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诉说 > 对男主用电刑,农家小娘子, 学园异事录(已完结)第七章、灾祸(二)

对男主用电刑,农家小娘子, 学园异事录(已完结)第七章、灾祸(二)

-|分类:情感诉说|2018-03-01 07:20:04|-

学长接过我手中的结晶,开始不断的在我身体上四处搜寻,似乎是在寻找移植的最佳位置。

但是移动了老半天,好像都没有找到适合的位置。

「奇怪?为什么结晶对你的身体都没有反应?照理来说结晶一旦接触到你的皮肤,会自动感应到适当的位置自动移植进去,怎么不管我放哪里他都一点反应都没有?」

学长自言自语的开始思考几这个问题,忽然灵光一闪,开始解我的裤子。

「喂喂喂!!你干麻啊你!!」我惊恐的扯过我的裤头,深怕自己糊里糊涂的就贞洁不保。

只见学长一脸鄙夷的瞪了我一眼,不屑的冷哼道:「紧张什么?我只是在想你的结晶位置会不会在下半身而已,又不是想非礼你,紧张个什么劲?哇啦哇啦的乱叫,跟个娘们没两样。」

「你才娘们!」我不爽的回瞪了他一眼,本人生平无大忌,最讨厌人家用"娘"这个字眼形容我这个人。「哪有人像你这样二话不说就开始脱人裤子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在这里干麻勒~你不要脸我还想顾我的名声。」

「废话那么多,你到底是要不要脱裤子?」

「不脱…死也不脱!」我头一次如此坚持自己的立场,死拽住裤子怎么也不愿意放手。拜託,开什么玩笑,就算同样身为男生好了,也不是这样随便要脱裤子就脱裤子的吧?

「笨蛋!不脱你的结晶是要怎么移植!!给我脱!!」眼见我不肯退让,学长也不甘示弱的拉着我的裤子,两个人就这么为了裤子脱还是不脱而撕破脸。「…不要浪费时间!快给我脱!!!」

「不要!!!」

就在我们两人吵的不可开交的同时,门口不知何时伫立着一道人影,呆愣的望着我们诡异的举止。

我的眼光不经意的扫视过去,在看见来人的当下立刻停止了动作,而学长也在此时成功的扒下我的裤子。

「阿!!!!!」双重尖叫声充斥在医护室中,我连忙拉回自己的裤子,脸颊止不住的烧红着。

学长回过头,不解的望着尖叫声之一的来源,在看见来人的瞬间也立刻拉起一旁的棉被遮挡住我的重要部位。

「…对不起,让妳看见了这样的画面…妳…妳别误会,我只是在帮他做结晶的移植术,妳应该懂吧?」

对方在听完学长的解释以后,缓缓的放下了遮掩住自己脸的手,有些胆怯的回过头来看向我们,在确定没有任何不堪入目的画面以后,才逐渐安心下来。

「呃…呃嗯…是我不好,我应该先敲门的。」

我认得眼前的女孩子,她是班上的同学,只是碍于本人不喜欢和班上的人有太多交集,所以其实一点也不熟悉,而且我甚至不确定她知不知道我和她同班的这件事。不过现在看来,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之所以会对这个女孩子有印象,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所谓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漂亮女生,不管是谁都会多欣赏她两眼。

不过要说她是美女,其实也不尽然正确,比起萤学姊的美艳,她反而给人一种清灵的美,和伊库塔老师身上所散发出的气质很像,却又不见得完全相同。

或许这跟她的种族有关…我有些惋惜的看着她呈现鱼鳍样貌的耳朵和下半身的鱼尾,要是她是个完整的人类的话该有多好?说到这里,大概很多人已经清楚的猜测到她的种族了。

于姬──人鱼族,特长是媲美天籁之音的好歌喉,能够激励人心、平稳情绪或是扰乱神经。

「…暮同学生了什么病吗?看你好几天没来上课了?」

…Fuck,她居然认得我,这下我的名声…毁光光了。

「别担心,这家伙死不了的,只是因为试验消耗他太大的元气,所以学校要他在医护士静养几天。」

在我还沉浸于自己名誉权毁的哀伤中时,学长非常好心的替我辩解道。「不知道妳的属性结晶移植上去了吗?你们班上大部分的人应该都已经处理好了吧?」

混蛋学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这样就能刺激到我,然后顺从你的意脱裤子吗?想都别想。

「嗯。」没发觉到学长的别有用心,于姬很诚实的诉说的班上的情况。「班导师说,要移植结晶必须要在一个安静的空间,确定一切稳定的情况下结晶才会和身体产生共鸣,所以班导师都要我们自己回家和结晶融合。」

「阿~对耶~我居然忘了,要让你的心先沉澱下来,这样结晶才会发生作用。刚才居然还一直闹你,真抱歉啦~」

学长佯装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却不知道这样多余的动作只会让我想折断他罢了。

「我现在…是绝对不可能沉澱下来的。」头上不断冒出青筋,对于学长的帮倒忙感到不悦。但是学长却完全不理会我的情绪,仍是逕自要我快点将结晶移植完成。「赶快闭上眼睛沉澱一下阿~我要看你和结晶融合的样子,拜託~圣属性的结晶耶~我连看都没看过。」

所以呢?没看过干我屁事?

「那个,如果不介意的话,说不定我可以顺便助暮同学一臂之力。」于姬有些尴尬的开口打断了我跟学长的对话,很快的又再度害羞的别过脸。

「真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要,我不需要!」我飞快的打断学长自作主张的回应,却也很快的发现了自己因为一时紧张导致的用词不当。「呃~我是说…谢谢妳的好意,真的不用麻烦你,谢谢。」

一面紧张的向于姬低头婉谢,一面则是狠狠的给了学长一个白眼。

「是吗?既然这样,那就算了。」于姬勉强的扯出一抹笑容,将手里的包裹放置在一旁的桌上以后,转身就要离去。「那么,请亚玛校医回来的时候转告他,他要的东西我帮他放在桌上了,有问题的话再告诉我,就这样…我先走了。」

「喔…喔喔…」我吶吶的回了一句,直到她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门口以后,若析学长立刻用力的巴了我的脑袋。

「你干麻打我!」我摀着发疼的头,不爽的怒吼着。

「不打你还得了?你简直就是一个白痴,这下好了,要怎么帮你移植结晶?」

「其他同学都可以自己移植,那我也可以啊!而且要在她看得见的情况下移植结晶?又不是脑残,要是结晶长在不该长的地方我不就糗大了?」

我不甘愿的回嘴道,却引来学长一阵不以为然的白眼。

「呿~反正该看的、不该看的她也都看见了,有差吗?」

「………………」

混帐…你以为这是谁害的啊!

  • 复制本页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