都是我从台北带回来的,我还特地利用情报网查你喜欢吃的东西,很有心吧~」

学长,你有这份心我很感动没错,但是请不要滥用你是情报科学生的职权去查这种无聊的情报好吗?想知道我喜欢吃什么我直接告诉你就是了。

顺带一提,学校除了有像我们这种普通科的学生和兼职医护人员的医疗班以外还有蒐集资料的情报班。和其他班科比较不同的是,情报科属于比较秘密的科别,为了方便蒐集资料,一般学生不会轻易洩露自己是情报科的人这件事。所以像学长这样四处高调表示自己是情报科的人简直是异类中的异类。

「原来你喜欢吃这些东西阿?学长?」

凯茵不着声色的挤开了挡在他面前的人,伸手拿起还在我面前冒着热气的食物。

眼角的余光很清楚的看见亚玛校医一见到凯茵的瞬间就崩下脸来,而一旁的伊库塔老师则是显得有些紧张。

到底为什么?难道说,其实凯茵就是他们口中的浑沌吗?

我抬头望了凯茵一眼,看不出他此刻望向我的那双眼神中究竟蕴含着什么。

突然想起第一次和凯茵见面那天,古老师在我身上下的誓约之绳,下意识的低头看着空空如也的手腕,不禁思考起如果此时我开口问了有关那天的事,究竟会不会像古老师所说的那样死亡?

「学长~不要浪费别人的好意快点吃啊~不过我相信你一定吃不完的对吧?那就顺便分给我们其他人吃吃看吗?我们其他人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东西耶!」凯茵一边说道,一边自动自发的坐到我身边拆起食物的包装。「来,学长我弄给你吃。」

凯茵之所以会这么好心绝对是有目的的,在大家也跟着开始分食起原本要给我的正宗台湾小吃时,他不露声色的俯身到我耳边低喃道。「不要想些无意义的事,那对你没有好处。」

是了,差点忘记他有读心术,换言之…我刚才在心里犹豫的事全被他一目暸然。

「所以,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不甘示弱的也低声回问道,但却只得到一个无谓的耸肩。

「你觉得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啰~」

不用想也知道这个恶劣的家伙绝对不会那么简单就顺我的意回答我的问题。我不悦的一把抢过他握在手里的塑胶袋,赌气的将还滚烫的蚵仔麵线一口气全吞进肚子里。

想当然尔,医护室内下一秒就充斥着我破口而出的尖叫声。

「暮昕!!你是白痴吗?!!」

亚玛校医毫不留情的对着我怒吼,很快的将闲杂人等全扫出医护室大门。并且下令不准这些人再靠近医护室方圆十公尺处。

等到医护室内再度剩下我和伊库塔老师以后,亚玛校医立刻恶狠狠的揪起我的耳朵。「你!身体养好了就立刻给我滚,最好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痛、痛、痛…我知道了啦~对不起。」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