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张轩的小阿姨篇,女主力气很大的种田文, 学园异事录(已完结)第三章、迷思(三)

张轩的小阿姨篇,女主力气很大的种田文, 学园异事录(已完结)第三章、迷思(三)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7:20:04|-

凯伊学长明明是那样确实又真切存在的一个人。

或许的确是很少将情绪表于言态(应该说完全没有?),但那也不代表他真的没有感情吧?最起码他在面对若析学长聒噪的嘴砲他的时候,他也立刻会开口反将他一军,将他堵到什么话也接不下去。

至于在出任务的时候,如果不是在乎、重视我们这些人他的两个组员、伙伴兼同学,他会那么拼命的费力保护我们吗?

更别提他在学校各类可是都是高人一等,几乎是以满分作为每一个科目的结束。

这些东西,难道不算情感跟思维吗?虽然没有说出来或者表现出来,最起码,他也用行动表达了一切不是吗?

所以我绝对不接受凯伊学长是那个混蛋家伙的一部份这种荒诞的说法。

「小暮,你可终于回来啦?不是去认领学弟吗?一去去了这么久,该不会是在学校哪个角落又迷路了吗?」

才刚刚重见光明的校园风光,立刻看见蓝绯不怀好意的晃着她毛茸茸的蓝色猫尾,繫在上头的大铃铛因为尾巴的晃动而发出悦耳的声响。

看来在我不在的这段期间,她又到商店去添购装饰品了吧?

「新的铃铛阿?还真大…」

「好看吧?开学新品特价,你要不要也去看看有什么东西适合你阿?不然你的样子实在有够朴素的。」

说朴素还算好听了,我看她心里的OS肯定是在笑我很俗气吧?不过我是男孩子,为什么也要效仿她挂些叮叮咚咚的东西在身上?

圆滚滚的猫眼很快的扫视到我身后那个醒目的男人身上,才看见他一眼,蓝绯的态度立刻有了180度的转变。「阿~是凯伊学长…这么长一段时间不见,你还好吗?」

……是说,我要怎么开口跟他们解释这个恶魔的事?「…那个,蓝蓝…他不是…」

「不好意思,学姐你认错人了…我是刚入学的凯茵,你说的凯伊应该是我的双胞胎哥哥吧?因为我小时后的身体一直不太好,所以拖到现在家人才肯让我入学,造成你们的困扰真是不好意思。」

凯茵脸不红气不喘的编造好一连篇不知何时就已经构想好的剧本,鉅细靡遗的将自己的身世诉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一面带着亲切可人的笑容说着,一面用眼神警告我"要是我想平顺的过日子就最好照他的安排去做"。

我在心里嗤声连连,这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恶魔是哪来的小时候身体不好?他这个专门啃食灵魂的家伙根本就已经营养过剩了吧?

可惜的是,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在此刻就是最好的例子。蓝绯居然就这样被笑脸迎人的恶魔给骗了?!

「是这样的阿~那还真是可怜,现在身体应该好多了吗?以后遇到什么困难绝对不要客气,你们家直属不可靠没关係,有问题来找我也可以。看是想吃什么、喝什么、玩什么,我都可以一手包办喔…」

蓝绯小姐,我可以控告你见异思迁、种族歧视跟不平等待遇吗?想当初第一次见面你也没对我这么好过,还敢声称我们是一同出生入死的好伙伴吗?

……所以我就说…人帅真好。只要你是帅哥,就算你是恶魔、是撒旦、是举世无双的大坏蛋、大浑蛋,女人都会无条件包容你的。

我哀怨的回过头看着逸凡,有恐男症的她反应看起来顺眼多了。先不论她有没有恐男症这件事,光是当时被分配到凯伊学长当直属,她却一点特殊反应都没有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人肯定比那些肤浅的女人可靠太多了…

不过,逸凡对任何事物的反应似乎一直都是那么平淡。即使是在任务中面临生死关头她也完全面不改色,那种超然物外的天人境界简直不可思议。

「所以,现在要干麻?」不想再继续面对这样虚伪的场面,我连忙岔开话题。

「本来是要带新生逛校园的,可是你实在太慢了,我们都已经不知道带着学弟们绕了几圈了。所以…」

所以是要我再度一个人面对旁边这只恶魔吗?

得到这样近乎让我绝望的回答,顿时觉得我的人生变成了黑白色。只要一想到下学期还得带着这个恶魔一起出任务,我就一个头两个大。只希望到时他别故意扯我后腿企图害死我就够了。

「没关係,如果不方便的话之后我自己四处去逛逛就好,反正我平常也喜欢自己一个人到处乱晃,请不要因为这一点小事而操心。」

X的,现在才在装乖小孩未免也太假,要装是不会一次装到底,从一开始在我面前就开始装吗?我宁愿什么也不知道、傻傻的被蒙在鼓里,也不要像现在这样看清这王八蛋的底以后还得亲眼目睹他演的肥皂剧。

清新的校园新生活剧场?我呸…

我真的很认真的觉得,我迟早有一天一定会得人格分裂症,每天就是不断的用OS酸他就够了。

「学长?你还好吗?从刚刚来带我到现在你都不太愿意跟我讲话,是不是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

凯茵顶着那绝世的美颜看着我,还特地模仿无辜的小白兔眼神、泪眼汪汪的望着週遭所有人。

很快的,下一秒我就尝到蓝绯结实的猫爪三连抓,恐怖的血痕立刻在我的脸颊、脖子跟手臂散布着。

「蓝蓝!!!你这是干什么?!!」我吃痛的怒试着眼前发疯的女人,结果她却只回了我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

这下可好!现在居然原告变被告,变成是我欺负那个该死的王八恶魔了是吗?

就在我满肚子委屈无处发洩的当下,我眼尖的看见了藏在凯茵嘴角处的微笑。这家伙,摆明就是听见了我心里一连串针对他的坏话在报仇…

「…我早说过,要整死你是易如反掌的事。」

在蓝绯转过身和逸凡说话的同时,凯茵快速的凑到我的身边抛过这样一句话,音量的大小拿捏恰到好处的只有我跟他听得见而已。

我绝对要去準备一台录音机会者偷拍的针孔摄影机,找机会就把这家伙的恶行恶状拍个透彻,然后丢到学校的电子布告栏上面让大家看个清楚。

不远的前方校门口处,疑似传来一阵骚动。我们下意识的看过去,虽然我当下无法立刻看个清楚,但是眼睛较为锐利的蓝绯却发出一声惊呼…

「欸…我看到学长跟学姊他们…」

所以呢?那又怎么样…

「小暮!!若析学长他……………」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