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黎博客!

是心灵伴侣?还是女佣?

-|分类:情感诉说|2018-04-10 15:30:08|-
是心灵伴侣?还是女佣?

是心灵伴侣?还是女佣?
我到底是他老婆还是女佣?我的意思是,我喜欢做菜,可是我感觉他娶我唯一的理由就是
把我当煮饭婆、清洁妇、跑腿工,当然还有性伴侣(我拒用﹁性奴隶﹂这个说法,虽然我有想过)。当我诚实看待自己的人生时,我感觉他娶我好像娶的是﹁帮佣﹂,我现在该怎么办?
—吉娜,三十二岁;佛罗里达州坦帕(Tampa)


● 回到情绪的源头
吉娜的新婚夫婿汤姆好吃、而她爱煮,他们看似天作之合,平常也确实甜甜蜜蜜。吉娜说:「他会从办公室打电话回来,问我晚饭準备煮什么好吃的。这么做固然很甜蜜,可是这是他打电话回来唯一的理由,有时候就变得很讨厌。如果他偶尔打来问我这一天过得怎么样,或是有什么新鲜事,那就会让人很贴心。我知道他爱我,只是偶尔我觉得自己像是请来的女佣。」

当吉娜向汤姆抱怨此事时,他感到大惑不解,他认为他这么做是对妻子极大的讚美。「我爱妳,也爱妳的手艺,那让我感觉受到照顾,就好像又回到我妈的厨房一样。」不过听在吉娜耳里却不受用,她虽然喜欢婆婆,但不想因为这句话而觉得汤姆彷彿是在与年轻版的母亲做爱。

更何况,吉娜希望先生不是只为了她做的菜而爱她。「我知道说这种话太过分,可是汤姆对食物、还有他妈妈简直是沉迷!有时候我不想下厨,希望由他来做晚餐,他便一付大失所望的样子。

我不愿看到他不情愿的样子,但我也觉得自己被利用了,这不是我所期待的婚姻状况。」
食物只是他们明显起磨擦的原因之一,因为他们根本尚未谈到其他汤姆希望她做的事,例如把衣服拿去乾洗、把车子送去保养、打电话给装设有线电视的工人等。那张清单有一长串,而其中唯一听起来勉强有一点爱意的便是:「晚餐吃什么?」


● 开启幸福的钥匙
凯撒琳想告诉吉娜,她必须了解,是她自己在助长这种情势,即先生需求多、而她做得很辛苦。至于要探讨她为什么会这样,凯撒琳想请她暂时离开厨房,绕情绪之屋一圈,第一站是起居室,这里是婆婆灌输先生妻子必须家务一把抓的观念的地方。

吉娜出身世世代代喜爱义大利料理的家族,家人也都以擅长烹饪为傲,她还记得祖母教她怎么做美味的餐点。吃饭时,她会听到祖父左一句右一句地频频称讚祖母手艺有多好。食物彷彿是取悦男人的祕诀,所以她家的每一个女人都学得一手好厨艺。

那些回忆历历在目,她最喜欢的一个画面是他们一家四代二十口人,围坐在餐桌前所拍的照片。那张照片提醒她,一顿丰盛的美食是她家生活的重心。她想起父亲对母亲总是和颜悦色,总是讚美母亲做出来的好滋味,而汤姆现在也是以同样的方式在对待她。

吉娜需要与汤姆坐在厨房餐桌前,不是共进晚餐,而是一吐她心中的感觉,向汤姆说明,当他只关心吃什么时,她觉得自己不像他的老婆,反倒像是他的母亲。

此处的关键作为是:好事过了头,也会变成坏事。吉娜可以奉行做好菜以飨家人的传统,可是不必每天都这么做。或许某天晚上,她可以让先生做饭,或是一起出去吃。只是,她必须在实在受不了而把义大利麵酱往他脸上丢之前,趁早说出自己的感受。

当吉娜开始表达自己的感受后,汤姆感到很诧异,他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妻子对这件事反应会如此激烈。从他的角度来看,每次都是吉娜自己先提起这个话题的,她几乎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今天晚上想吃什么?我上市场前要先知道才行。」于是他才觉得下午打电话询问她準备得如何了,就等于表达了对妻子的关注。他这么做是为了表达爱意,并不是为了打官腔。

吉娜听完鬆了一口气,不过她还是有一点担心,怕被认为有失完美妻子的本分,她叮咛汤姆:「别告诉你妈,她会认为我在偷懒或者不配嫁给你。」幸好,当她知道这种婚姻状况确实是她自己造成的,就像她也把祖传食谱带进家门一样,现在,她偶尔也会收起食谱,拿起外卖菜单来点菜
了。

凯撒琳说,一旦说出自己的感受,就必须说到做到,坚守自己的信念和说出去的话,不要因为习惯的影响而退缩,应该遵守自己设下的限度,义无反顾地遵循自己所做的决定。我们很容易落入旧有的模式,然而挫折感终究会再出现,因此,妳必须愿意忍受些许的不自在,直到新的习惯养成为止。

幸福小工具:妳不是妳母亲,请忠于妳自己。


是心灵伴侣?还是女佣?
【书名:整顿妳的情绪房间:梳理不安,清扫烦闷,告别每一天的情绪困境与幸福陷阱】
【作者简介:露西‧丹齐格, 凯萨琳‧柏恩杜夫】
露西.丹齐格  Lucy Danziger
担任《悦己》(Self)杂誌总编辑,现居纽约市。
凯撒琳.柏恩杜夫  Catherine Birndorf
精神科医师、纽约长老会医院威尔康乃尔医学中心(New York-Presbyterian Hospital∕Weill Cornell Medical Center)创办人兼主任,同时也替《悦己》杂誌撰写专栏。现居纽约市。



(资料由时报出版提供)
  • 复制本页网址